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一休论坛 新闻 互联新闻 查看内容

新闻 互联新闻
互联新闻

一ノ瀬あきら_宫川怜奈_宮川怜奈_作品_番号_资料 - _

2017-12-21 14:3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581| 评论: 0

摘要: 一ノ瀬あきら_宫川怜奈_宮川怜奈_作品_番号_资料 中文名:一ノ瀬あきら 别名:宫川怜奈、 いちのせあきら 、一ノ瀬かすみ、一ノ瀬美雪、若槻早苗、美鈴マヤ、宮川怜奈 ichinoseakira 胸围:F 三围:B90 / W60 / H9 ...

一ノ瀬あきら_宫川怜奈_宮川怜奈_作品_番号_资料

中文名:一ノ瀬あきら
别名:宫川怜奈、 いちのせあきら 、一ノ瀬かすみ、一ノ瀬美雪、若槻早苗、美鈴マヤ、宮川怜奈 ichinoseakira
胸围:F
三围:B90 / W60 / H92
身高:160cm
生年月日:1987年4月2日生
年齢:29歳
血液型:AB型
出身:東京都
趣味:映画鑑賞

一ノ瀬あきら作品番号列表

tre-005、gxxd-004、momj-080、kmi-041、sysg-003、rios-001、sma-405、nfz-01、kos-003、nwf-225、sma-378、mvmd-035、sdms-995、hfd-088、kdmi-012、sdde-149、rmd-641r、sbb-073、wing-022、kibd-101、mkck-051、anhd-025、scf-018、swf-163、scf-038、anhd-030、scf-051

北京人艺和国家话剧院都不约而同选择在开年推出世界名剧:北京人艺宣布将排演契诃夫的名著《万尼亚舅舅》,由李六乙执导,濮存昕、卢芳等人主演。国家话剧院则宣布十年之后复排美国戏剧大师阿瑟-米勒的经典之作《萨勒姆的女巫》。
《万尼亚舅舅》是俄国批判现实主义大师契诃夫的代表剧作,今年正值契诃夫逝世110周年,北京人艺决定排演该剧,向大师致敬。值得一提的是,《万尼亚舅舅》与北京人艺乃至中国戏剧都有着深厚的渊源。中国1930年上演的第一部契诃夫戏剧便是由上海辛酉剧社排练演出的《万尼亚舅舅》;而北京人艺的创建者之一焦菊隐也曾翻译出版过《契诃夫戏剧集》,其中便包括《万尼亚舅舅》;北京人艺第一任院长曹禺更是对契诃夫的戏剧推崇备至,曾“沉醉于契诃夫深邃艰深的艺术里”。此次,导演李六乙特意找到著名翻译家童道明重新翻译了《万尼亚舅舅》剧本,并表示自己几年前选择排演《北京人》,就是在为今天排演《万尼亚舅舅》做准备。
从多年前的《海鸥》、《三姊妹》,到近几年的《伊万诺夫》、《天鹅之歌》,再到如今的《万尼亚舅舅》,北京人艺著名演员濮存昕,已经成为演出契诃夫剧作最多的演员。他表示,北京人艺之所以是一座文学剧院,正是因为排演了像契诃夫这样的作家的作品,而他自己的表演,也是在一部一部经典作品中成熟起来的。
濮存昕回忆当年演出《海鸥》时,才刚刚进入人艺,那时他的表演并不被来自莫斯科艺术剧院的导演叶甫列莫夫所认可,他记得导演当时认为徐帆和陈小艺是好演员,但是看他的眼神,“是带着失望的”。濮存昕说,“那次我们请叶甫列莫夫吃饺子为他送行时,他跟我说:‘你是一个努力、聪明的演员,但你什么时候懂得内心波涛汹涌、电闪雷鸣时,表面却平静如水时,才会成为一名好演员。’当时我对这句话还不是很明白。所以这次,我要试图用哪怕心中千军万马但却娓娓道来的方式,将契诃夫台词的高贵情怀传递给观众。”
