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明星网 新闻 明星代言 查看内容

一代枭雄典狱长沙里宾简介 沙里宾结局怎么样? ...

2018-4-5 22:3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46| 评论: 0

摘要:   一代枭雄典狱长是谁?电视剧《一代枭雄》随着剧情的深入,剧中沙里宾的扮演者苏可备受大家的关注。沙里宾是3号监狱典狱长,因何辅堂冲撞自己,而被罚关小号。凭借着精湛的演技,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剧 ...



  北洋系有三杰之说,段祺瑞在三杰中被称为“虎”,冯国璋是“豹”,王士珍是“龙”,若就才能而言,三杰各有千秋,可为什么民国政府成立后,只有段祺瑞一人得到袁世凯的重用呢?

  这事说来话长。以袁世凯为首的北洋系和革命党人虽然合力推翻清廷,建立了共和,但自合作初期开始,相互之间就不是完全信任。清帝退位后,为了对袁世凯进行约束和限制,孙中山在实践诺言,辞去临时大总统职务的同时,又提出了附加条件,要求临时政府定都南京,以及新总统必须到南京就职。

  袁世凯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他暗中指使第三镇统制曹锟在北京制造兵变,对来京接他南下的使团进行恐吓,从而迫使孙中山不得不放弃了这一附加条件。

  1912年3月10日,袁世凯在北京宣誓就任临时大总统,随后开始组阁。既然在定都上已经占尽便宜,他在组阁问题上就不能不做出一些让步,内阁中相对不太重要的一些部的总长职务,都被让给了同盟会。

  只有那些真正掌握实权的部,仍被袁世凯紧抓不放,尤其是陆军部。兵权重要,大家都知道,所以对于陆军总长一职,南北双方都极力争取。南方推荐黄兴担任此职,袁世凯坚决反对,而他反对的理由就是黄兴还不够资格。

、.jpg

  虽然辛亥革命带来了改朝换代、时势造英雄的机会,可是“国体虽非清社稷,朝纲仍是汉官仪”,在袁世凯主政时期,仍然特别强调资格。这种所谓的资格,又主要侧重于前清官阶,因为袁世凯自己在前清就已经出将入相,位极人臣,像他这样资格的人本来不多,就算有一两个资格较老的遗老,由于缺乏军事实力和政治资本,也难以成为他假想中的政敌。

  以前清官阶作为资格,袁世凯便给同盟会以及其他新进官僚设置了一道很高的门槛,黄兴等人就这样被“卡”掉了。

  袁世凯的“资格论”倒不是只用于对付政敌。事实上,他对自己的嫡系人马用的也是同一标准:一般文武官僚即便什么错都没犯,也得按部就班地进行升迁,要想平步登天是不太容易的。这么做的用意,就是为了在部属的脑子里奠定根深蒂固的“旧属”意识,以巩固和提高他“袁宫保”作为老上司的威望。

  以资格来衡量,段祺瑞虽然在辛亥一役中表现突出,功勋卓著,但要当陆军总长,还得排在王士珍后面——王士珍为前任陆军大臣,段祺瑞此前则从未进入过内阁。

  王士珍也是“北洋三杰”之一。“三杰”有许多相似之处,他们都是武备生,同时充任新军要职,又都是在袁世凯的栽培下才迅速得以发迹。不同之处则是三人的性格和处事方式各异,王士珍为人大度雍容,深沉内敛,不孜孜于名利,经常扮演卧龙先生的角色,故被时人称为“龙”。

  相对于“段虎”的锋芒毕露,“冯豹”的木讷迂钝,“王龙”的低调和淡然显然更让袁世凯放心。

  问题是,“王龙”在政治态度上与“段虎”截然相反,却与“冯豹”完全一致。王士珍也是一个保皇派,在段祺瑞发出逼宫通电后,他曾致电责备段祺瑞,称皇恩浩荡,作为清廷高官不应发那样大逆不道的电报。

