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明星网 新闻 美女明星 查看内容

抗日名将张自忠的英雄事迹 张自忠的英雄事 ...

2018-4-7 09:0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5| 评论: 0

摘要:   张自忠(1891-1940),字荩忱,山东临清人,是中国军队在抗战中牺牲的职务最高的将领,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反法西斯阵营中战死的最高军队将领。1908年,入临清中学堂读书。1911年,就读于天津法政学校,第二年转入 ...

  张自忠(1891-1940),字荩忱,山东临清人,是中国军队在抗战中牺牲的职务最高的将领,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反法西斯阵营中战死的最高军队将领。1908年,入临清中学堂读书。1911年,就读于天津法政学校,第二年转入济南法政专科学校。读书期间,张自忠目睹到中国处处被外国列强欺凌、国内陷入军阀混战、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痛感国家不幸、民族多难,于是弃学从戎、立志报国。1914年秋,张自忠投奔到奉天(今沈阳)新民屯陆军第20师第39旅第87团临清同乡车震部下当兵,历任司务长、排长、连长、营长、团长、旅长、师长等职。

  1933年,日军发动九一八事变后,继续向中国南部进犯。宋哲元任命张自忠为前线总指挥率第29军抗击向长城各要塞进犯的日军,他率部队在喜峰口到罗文峪一线与日军血战40余日,取得一次次胜利。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后,张自忠被任命为第59军军长,并对部官兵痛哭誓言:“今日回军,除共同杀敌报国外,是和大家一同寻找死的地方”。1939年5月,日军分两路大举进犯鄂北的随县、枣阳地区,企图围歼第33集团军。张自忠派正面部队进行死守,并火速调派2个师迂回到日军后方,对日军进行两面夹击,粉碎了日军围歼第33集团军的企图,并一举收复枣阳、桐柏等地区,史称“鄂北大捷”。同年12月,日军又集中大量兵力向驻守长寿店地区的第33集团军132师等部阵地发起进攻,双方激战7天7夜,132师阵地多次被突破。张自忠决定用奇兵打击日军神经中枢,调第132师359团于夜间绕道偷袭日军设在钟祥县的总指挥部。部队临行前,张自忠鼓励将士们说:“国家养兵就是为了打仗,打仗就会有伤亡。人总是要死的,多活20年少活20年转眼就过去了。但死有重于泰山,有轻于鸿毛,为国家为民族而死就重于泰山,否则轻如鸿毛。”在张自忠的激励下,奇袭部队一举端掉日军的总指挥部。进攻的日军惊闻老巢被端,陷入极度慌乱之中,张自忠指挥部队趁势发起猛攻,打得日军狂退60里。1940年4月,日军再次集中30万兵力进犯鄂北的随县、枣阳地区。中将军衔的张自忠亲率仅剩的2个团加总司令部直属特务营渡河作战。

  5月1日,张自忠亲笔谕告所部各将领:“看最近之情况,敌人或再来碰一下钉子,只要敌来犯,兄即到河东与弟等共同去牺牲。国家到了如此地步,除我等为其死,毫无其它办法。更相信,只要我等能本此决心,我们国家及我五千年历史之民族,决不致于亡于区区三岛倭奴之手。为国家民族死之决心,海不清,石不烂,决不半点改变。愿与诸弟共勉之。”5月6日晚,张自忠又亲笔给副总司令冯治安留下临阵遗嘱,进一步表示了以死报国的决心。书中说:“因为战区全面战事之关系,及本身之责任,均须过河与敌一拼,现已决定于今晚往襄河东岸进发,到河东后,如能与38师和179师取得联络,即率两部不顾一切与北之敌死拼。设若与38师和179师取不上联络,即带三个团,奔着我们最终之目标(死)往北迈进。无论作好作坏,一定求良心得到安慰,以后公私均得请我弟负责。由现在起,以后或暂别,或永离,不得而知”。“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张自忠率2个团和1个特务营共二千余人东渡襄河后,一路奋勇进攻,在方家集将日军第13师团拦腰斩断,日军遂以优势兵力对张部实施围攻。张自忠面对人数比他多一倍半的日军毫不畏缩,多次指挥部队向日军冲杀,但因寡不敌众被迫退入南瓜店十里长山。5月16日下午2时,张自忠身边只剩下高级参谋张敬和副官马孝堂等8人,他掏出笔向战区司令部写下最后近百字的报告,交给马孝堂并留下遗言说:“我力战而死,自问对国家对民族可告无愧,你们应当努力杀敌,不能辜负我的志向。”激战中,张自忠被日军机枪子弹击中倒在血泊中。为了不让日军俘获,他举枪自戕。一代名将,壮烈殉国。