在剧中扮演年轻漂亮的教授妻子叶莲娜的卢芳则希望观众:“打开内心,让自己变柔软,和我们共同完成这出作品。”曾经参与过林兆华导演作品《大将军寇流兰》的著名摇滚乐队窒息乐队的吉他手吴鹏,这次也将参与《万尼亚舅舅》的演出,并且不仅在剧中大秀琴技,还要饰演一名破落地主捷列金,挑战大段台词。
该剧将于1月20日至2月1日在首都剧场上演。
国话复排《萨勒姆的女巫》
美国戏剧大师阿瑟·米勒的《萨勒姆的女巫》取材于17世纪一个真实的案子——“萨勒姆女巫案”。2002年5月2日,《萨勒姆的女巫》作为刚刚组建的国家话剧院建院大戏,被王晓鹰导演搬上舞台,引起巨大反响。2005年,该剧在首都剧场演出最后一场之后,已经近十年没有再出现在观众面前。十年之后,《萨勒姆的女巫》复排将于1月14日开始在国家大剧院连演五场。
值得一提的是,如今再度上演,主创还是十年前的原班人马。只不过当年在剧中扮演“小女巫”的女演员,如今变成了“小女巫的妈妈”。十多年前在剧中饰演男主角普罗克托的张秋歌,如今已两鬓斑白。这次他和他的妻子王颢桦都将再次主演该剧。再演《萨勒姆的女巫》,张秋歌深情感言道:“12年前,我比现在帅,能量和力量都够,现在有些自我怀疑了。演这部戏一点都偷不了懒,不仅出于对经典的敬重,也是出于对合作伙伴们的敬重。我们是特别相亲相爱的一家人,这对我们来说也是一次纪念性的排练。”
阿瑟-米勒名剧《萨勒姆的女巫》在国家话剧院排练。该剧的导演王晓鹰表示:“剧中对于人性的极致拷问可能是我们日常生活中触碰不到的,但是戏剧让我们有机会触碰到这点,我想这就是这部作品一直受欢迎的魅力所在。”
《萨勒姆的女巫》的创作素材取自三百多年前发生在美国的一个真实事件,这个导致两百多人被关进监狱、十多人被绞死的审巫案被称为“人类历史上最离奇,也最可怕的篇章”。
2002年5月2日,中国国家话剧院导演王晓鹰将这部作品搬上了中国戏剧舞台,引起巨大反响。2005年,该剧在首都剧场演出。十年之后,这部传奇之作将以原班人马重现舞台。2015年1月14日,由中国国家话剧院出品、演出,王晓鹰导演,张秋歌、佘南南、于洋、王颢桦、王卫国、江佳奇等国家话剧院实力派演员主演的《萨勒姆的女巫》,将在国家大剧院再次上演。
由国家大剧院策划的“两岸迎春-戏剧对话”演出版块,昨晚在《最后十四堂星期二的课》的演出中拉开帷幕。从1月3日至28日,国家话剧院、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广州话剧艺术中心以及台湾果陀剧场和绿光剧团将上演五部口碑大戏。
由金士杰和卜学亮主演的催泪大戏《最后十四堂星期二的课》自2011年首演以来,已与20万观众见了面,此次迎来了它的150场演出。而台湾文化大师一ノ瀬あきら携手绿光剧团的大陆“首秀”《台北上午零时》,讲述了上世纪60年代的台湾,三个从乡下到台北打工的年轻人不同的人生轨迹。此次一ノ瀬あきら带领黄韵玲、林美秀等原班主演赴京,他甚至亲自执导改排普通话版本,“我不希望台上演员用闽南语表演,台下的观众还要看着字幕来理解剧情,这样会影响观剧效果。”国家话剧院由王晓鹰执导的《萨勒姆的女巫》,是一部给人极大震撼的当代经典,十多年前曾为组建之初的国家话剧院树立了好口碑。剧中一连串毫无人性的审判引发的内心挣扎,借由一众好演员传递出来。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的小剧场话剧《这个男人来自地球》改编自一部软科幻影片,剧中主人公约翰自称在地球上生活了一万四千多年,他与梵高烤火聊天,曾拒绝麦哲伦的环球之旅,曾与佛祖畅聊,甚至称他本人就是耶稣。剧中有生离死别,更有哲学、宗教、艺术等学科的交融。而为此次“话剧对话”收官的将是广州话剧艺术中心由王筱頔执导的《威尼斯商人》,她将该剧比喻为一个“旋转的展台”,展览的是人性当中的善恶美丑。