  清帝退位之后,王士珍便向袁世凯递交了辞呈,虽然袁世凯对他百般挽留并退回了辞呈,但王士珍执意不肯再留于朝中。

  王士珍一走,袁世凯只能属意段祺瑞,调他来北京就任北洋政府第一任陆军总长。

  作为军人出身的军界要人,段祺瑞绝非一介武夫。实际上他在辛亥革命中所展示出来的,也不是用兵打仗的才能,而是过人的组织能力以及在权力场上咄咄逼人、舍我其谁的气势。

  段祺瑞履职时,国内军制比较混乱,北方军队沿用的是前清旧制,比如部队编制中有镇、协、标、营、队。段祺瑞仿照南方革命军的体制,相应改称师、旅、团、营、连,军官官阶也从原来的都统、参领、军校分别改称将、校、尉。此外,地方军政长官一律改称都督,并设都督府。

  袁世凯看到段祺瑞办事有主张有魄力,且善于体察自己的心思,对段祺瑞也更加信任。有关军事方面的重大措施,像各省裁军、改革军事官制、决定各省军民分治等,几乎都要先与段祺瑞商量,然后再作决定。

  一代枭雄典狱长是谁?电视剧《一代枭雄》随着剧情的深入,剧中沙里宾的扮演者苏可备受大家的关注。沙里宾是3号监狱典狱长,因何辅堂冲撞自己,而被罚关小号。凭借着精湛的演技,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剧中的典狱长戏份很少,这一人物毕业于黄埔军校并派往德国慕尼黑军校学习四年,具有报效国家服从命令为天职,是严格正直拒贪腐的典型军人。沙里宾的扮演者苏可充分发挥了其得天独厚的英俊形象、修长身材、磁性声音和炉火纯青毫无造作的独特表演技巧,通过眼神、情绪、表情、语言,肢体、动作刚柔相济舒张适度的变化,把解放前国民党军队的典狱长这一人物狂!帅!冷!霸! 善!的多侧面性格,表现的淋漓尽致,受到广大剧迷的追捧。

  沙里宾迷倒万千少女

  广大观众被苏可的形象和演技震惊了,好评如潮,许多观众在网上搜索苏可的微博,加粉评论,开年大戏《一代枭雄》四大卫视第一轮播完后,不到一周苏可微博爆棚,粉丝增加一万多,留言四万多条(含贴吧)还在不断增长中。他们代表了亿万观众对苏可的肯定和喜爱,苏可塑造的典狱长沙里宾这一人物形象已经深入人心,他们对苏可的傲娇的形象和精湛的演技迷倒了,真诚的赞誉有加。 有的粉丝留言:“铅灰色天空中的一道阳光,沙里宾虽霸气冷艳,却让人倍感惊叹,迷人,让人眼前一亮。”“怎么能有男人这么帅啊!我得做几辈子的好人好事,拯救多少次银河系才能碰到这么一个苏可啊!”。“典狱长太帅了,典狱长太出彩了,演技超赞!”“四十岁的大叔迷倒万千少女,成为她们心中的男神”“我真不敢相信看起来只有二十几岁的样子怎么说是四十了!”“军礼那个场景很触动人心!感动!喜欢!”“典狱长是戏的亮点,很抓人心。” “是实力派,演什么像什么,” “喜欢你,无论是沈知鱼还是沙里宾”“苏老师,今晚的沙里宾多了几分血性和人性,感谢精彩演出”有许多观众还激动的流下了热泪…

  沙里宾扮演着资料

  有许多年轻朋友问,苏可是新人吗?不是,他从拍摄电影《红楼梦》开始,至今已经有27年的表演经历。他是中央戏剧学院的高材生,留校任表演系教师教表演。他表演的作品近四十部,从电视剧《庄妃轶事》的康熙小皇帝到《三国演义》的汉献帝;,从《古城童话》的路鉴阳;《冬日细语》的吴鸣;《最后诊断》的沈知鱼到《大汉口》的陆修文;《我的非常闺密》的白宏,和获五个一工程奖的电影《从头再来》的邓江涛,

  通过这些苏可领衔主演的电视剧和电影,就不难知道他的演技高超,受到观众喜爱和赞扬的理由吧。甚至有些导演说:“苏可不是一般的影星而是表演艺术家。”苏可他时刻准备着去完成新的艰巨任务,塑造出观众喜爱的各种鲜活的人物。更好的为实现中国梦做出自己的贡献。

