明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明星网 新闻 明星同款 最强明星 查看内容

我在小岛的那些日子

2014-5-12 12:4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71| 评论: 0

摘要: 我生活在80年底末,我是一名德国生物博士,为前德国纳粹工作,在研究一种转基因元素,简单说,把你的基因做N次排列,通过计算机能换算出你,基因中不安因素,也就是说,把一些不太好的好基因人工干预掉,在补充一些 ...
我生活在80年底末,我是一名德国生物博士,为前德国纳粹工作,在研究一种转基因元素,简单说,把你的基因做N次排列,通过计算机能换算出你,基因中不安因素,也就是说,把一些不太好的好基因人工干预掉,在补充一些优良的基因进去,那时候德国为了击败前俄国动用大批量的犹太人,做基因胚胎。

通俗的说法,为什么有人生下来,就别人的视力好,天生跑的快,曾经将举重运动员的力量基因转换到一个10岁的小男孩身上,不过半年,小男孩不在排斥的外来的基因,并慢慢融合在一起。力量也能到大幅度提升,可以扛起一个成年的围着军队操场跑10圈。

但基因也有很多不如何的因素,把毛发浓密的人,基因转换给一个秃顶的人身上,产生大量的排斥的现象,最后导致秃顶男人,基因突让他成一个长毛人最后被枪杀。

随着我研究深入,我也慢慢掌握控制基因突变的方法, 也能降低基因排斥几率。可是德国战败了,我连同其他的一些科研博士们一起被美国秘密押送到一个连我们自己都不小岛中。继续研究这个人体转基因,每天大量工作让我的身体也不适应。90年达后,大批量的美国人开始接手我们的工作,他们都是当时被派来配合我工作的一些毛头小子,随着时间推移,他们掌握的大部分研究技术,我们这些德国人也不在被重用,大批量被关押在小岛一个神秘的监狱,小岛的人们给他起一个恐怖的名字,死王之花。


由于我早年研究毒气实验,身体多少也受到一些侵害,我的身体越来越差了。在他们没有把我完全架空之前,我必须要研究出最终的基因时间算法,和我关在一个牢房里是一个中国人,他的名字叫嗷嗷 。他是被拿来做试验品,他不会说话只是每天都会下半夜,会发出嗷嗷的惨叫,我给他起个名字叫嗷嗷。 


说来也奇怪 这个中国人,长长头发。已经长到脚跟了,满脸胡须和头发,盖住大半张脸。一双发呆的眼神,看着墙壁。在他眼睛里看不见一个正常人该有的神情,只能说他是一个活死人,他还有另一个名字叫16号试验品。


有次在吃饭时候和一个德国物理博士聊过这个16号试验品,我给大概描述一下症状,他说他曾参加过一个研究,也是在纳粹时候,名字要XYT研究项目,就是在一些天生植物人,他们生下来,就没有大脑活动,没有记忆。只有完整生理机构,但大脑一片空白,他们研究课题就就把其他的记忆转化给天生植物的人,企图通过他们记忆来控制这个植物人,甚至可以洗刷一个人过去,在复制其他的记忆放在原本大脑里,让他变成一个人,可以完成一些刺杀任务。也可以让另一个快要死的人通过转移记忆,是人再次活下来, 也叫某种意义也叫再生!

在德国纳粹执政时候,不惜花大价钱大量在全世界寻找最好一批科学家。为德国纳粹在不动领域研究服务,包括病毒实验,医药。生化学,人体。没想到还有这个样一个研究项目。


就在当晚,监狱刚刚熄灯的时候,做在我对面16号试验品,居然开口说话,而且说话,口音和语掉,居然和我一莫一样。






文章来自广告联盟买卖网 转载注明出处 http://www.hong004.com/article-64-1.html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明星网

GMT+8, 2019-9-16 06:34 , Processed in 0.068933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