今年是国家话剧院的经典作品年,十二年前演出引起轰动的《萨勒姆女巫》将于1月14日在国家大剧院再次上演。该剧是美国著名剧作家阿瑟-米勒的代表作,也是王晓鹰导演高峰时期的代表作,张秋歌、佘南南、于洋等一批中青年演员通过这部作品让观众记住了他们的名字,当年在该剧中饰演配角的田雨近几年也在一系列影视剧中蹿红,但他依然回到剧组甘当配角。此次上演《萨勒姆女巫》将可以说是一个经典版本的重聚。
《萨勒姆女巫》故事取材于三百多年前发生在美国萨勒姆镇的一个真实事件,这个导致200多人被关进监狱,十多人被绞死的审巫案被称为“人类历史上最离奇、也最可怕的篇章”,阿瑟-米勒创作此剧的直接起因就是五十多年前的“麦卡锡主义”极右势力对他的政治迫害。而中国也曾经历过相似的“特殊时期”,所以该剧具有相当普遍的深意。
当年该剧首演之后,有很多观众深深地感受到剧中的寓意,走出剧场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有的还三五成群去找朋友喝酒聊戏。这个戏写出了人内心深处的恐惧,这个极端的宗教故事也具有发人深省的力量,虽然12年戏剧生态已经发生很大的改变,但这部作品的经典性在当今的舞台上也是不容置疑的。
不知不觉,忽然年末。《如梦之梦》《活着》《青蛇》三剧轮演的盛况仿佛就在昨天,可其实都已经是去年的旧历了。2014年,一ノ瀬あきら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山楂树之恋》、赖声川的《海鸥》、林兆华的《人民公敌》还延续着“名导+明星”的模式,但其关注度显然与2013年火爆轮演的大明星大制作们不可同日而语。2014年,北京乃至全国戏剧舞台,没有了名导明星大制作扎堆上演的热闹繁华,取而代之的是“新常态化”的演出绵延。
可堪期待的京津戏剧生态区
2014年,随着天津大剧院的异军突起,北京戏剧发烧友过上了坐着高铁去看戏的日子。从追看《朱莉小姐》《耶德曼》《假面玛丽莲》等高端邀请剧目,到《战争与和平》的国庆假期高潮,有的时候分不清是去吃皮皮虾还是去看戏的。Who care?买票就是好观众。
其实,早在大剧院落成之前,就常有天津戏友来京看戏,每每叫人感动。如今反向回流有来有往,身为戏剧从业者,见证一座城市拥有了戏剧,到底是一桩赏心乐事。戏剧观众人群局限,要说带热京津旅游,那是胡扯,但提高戏剧于天津的文化关注度则是确有成效。
当然,文化收益之后,财政盈收是另一本账,个中甘苦则唯有主办方清楚。若想如国家大剧院般品质不倒自负盈亏,还是要更多地吸引天津本地观众。京津戏剧生态区何时能如江沪浙、珠三角般联动共生到底是一件叫人期待的事情。
乌镇戏剧节:中国人没这么玩过
2014年,虽然或叫好或叫座或引起广泛关注的剧目不多,但北京观众的追剧热情却是空前旺盛,比天津更远的还有乌镇。理由无他:戏剧在别处。第二届乌镇戏剧节10月30日开幕,在持续15天的节日期间,小镇沸腾、通宵达旦,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在国内大大小小官办民营的各路戏剧节中,以戏剧的名义赚旅游的钱的创新模式使乌镇特立独行而出手不凡。笔者十分看好,理由很简单:中国人没这么玩过。