  知识链接:典狱长

  官名。清末改革司法,同时开始改善监狱状况。光绪三十四年(1908),在奉天(今沈阳)设"模范监狱",有管狱官从五品、副管狱官从六品及课长等员。后各地续有办理。民国在各省设立新监狱,主官称典狱长,即清末管狱官改名。官等依所在地而异,京城及大都市为荐任,余多委任。大量县城未设新监狱者,只设管狱员,亦系委任,但俸给等弟都比委任的典狱长低。


  导读:由于袁世凯的葬礼过于奢华,最后结算的时候发现入不敷出,政府所拨的专款扣去葬礼费用后不足以建造墓地工程。为此,徐世昌、段祺瑞、王士珍等八人联名发起公启,请求社会各界人士解囊相助,最后又凑到25万元,才最终结束了袁世凯的丧事。

  在袁世凯复辟闹剧中,最令人捧腹的莫过于“太子”袁克定伪造《顺天时报》来蒙骗老头子一事。不错,《顺天时报》是袁世凯每天都要读的,因为这份报纸不仅发行量大,而且是日本人在天津所办的汉文报纸(从中可以看出日本政府的动向),而当时袁世凯对日本的态度是最为敏感的。“知子莫若父”,反之亦然,袁克定为了促成老头子称帝、以圆自己的“太子梦”,竟然不惜伪造了一份专门刊登一些鼓吹帝制、拥护袁大总统做皇帝之类消息的假《顺天时报》,并每天偷梁换柱地送给袁世凯看,这就不得不说是一桩奇谈了。

  据袁世凯最宠爱的三女儿袁静雪回忆说:“假版的《顺天时报》是大哥(袁克定)纠合一班人搞出来的,不但给父亲看的是假版,就是给家里其他人看的也是假的。大哥使我们一家人和真实的消息隔绝了开来。不料有一天,我的一个丫头要回家探望她的父亲,我当时是最爱吃黑皮的五香酥蚕豆的,于是让她顺便买一些带回来吃。第二天,这个丫头买来一大包,是用整张的《顺天时报》包着带回来的。我在吃蚕豆的时候,无意中看到这张前几天的报纸,竟然和我们平时所看到的《顺天时报》的论调不同,就赶忙寻着同一天的报纸来查对,结果发现日期相同,而内容很多都不一样。我当时觉得非常奇怪,便去找二哥(袁克文)问是怎么回事。二哥说,他在外边早已看见和府里不同的《顺天时报》了,只是不敢对我父亲说明。他接着问我:‘你敢不敢说?’我说:‘我敢。’等到当天晚上,我便把真的《顺天时报》拿给了父亲,我父亲看了之后,便问从哪里弄来的,我便照实说了。我父亲当时眉头紧皱,没有任何表示,只说了句:‘去玩去吧。’第二天清晨,他把大哥找了来,及至问明是他捣的鬼,父亲气愤已极,就在大哥跪着求饶的声音中,用皮鞭子把大哥痛打了一顿,一边打,一边还骂他‘欺父误国’。从这以后,我父亲见着他就有气,无论他说些什么,我父亲总是面孔一板,从鼻子里发出‘哼’的一声,不再和他多说什么话,以表示对他的不信任。”袁克定虽然在紧要关头失去了老头子的信任,不过他还有一个杀手锏,那就是令袁世凯挥之不去的“家族魔咒”。这事说来也蹊跷得很,在袁世凯家族中,外出做官的从没有活过60岁的,如袁甲三、袁保恒、袁保龄、袁保庆,乃至袁世凯自己的父亲袁保中,也系壮年而终。由此,60岁这道大关也就成为压在袁世凯心中长久的梦魇,挥之不去,而从民国建立后开始,袁世凯的身体每况愈下,这更是令他感到疑神疑鬼。

  在年届六十的大限即将来临时,袁克定一再进言,宣称“只有称帝才突破这一魔咒”,这就不能不对袁世凯产生强大的吸引力了。是啊,皇帝乃“九五之尊”,位极天下,世界上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尊贵呢?或许,这个魔咒真的不敢侵犯“真命天子”?要说起来,袁世凯在那个时代也是迷信的人,称帝一事若全怪在袁克定身上,也不公道。

袁世凯葬礼

  和袁克定热衷于帝制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袁世凯的二儿子袁克文(字寒云)却对此漠不关心。不仅如此,这位“皇二子”甚至还写了首讽父诗,可算是民国古体诗中难得的佳品:

  乍着微棉强自胜,阴晴向晚未分明;南回寒雁掩孤月,西落骄阳黯九城。

  驹隙存身争一瞬,蛩声警夜欲三更;绝怜高处多风雨,莫到琼楼最上层。

  诗的最后两句是重点,无外乎劝老头子千万“莫到琼楼最上层”,否则站得高,跌得重,老本全赔光光。可惜的是,袁世凯书读得不够多,苏东坡在《水调歌头·中秋》中也说,“高处不胜寒”,而他头脑一时发热,竟已忘却了。

  在一番紧锣密鼓的准备后,袁世凯揖让再三,最终接受了国民的“拥戴”,真的要改制当皇帝了。正式登基的黄道吉日定在1916年1月1日,在此之前,袁世凯决定先举行一次百官朝贺会,日子让袁克定来挑。袁克定急不可耐,说:“就明天,12月13日就是个好日子!”

  次日上午,袁世凯在中南海举行百官朝贺会。由于时间仓促,事前也没有做什么准备,前来朝贺的官员只包括在京的官员,地方大员们都没有参加。滑稽的是,这次朝拜既没有统一服装,也没有规定程序,来贺的官员有的穿着长袍马褂,有的则身着西装礼服,武官更是戎装入贺,而有的闲职人员干脆穿着便服就来了。

  仪式由袁皇上的“御干儿”段芝贵主持,但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皇上竟然命朝贺时行三鞠躬礼,他想象中的三叩九拜竟然无从施展,令他懊恼不已。当天9点整,在四名武官的引导下,袁世凯来到居仁堂,但他并没有穿上大家所猜想的那身价值百万的龙衮服和皇冠,而是身着大元帅戎装,甚至连帽子都没有戴(因为他素来讨厌那顶插羽毛的元帅军帽)。不过,这反显得他那大脑袋更加油光锃亮,仿佛紫气东来,洪福齐天。

  尽管文武百官已经分成班次,但段芝贵是个武人,也不懂得什么司仪的规矩,还没有等袁皇上就座,他自己抢先拜了下去,而旁人也因无人指挥,参拜时乱七八糟,有鞠躬的,有下拜的,也有喊“皇帝万岁”的,参差不齐,反弄得袁皇上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踌躇半天,只是左手扶着御座龙椅,右手还手掌向上,频频向鞠躬叩拜者点头示意。

  朝贺仪式结束后,袁皇上便让大家散去,各自回去上班,就连筵席都没有请大家吃一顿。等大家走出居仁堂后,这才回过神来:这朝贺仪式也未免太简陋、太节约了吧!就跟平常一样,好像是关门做皇帝,偷偷摸摸、见不得人似的……这算怎么回事吗?

  可不就是这样,等到蔡锷、唐继尧等人在云南举起“护国”大旗,袁世凯只好将登基日期后推,说要等平定了叛乱再行登基,不料这一推就遥遥无期,而护国战争也非一时半会能结束的,结果袁世凯至死都没有正式登基,充其量也就是个“关门皇帝”。

  在中国古代历史上,一个新王朝建立之后都要“徙居处、改正朔、易服色、变牺牲”,这“牺牲”祭品变不变倒无关紧要,国都也是好不容易争取来的,因此“徙居处”也就大可不必;但在“改正朔”上还是需要做做文章的,那就是在1916年后废民国五年而改行洪宪元年,历法也改用《洪宪元年历书》;至于“易服色”,按今文经学的“夏黑商白周赤”的三统循环理论,洪宪王朝应崇尚红色,因而登基三大殿的廊柱都要刷成红色,瓦也要换成红瓦,以示喜庆。

  除此之外,皇帝登基得对有功之臣封王赏爵,好处均沾,但这里也遇到了一点小问题,那就是之前的故人旧友,袁皇上也不好意思让他们称臣,于是便想出列入旧侣(计有载沣、奕劻、世续、那桐、锡良等数人,均为前清王公或者名督)、故友(计有徐世昌、赵尔巽、张謇、李经羲,即后来的“嵩山四友”)、耆硕(王闿运、马相伯等)三类,这些人可以享受不臣之礼。至于各省将军、巡按使、护军使、镇守使、师旅长以上人等,分别按“公、侯、伯、子、男”五等爵位分封,见者有份,一口气就封了128个,就连已故的前国务总理赵秉钧也追封了一等公。