然而,抛开本就参差的嘉年华不谈,大咖艺委会的国际国内选剧标准却令前来追剧如我者有些失望,鉴于不菲的票价和高企的食宿标准,还是希望戏剧本身能够在这场狂欢中更进一步。
反商业的严肃戏剧其受众不多
如果说乌镇是在模式创新中独树一帜的话,那么延循着官办艺术节常规套路的“戏剧奥林匹克”则是在作者作品的级别规格上睥睨群雄。2014年11月1日至12月25日,第六届“戏剧奥林匹克”在北京举办,来自22个国家的45出剧目先后上演。罗伯特-威尔逊、铃木忠志、尤金-巴尔巴、特尔佐布罗斯……这些在当代世界剧坛声名显赫的名字不仅密集地出现在北京戏剧人的交谈里,甚至他们本尊也现身北京街头。
京城戏剧人倾巢出动,然而,随着艺术节进程的展开,膜拜大师的热情遭遇看不出门道的迷茫,戏剧奥林匹克的剧场里逐渐出现了一些“不和谐”的音符。
从铃木忠志被指“亵渎”原著,到罗伯特-威尔逊遭遇观众“出言不逊”。在笔者看来,这虽与观众素质有一定关系,但这些事件提示的应该是:在商业戏剧渐成主流的当下,反商业的严肃戏剧其受众存量到底有多少?在大师走后,戏剧业界总需回归常态,反商业戏剧的作者们的生存空间到底有多大?这个问题关乎前途,不如在大师余温尚在的此刻好好思量思量。
《雷雨》笑场事件提示传统与更新并存
2014年的剧场事件中,与大师罗伯特-威尔逊遭遇类似的,还有北京人艺的《雷雨》。《雷雨》,写入中学语文教科书的中国现实主义话剧基石之作,其被公认为业界经典版本的北京人艺版,在学生公益场的演出中却遭遇了年轻观众们的阵阵笑场,这在该剧七十余年的演出史上绝无仅有。笑后,北京人艺著名演员杨立新,也即剧中周朴园的扮演者发微博表示现场气氛“令人失望”。
随着事件发酵,各方观点也陆续扑街:有指责学生观众缺乏敬畏之心的,也有学生观众直言不满扭捏表演而非不懂深沉,有人探讨经典该如何顺应当代观众审美,也有人力挺剧院坚持经典样貌不可随意媚俗。笔者没有看戏,无法评判置喙,但以一个旁观者看来这实在是一则颇成功的宣传营销案例,它逼得老牌剧院抬头、使蒙尘经典重新回归文化视野。
在这个商品化、品牌化的年代,笔者一直认为中国戏剧最大的品牌不是孟京辉、不是开心麻花,而是“北京人艺”这块金字招牌。几声哄笑、一条微博即能引起一场社会性的轩然大波,北京人艺及其保留剧目的影响力可见一斑。然而,作为一座历史悠久的老牌剧院,不能说没有趋于僵化的危机。
2014年的“《雷雨》笑场事件”恰逢剧院换届之年,若能提示中国戏剧的金字招牌正视危机的存在,也算成就一场纷纭后的积极意义了。12月,北京人艺来年大戏《万尼亚舅舅》的启动发布会上,濮存昕说:“这部戏是北京人艺的新戏,我们一定要做新戏,再不做新戏,剧院就完蛋了。但不是说不做老戏,以前好的东西还要传承下去。”
年轻创作者非职业民间团体“走出去”
2014年10月,黄盈导演作品《麦克白》在国家大剧院小剧场上演,票房火爆。该剧是黄盈受铃木忠志之邀前往日本排练并在日本首演的新创剧目。2014年,如黄盈这般“走出去”的中国青年戏剧人还有赵淼、王翀等,他们将中国当代戏剧新作带到国际舞台,他们均以自己独立运营的工作室为依托,聚集伙伴一起创作。
恰巧一年前,我在思考一个问题:我们这一代戏剧创作者鲜有进入院团成为职业编剧导演制作者,大家似乎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边缘化生存,及至当下戏剧界,非职业民间团体众多,大家各自都有保留剧目,在院团体制为主导的中国戏剧环境下争取着各自的生存空间。那么,非职业是否就是这一代戏剧人必然的宿命呢?