  在这欢快的日子里,也有不和谐音,譬如朝贺仪式上,前陆军总长、老部下段祺瑞和前副总统黎元洪(袁世凯做了皇帝,黎副总统当然就成了前副总统)就不曾前来。袁世凯给黎元洪封了个“武义亲王”,不料这前副总统却屡加拒绝,不肯接受。这事传出去后,一首童谣也不胫而走:“好江山,做不牢;好江山,坐不牢;亲王奉送没人要!”

  袁世凯称帝过程中,曾追随他多年的两位老友严修和张一麐却对复辟帝制明确表示反对,他们一再劝阻袁世凯不要走上这条绝路,但袁世凯终究未曾醒悟。开弓没有回头箭,世界上终究没有后悔药可吃,在后来取消帝制的当天晚上,袁世凯把张一麐找来谈话,极其悔恨地说:“我当时没有听你和范孙(严修的字)的话,现在想来真是又悔又愧啊!范孙跟随我多年,从来没有跟我提起过什么官阶升迁;你在我的幕府中也有十几年了,也是从来没有提过什么个人要求。可见那些淡泊名利、荣华富贵、功名利禄的人是多么的可贵,这才是真正的国士啊!那些曾经推戴我的人,难道他们真的是为国为民吗?他们今天推戴我为皇帝,明天就可能反对帝制,这种人真是比比皆是哪!总之,我办事情的时候多,读书的时候少,这也是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

  最后,袁世凯沉痛地说:“只是误我事小,误国事大,当国者不能不引以为戒啊!”

  到最后,袁世凯的身体也顶不住了,称王称帝非但没有帮助他破除家族魔咒,反而加速了他的死亡。据袁静雪回忆说,在1916年的元宵节,正当全家人围在一起吃元宵的时候,六、八、九三个姨太太为了“妃”、“嫔”的名分又在袁世凯的面前大声争吵了起来。袁世凯见后长叹了一口气,说:“你们不要再闹了!你们都要回彰德去,等着送我的灵柩一块儿回去吧!”说完,袁世凯便起身回办公室了。当时护国战争已经爆发,袁世凯整日忧心忡忡,精神不振,再被家里这么一闹后,袁世凯从那天开始便饭量减少,慢慢就恹恹成病了。

  在各方要求总统退位的声浪中,袁世凯方寸已乱,退位心有不甘,接着开战又有所不能,弄到最后,心力憔悴,他的身体也垮了。到了1916年5月的最后几天,袁世凯已经不能办公;6月5日,袁世凯一度休克昏迷;延至6月6日的凌晨6点,袁世凯终于一命归西。

  袁世凯在清末的时候得过软足病,这也是当时摄政王载沣将他开缺的由头。辛亥革命爆发后,袁世凯复出,在入宫的时候还需要仆役搀扶。这一次,袁世凯得的病是膀胱结石导致尿毒感染全身,原本这个病是不会导致生命危险的,但袁世凯为人比较固执,一直不肯看西医、不肯动手术(大概也是因为发病的位置特殊,羞于启齿),加上帝制后的种种不顺,急火攻心,更是加重了他的病情。

  等到病情急剧恶化、小便不畅后,在袁克定的坚持下,袁世凯才让法国医生贝希叶前来诊治,但此刻为时已晚。贝希叶建议袁世凯到医院去动手术,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但被袁世凯拒绝。在这种情况下,贝希叶只好在袁世凯卧室给他导尿,但此时导出来的全是血尿。袁世凯自知不起,便急忙让人把徐世昌和段祺瑞找来,并把总统大印交给徐世昌,说:“总统应该是黎宋卿(黎元洪的字)的,我就是好了,也准备回彰德去。”

  据说,袁世凯在6日凌晨昏厥复苏之后,对侍疾在侧的老友徐世昌低声说“杨度杨度,误我误我”;也有人说,袁世凯临终时说:“是他害了我!”袁世凯也没说这个“他”到底是谁,一般人都认为指的就是大公子袁克定。要说这复辟丑剧,袁克定还真要负一半的责任,他自己想做太子想疯了,结果是把老头子推到火上去烤,害得袁世凯一代枭雄,最后为这竖子所害,落得个可惜可笑又可叹的千古骂名,真是窝囊至极。袁克定这个人,不文不武,品不高,德不显,糊涂半生且不说,晚年还好男宠,结果因此而倾家荡产,潦倒而终。袁世凯有这样一个太子,又怎能不败?

  由于袁世凯死的时候仍旧是在职的总统,因此黎元洪在继任总统后还以在职国家元首的规格给他治丧。当时中央政府除了拨款五十万公款用于丧葬费用外,还通令文武机关下半旗、停止宴乐27天,民间娱乐也停7天;文武官员和驻京部队一律佩戴黑纱;设立“恭办丧礼处”,以曹汝霖、王揖唐、周自齐三人承办大典丧礼,黎元洪、徐世昌、段祺瑞三人总负责。

  袁世凯死后,那些在护国战争中明里暗里反对他的袍泽故旧也纷纷“冰释前嫌”,或亲自或派随员赶到北京沉痛悼念老领导,所以袁世凯的葬礼也办得风风光光,备极哀荣。最可叹是那御干儿、奉天将军段芝贵,他在得知袁世凯死讯后急忙从关外星夜兼程赶来,等到了新华宫灵前更是呼天抢地,涕泪涟涟,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死的就是他亲爹(真是孝子!)。

  由于袁世凯的葬礼过于奢华,最后结算的时候发现入不敷出,政府所拨的专款扣去葬礼费用后不足以建造墓地工程。为此,徐世昌、段祺瑞、王士珍等八人联名发起公启,请求社会各界人士解囊相助,最后又凑到25万元,才最终结束了袁世凯的丧事。

  一代枭雄,落得如此下场,岂不可悲可叹?

  本文摘自《民国原来是这样》,金满楼著,现代出版社出版


  在中国古代,男人们多半数都有好几房妻妾。这是因为古代的医疗水平比较低,有很多现在看来不值一提的疾病到了古代就可能会要了他们的命。他们为了更好地繁衍后代,男人们一般都会有好几个女人,这些个女人同处一室,共同服侍夫君。而进入近代社会,我们国家虽然打着向西方学习的口号,但是骨子里有很多东西却依然没有变,有权有势的人依旧会娶好几位妾。袁世凯就是其中的一位,因为他娶来的女人实在太多,在喝醉了酒的情况下,他根本分不清楚哪个是哪个,所以就独创了一种方式来区分她们。

image.png

  民国时期,袁世凯曾经也是一位能够呼风唤雨的人,虽然百姓对他没有什么好感,但是他权力大,在政治方面的地位极高,就连日本天皇都要忌惮上几分。袁世凯对自己也是极好的,为了配上自己的显赫地位,他不断纳妾。他一生喜欢美色,经常流连于风流之地。甚至他纳的妾之中,有几人就曾经是著名的舞女。袁世凯对于妾的要求不高,只要有一副好皮囊,能够讨得他的欢心就可以了,至于什么身世清白,他都不在乎。事实上,他也没有必要那么在乎,他自己就已经站在了权力的中心了,并没有必要为了权利政治联姻。

image.png

  他在外面过得十分潇洒,而把所有家务的琐事都交给自己的妻子来打理。他的妻子知书达理,为人十分贤惠,更可贵的是,没有因为自己出生于财主家庭就对下人们颐气指使。她是个贤良的女子,但是没有嫁到对的人。袁世凯嫌弃她不解风情,不能像外面的妖媚女子一样讨自己的喜欢,所以对她也就没有多少爱意,但毕竟是自己的正室,多多少少还是会尊重她。夫妻二人过着相敬如宾的生活,倒也和谐。

image.png

  袁世凯是个重感情的人,这从他纳的妾沈氏身上就能够看出来。曾经,袁世凯落魄的时候,沈氏看见了袁世凯的困难,依然把自己的钱财拿出去帮助袁世凯追求功名。袁世凯拿着沈氏的钱,打通了很多人脉关系,为自己的平步青云奠定了基础。沈氏本来就是一名妓女,袁世凯明白她的钱来得有多不容易,所以早就立下了志向,将来自己若是大有所为,一定要把沈氏接过来。结果,袁世凯发迹之后,果然没有忘记旧日自己的承诺,接沈氏过了自己的门,保障沈氏下半辈子衣食不愁。尽管那时的袁世凯,早就不是一个区区妓女能够高攀的上的人了,他还是把沈氏列入自己的家门一员。