2014年5月,话剧《语文课》首轮演出结束后,我确认了这个想法:是的,我们要走这样一条劳动力密集型民间小团体的非职业永续创作之路。2014年12月26日,正在斟酌这篇盘点文字的我偶然刷到远在香港的林奕华导演的微博,不觉心生戚戚。林导写道:“做了《红楼梦》,更确定了我的理想不是做企业。我爱的是手工,过程,精细,交流,和在体制外创作体制所无的空间。一间小工作室,不要上下班,我们要在生活中提炼作品。”
上周末,赖声川执导的话剧《如梦之梦》于北京保利剧院落下帷幕。这也是继《如梦》去年首演一年半后谭卓再度饰演青年顾香兰。
谭卓出道第一部电影就是娄烨的《春风沉醉的夜晚》,并一举入围戛纳电影节最佳女主角提名。如此高起点的她却没有与大家预想的一样继续走下去。此后她以制片人身份零片酬出演了独立电影《小荷》,入围威尼斯电影节。参加话剧《如梦之梦》的演出,也是谭卓从大银幕走上舞台的第一次尝试。戏中,顾香兰风华绝代,年轻时崭露头角,看上去冷酷有心机且美艳,但也有她纯真的一面,善良又渴望爱情,在谭卓看来,青年顾香兰在那个环境要生存很难,必须要有面对社会的生存能力。
在2013年第一次演出中,谭卓甚至有过一段抑郁、失眠的痛苦时光。“很长时间我总会在不自知的情况下进入顾香兰的角色中痛苦挣扎。”如今,再度演绎这个角色,谭卓说她放松了不少,“这次演出我开始有了期待。”
再演《如梦》学会放手和努力,包括爱情
一ノ瀬あきら:演《如梦》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谭卓:整个剧组就像一家人,我甚至觉得我们可以住在一间大房子里,每天也不用洗脸刷牙,起来就可以彩排。每一个人都好可爱,这些我都没有跟他们说过。我记得开始的时候我总是找不到顾香兰的感觉,金老师(主演金士杰)问我,你觉得她是什么星座?一下我就开窍了。可能我自己有时没那么放松,做人有点严肃,会很紧,这些也都在演《如梦》的过程中慢慢破解掉了。
一ノ瀬あきら:再演《如梦之梦》和一年前相比,有什么变化吗?
谭卓:非常不一样,第一次我会有小小的恐惧和压力,因为我之前一直演电影,属于比较自然的表演,话剧也有自然的部分,但仍然存在戏剧特质,需要舞台张力。在我第一次演出时需要解决这个问题,找到从被束缚到解放的方式。中间这一年,我自己也发生了一些变化,这次演出我开始有期待了。
一ノ瀬あきら:这一年你的变化在哪里?
谭卓:我过去是个非常分明的人,锐利、有棱角,这一年我逐渐知道,难得糊涂。今年我一个好朋友被人误会,她很委屈,想问出真相,我说你不要问,你知道的真相不一定是真相,你要做的就是从这件事中得到经验。那个时候我一瞬间明白,不要紧紧抓住不放。以前,我无法想象生命中会有这样的接纳。其实之前一路过来我没有太努力过,我命好。比如我要健身,以前年轻,皮肤紧绷,长得也不算差,很多倾慕你的人直接送上爱情,你只要考虑要或不要,稀里糊涂碰上很多机会,比如《如梦》《Hello!树先生》。今年我意识到,之前的一切好像我都是直接拿来的。
一ノ瀬あきら: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你没太努力过?
谭卓:一个朋友说,你有没有想过,以前每段感情都是你先分手,我说那是因为我觉得不合适啊。这一年我发现其实不是,比如健身,短时间获得不了肌肉的力量,要付出很多时间、心思和耐性。包括感情,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痛苦或情感埋单。这段感情的结局,是不是能吸取经验到下一段。我以前是没有太努力过的,但我想到了40岁依然要有体态、穿漂亮的衣服,所以我现在要努力健身;我学英文是想未来有更大的朋友圈,而不是变成中年女人,只会遛遛狗买买包,那不是我想要的人生。对感情也是,如果有个稳定关系的爱人,有个家庭,我会如何维系它,我开始有了不一样的思考。
一ノ瀬あきら:这些变化也都体现在了这次《如梦》的演出中?
谭卓:其实年轻版的顾香兰非常不好演,赖老师女儿也跟我聊,年轻部分要怎么演,她的台词很飞。每场戏都有极端的矛盾对立性,我也不是学表演出身。但这次我是在塑造人物,曾经的表演我都是凭借直觉。人是在不断地和自我斗争中,迎来新的自己。
烂戏不能随便接,自己的决定自己埋单
一ノ瀬あきら:这种变化和年龄有关吗?
谭卓:对,它是个累积,水到渠成。我觉得现在的年纪就有点“轻熟女”的感觉,是最妙的时候,学习能力最强的时候,所以我不接烂戏,因为烂戏的代价太大了,寸金难买寸光阴。
一ノ瀬あきら:但是一些女演员都是趁着年轻拼命拍戏,累积人气?
谭卓:她们是职业选手,但我不是专业明星。如果设定自己是明星,应该以这个为中心展开积极的行动,当然我觉得她们特别棒也很拼,但是我确实比较游离。我没有在演员或者明星的定位上找到一个归属感。我从小就不是在一个系统教育环境下长大的,上学的时候有时也不那么好好学习,也没有太多小伙伴,没有固定的圈子。
一ノ瀬あきら:但大家提到你,想到最多的就是“文艺片女演员”?
谭卓:现在很多艺术片找我我也不拍,因为没那么好,我拍戏也不是以商业或艺术来限定。而且和朋友圈里的小伙伴比,我根本也不算文艺女青年,我可能有艺术性,但没那么文艺。很多人觉得文艺就是小众的、清高的、有距离的,但我身边有很多文艺土豪,他们有商业的头脑,同时又有文艺的情怀。
一ノ瀬あきら:但你确实没演过那种接地气、柴米油盐的角色,你觉得“文艺”其实是大家对你的误读吗?
谭卓:文艺的标签是别人给的,我自己没想过。我确实是一个自由又凑合不了的人,喜欢和有趣的人一起玩。而且我也不是一个柴米油盐、过日子的人,要是演那些角色可能气质也不太对。
一ノ瀬あきら:但是你接片少,又大部分是文艺片,完全不考虑经济方面的压力吗?
谭卓:我接的数量少,但没有那么决绝,我也要吃饭,但太差的戏真是接受不了。有的戏找我,我不想接,就开了个高价想借此不去,没想到他们竟然接受了那个高价,我最后还是没去。但也有一些在某些方面没那么满意,但另一些方面又不错的戏,我也会降低标准去合作。其实我还真是命好,家人朋友都很纵容我,不喜欢的就不做,衣服红的粉的我都喜欢,我妈说那就都买吧,不想结婚不要孩子,我妈说那就不结。
一ノ瀬あきら:你是不会自己主动争取机会的吗?
谭卓:碰到一些戏,我也会主动表达,多一些努力和争取,但表达过了就顺其自然。好的合作一定不是勉强来的。一个演员越是职业越要相信导演的判断。
一ノ瀬あきら:演艺圈都被看做是最大的名利场,没有纠结的时候?
谭卓:大家要的不一样,不纠结,而且我也教育自己不要纠结,做不做演员都会遇到这些事情,要学会为自己的决定埋单。
你是动漫迷吗?如果是,你一定知道“有妖气”工作室。你是“死宅”一族吗?如果是,你一定看过中国首部原创动漫剧《十万个冷笑话》 。你喜欢玩“弹幕”吗?如果喜欢,演出现场让你过足瘾,这是一部“刷”出来的舞台剧。巡演北京站演出共计四场,票房数据赶超上海首轮演出,首都观众的热情让上海演员们欣喜若狂!