  袁世凯纳的妾,一共有十几位。喝醉酒的时候,他自己也难免有些糊涂。有一次,他迷迷糊糊看见前面有一个女人,就把她拽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不久,袁世凯的儿子不惜闯入父亲的卧房。袁世凯这才发现,原来自己抱在怀里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儿媳妇。自此,他为了便于区分,命令除了自己妻妾们之外的女子都穿上红颜色的裤子,他自己对红颜色是比较敬畏的,所以即便是醉酒之后,也不会轻举妄动。



  153年前的今天,1865年3月6日,段祺瑞出生于安徽省六安县北乡太平集一带(今六安市金安区三十铺镇)。

image.png

  段祺瑞

  段祺瑞,原名启瑞,字芝泉,晚号正道老人,民国时期政治家,“北洋三杰”之一。皖系军阀首领。他帮助袁世凯练北洋军,而后以此纵横政坛十五载,一手主导了袁世凯死后北洋政府的内政外交。有“三造共和”的美誉。一生清正耿介,颇具人格魅力,号称“六不总理”,他还是中国现代化军队的第一任陆军总长和炮兵司令。担任过中国第一所现代化军事学校——保定军校的总办。

  段祺瑞De大事记

  ·1865年3月6日 段祺瑞出生于安徽省六安县北乡太平集一带

  1865年3月6日,段祺瑞出生于安徽省六安县北乡太平集一带(今六安市金安区三十铺镇)。

  ·1915年 段祺瑞反对袁世凯称帝,所以被迫卸去职务

  1915年,段祺瑞反对袁世凯称帝,所以被迫卸去职务。袁称帝前,他曾五次劝阻,结果三次被拒绝,两次吃了闭门羹。他劝阻袁世凯称帝,说此事关系国家安危及袁氏身家性命是万不能做的。而袁称帝后,出于他受袁世凯几十年知遇之恩,虽未公开声讨,但绝不参与,且未获任何封赏。袁世凯死后,段祺瑞推举黎元洪任大总统,平息了南方革命军的反对声音,恢复国会和《临时约法》。

  ·1916年6月29日 民国总理段祺瑞被迫恢复旧约法

image.png

  1916年6月29日,北京政府国务院决定恢复旧约法,废止新约法,并决定于8月1日以前召集国会。历时近一月的新旧约法之争,最终以《临时约法》和国会的恢复而结束。

  ·1917年11月22日 政治家段祺瑞辞去国务总理职务

  1917年11月22日,段祺瑞辞去国务总理职,总统冯国璋派汪大燮代理国务总理。张勋复辟失败以后,北京政府为冯、段体制。这是北洋军阀直系和皖系暂时妥协的产物。段祺瑞把持实权,驾空冯国璋。于是发生新的府院之争。段祺瑞在日本支持下,推行其“武力统一”政策。

  ·1918年3月23日 民国时期政治家段祺瑞再次成为国务总理

image.png

  1918年3月23日,段祺瑞复任国务总理,并着手第三次组阁。任命外交总长,陆徵祥;内务总长,钱能训;陆军总长,段芝贵;海军总长,刘冠雄;教育总长,傅增湘;司法总长,朱深;农商总长,田文烈;交通意长兼财政总长,曹汝霖。这次内阁未经国会通过。

  ·1919年7月19日 直皖战争结束,段祺瑞辞职

  1919年7月19日,徐世昌颁布停战令,责成各路将领迅饬前方各守防线,停止进攻,听候命令解决,段祺瑞发表通电,自请罢免官职,解除定国军名义。

  ·1924年10月23日 段祺瑞出山任中华民国临时政府的临时执政

  1924年10月23日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推翻大总统曹锟,先邀请孙中山北上,后与奉系妥协,请段祺瑞出山,任中华民国临时政府的临时执政(国家元首)。