时至圣诞节,由中国最大的原创动漫网站“有妖气”联合知名游戏运营商盛大网络旗下的文化内容商上海盛鲲网络公司斥资打造的,根据曾达到30亿点击量的首部中国原创动漫网络剧《十万个冷笑话》改编的舞台剧于2015年12月28日在北京东方剧院开启全国“爆笑”谢幕北京巡演第一站。演出现场座无虚席,笑声此起彼伏,弹幕内容搞怪离奇,可谓是一场狂欢“大派对”。
“葫芦娃”弹幕呼声高 “小哪吒” 人气火旺旺
如果你是80后,你的童年回忆中一定有动画片《葫芦兄弟》 。当“葫芦娃,葫芦娃,一根藤上七朵花”的音乐响起,就不由地把我们带回到了快乐的童年时代。在剧中,一个演员以不同的状态饰演了所有葫芦娃,实在考验演员的演技。除了该演员的精彩表现博得了现场一片笑声之外,葫芦娃头上戴的红色的葫芦头饰和绿色的衣服组合成的“圣诞搭”也吸引了观众们的眼球,弹幕上观众们纷纷夸奖饰演“葫芦兄弟”的演员萌萌哒,还有的观众发弹幕表示:希望明天买票,可不可以送冰糖葫芦。可谓是台上一片热闹,台下一片欢笑,烘托出了浓浓的节日氛围。
除了葫芦娃备受关注以外,小哪吒的出现同样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小哪吒的形象同样是被80后们所熟知的卡通形象,当小哪吒一出场,便引起了一些观众们的质疑,小哪吒不是应该是汉子吗?怎么是说话嗲嗲的萌妹子啊?值得一提的是,饰演小哪吒的演员李京宁自幼就是动漫迷,横扫所有国家的动漫作品,对于动漫作品的人物和故事情节了如指掌。本次她饰演的“萌妹子”版小哪吒也倍受欢迎,以全身裹满肌肉的方式出场,说起话来萌萌哒,实在是让在场的观众觉得这版的小哪吒实在有意思。在上海演出的时候,李京宁全家都走进了剧场,并且嗨翻天,可见这是一部适合全家出动的舞台剧。
台上台下“嗨翻天” 高科技颇具“带入感”
熟悉“盛大网络”的80后朋友们,在你们的童年回忆中,一定有养成类的游戏“大富翁”。而在此次舞台剧版《十万个冷笑话》的视频应用,无论是台上的演员,还是台下的观众都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除了这样身临其境的感觉,无论是故事真实场景的展现,还是视频应用推进故事的发展都让观众置身于一场“游戏”当中。除了“游戏带入感”的亲临体验,最嗨的就是“鸟不拉屎大魔王”的四大金刚。四大金刚均由台下的观众扮演,挑选办法是由鸟不拉屎大魔王从发放弹幕的观众中选择出来的,被选择出来的观众不仅仅有由盛大网络提供的“大礼包”作为礼物赠送,同时配合鸟不拉屎大魔王的全程演出。
除了视频应用的部分赋予台上台下的带入感,就是弹幕上观众之间的“互动”了。由于演出期间有两天都是工作日,弹幕上的关键词就是“饿”字。有些观众弹幕:我饿了,有些观众就发来一大段传统相声的“美食贯口儿”,除此之外,还有各式各样搞怪的对话,颇具喜感。在剧场中,不仅仅限于看了一场演出,更重要的是参加了一次大型派对,参与了一个“游戏”,在游戏中,有欢笑,有温暖,有感动,随剧中人的喜怒哀乐变换着自己的情绪。
这是一场适合“全家总动员”的“大派对”,这是一部用手机“刷”出来的作品,这里有80后的童年回忆,这里有欢声笑语。舞台剧《十万个冷笑话》于2014年12月28日圆满完成全国巡演第一站,该剧下一站将在哪个城市开演呢?小伙伴们拭目以待吧!如果等得实在着急,可以先看看院线电影版《十万个冷笑话》过过瘾!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一休论坛

GMT+8, 2018-2-26 09:36 , Processed in 0.149204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