  ·1936年11月1日 段祺瑞胃病突然发作

  1936年11月1日段祺瑞胃病突然发作,急送上海宏恩医院救治。

  ·1936年11月2日 段祺瑞胃病突然发作在医院病逝

  1936年11月2日,段祺瑞胃病突然发作在医院病逝,终年七十二岁, 段祺瑞在弥留之际,还心系国事,留下亲笔遗嘱,向政府提出“八勿”之说,作为国家的“复兴之道”:勿因我见而轻起政争;勿尚空谈而不顾实践;勿兴不急之务而浪用民财;勿信过激言行之说而自摇邦本;讲外交者,勿忘巩固国防;司教育者,勿忘保存国粹;治家者,勿弃国有之礼教;求学者,勿鹜时尚之纷华。

  段祺瑞De故事

  段祺瑞为什么被称为“六不总理”?

  近代历史上,段祺瑞是一个颇为争议的人物。提起他,首先想到鲁迅先生的《纪念刘和珍君》,其形象俨然是心狠手辣、卖国求荣的大军阀。然而,晚年的段祺瑞颇有气节,种种行为,令人又倍加赞叹。

  段祺瑞

  鲜为人知的是,在当时他名声不差,有“六不总理”的美名,即不贪污肥己,不卖官鬻爵,不抽大烟,不酗酒,不嫖娼,不赌钱。

  段祺瑞一生没有房产,这在民国军阀政客中是绝无仅有的,一直租房生活,直到袁世凯以给他养女的名义,给了段家一栋房子。然而,此房是老袁打牌赢来的,而且没有房契。袁世凯一死,房主儿子拿着房契来找。

  见人家手中有房契,段祺瑞二话没说,带着一家人搬了出去,另外租房。

  作为一国的军政首脑,送礼之人可谓应接不暇。但他从来不收礼,只有亲近下属和友人,碍于面子才会挑选一两样最不值钱的礼物。比如收过张作霖特产两条江鱼,还有冯玉祥的大南瓜。

  段祺瑞生活不宽裕,但有几个爱好,一生都没放下,比如围棋,为此特意养了一批棋手,每月发给工资,以陪他下棋。其中就有后来成为日本“昭和棋圣”的吴清源。段祺瑞与之对弈,往往输多赢少,后来不再和他下了,但每个月仍然按时给他发工资。即使吴清源后来去了日本,因为有段祺瑞的资助,才能度过最艰难时期。,

  段祺瑞在下台之后,经济来源减少,只好在英租界租了一套费用较少的住宅,连平日十分喜欢的麻将也不打了,一日三餐以米粥、馒头、素菜为主,四季均着布衣。公馆当差打杂的加上看门的,一共十余人。后来家里时常出现揭不开锅的窘困局面,只好留下继妻张氏在身边,其他姨太太全部遣返回合肥老家。

  在公馆里,多亏一些老部下自愿轮流站岗放哨,帮助处理些杂务,才不至于到了黄叶满阶无人扫的地步。

  其实他最可称道的是,就是晚年保持气节,不与日寇合作。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人多次秘密拜访段祺瑞,想请他出面。面对威逼利诱,段祺瑞始终以严词拒绝,为避开日本人的要挟,干脆举家迁到上海,并在报纸上公开表明自己的抗日态度。

  1936年11月2日,段祺瑞逝于上海宏恩医院。在弥留之际,他留下亲笔遗嘱,内讲“八勿”,阐述国家复兴之道,其爱国拳拳之心,至今读之,令人赞叹。

  “勿因我见而轻起政争;勿尚空谈而不顾实践;勿兴不急之务而浪用民财;勿信过激言行之说而自摇邦本;讲外交者,勿忘巩固国防;司教育者,勿忘保存粹;治家者,勿弃固有之礼教;求学者,勿骛时尚之纷华。本此八勿,以应万有,所谓自力更生者在此,转弱为强者亦在此矣。”

  逝者如斯,段祺瑞一生的功过是非,褒贬不一,正如吴佩孚所赠挽联:

  天下无公,正未知几人称帝,几人称王,奠国著奇功,大好河山归再造;

  时局至此,皆误在今日不和,明日不战,忧民成痼疾,中流砥柱失元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明星网

GMT+8, 2020-11-24 10:55 , Processed in 0.156264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