  蒋介石惊闻张自忠殉国后,立即下令第五战区不惜任何代价夺回张自忠遗骸。继张自忠任第59军军长的黄维纲率部再渡襄河,与日军展开了激战,终于在方家集寻得英烈坟墓,开棺将忠骸起出,重殓后将其运往重庆。灵柩运到重庆时,蒋介石率全体军政委员前往码头迎接,并为之举行了国葬。冯玉祥亲自为张自忠题写了“张上将自忠弟千古荩忱不死”的题词。延安也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毛泽东题写了“尽忠报国”的挽词。

  张自忠,字荩忱。1891年8月出生于山东省临清县唐园村,1914年初,忧愤国事,投笔从戎,历任排长、连长、营长、旅长、师长等职。抗日战争时期,任国民党三十三集团军总司令兼右翼兵团总司令。

  1940年4月中旬,日本侵略军集中了10多万人的兵力,再度侵犯湖北襄樊,首当其冲的就是张自忠所指挥的右翼兵团,张自忠率部浴血奋战,日寇攻了五天五夜,未能越雷池半步,只得掉头鼠窜,张自忠亲率部队,尾追敌人,沿途斩杀无数,敌寇死伤达五六万人。

  同年5月7日,张自忠杀敌心切,率总部直属特务营和74师3个团共2000余人,从宜城窑湾东渡汉江,夜宿距宜城东北6公里的南营。8日拂晓,率部北进,清晨抵长山西麓南瓜店。于是,一场惊英豪泣鬼雄的战斗便在这个小山村一带拉开。在南瓜店,张自忠部队活捉一掉队日本兵,得知敌三昼夜不停息地向北窜犯。我部稍作休息,即冒雨出罐子口向北追,因道路泥泞难行,薄暮方赶到距南瓜店不远的襄阳境境内方家集。知敌刚从这里离开,现行军在方家集东贡几里外,张自忠遂令部队向敌人发起猛攻,我军一发发炮弹在敌阵地开花。直到敌人发现我兵力不多时,便掉过头来猖狂反扑。部队在方家集一带一连激战了两昼夜。

  当时,日军约万人,多于我军数倍,且敌人拥有飞机、坦克,而我军连日行军作战,无一日修整,加之远离后方,得不到补充,又拼杀了几日,几乎到了弹尽粮绝的地步,我军终因力量悬殊,于5月16日,部队被迫退回南瓜店,电台已被敌炮炸坏,与后方联络中断。凌晨,敌人集中兵力,从东南西三面向我南瓜店猛扑,12架敌机在空中盘旋,扫射轰炸,掩护步兵冲锋,我方浴血备战,多次击退敌人。到上午10时许,南瓜店到处是枪炮声,如同六月滚雷,震得大地都在颤抖,尘土硝烟弥漫空际。太阳也变成了昏黄色的圆盘,整个阵地笼罩在铁和血的火海之中。

  张自忠将军始终站在一个小山包上,拿着望远镜一边观察敌阵,一边传令:对敌人要狠狠地打!子弹打完用刺刀拼,刺刀断了用拳头打,用牙咬!

  敌三面围攻,网开一面,企图把我军向北压迫至长山坪开阔地带围歼,三面火力集中到我军不到1平方公里的阵地上。此时,我军已打退敌军5次进攻,伤亡惨重,险况频生。李致远参谋对张自忠说:“敌人三面包围我们,不如暂时转移,重振旗鼓,再与敌作战。”张自忠火了,大声说:“当兵的临阵退缩是要杀头,当总司令遇到危险可以逃跑吗?难道我们的命是命,前方战士的都是士坷垃?什么包围不包围,必要不必要,今天的事有我无敌,有敌无我,一定要血战到底。”

  我军杀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进攻,但敌人凭借其兵力优势,一股刚退下来,另一股又蜂拥而上。我军在弹药殆尽之际,用刺刀和大刀冲杀。突然,飞来一颗子弹从张自忠左臂三角肌处穿过,鲜血立刻渗透了呢子制服,警卫人员不约而同地围在他身边做掩护。

  激战到下午两点,张自忠所带官兵仅剩20多人。敌人包围圈在缩小,情况万分危急。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的张自忠激动地说:“这正是军人杀敌报国的好机会,我决不后退!”接着又飞来一颗子弹从他的胸部左侧穿过,敌人已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眉目可见,敌我短兵相接,混战一起,展开了肉搏,张自忠自知伤重不救,大声对左右说:“我这样死得好,死得光荣,对国家、对人民、对长官问心无愧,大家要努力为国杀敌,勿忘我志!”刚说完,从东南又飞来几颗子弹,张自忠太阳穴和左眉梢上部各中一颗,倒地身亡。

  长山在怒吼,汉江在流泪。人民的好儿子张自忠率部连战9日,杀敌数千,以死报国,坚守阵地,受伤不退,竟以身殉国,时年50岁。其彪炳人寰光辉照耀的民族英烈气概震慑敌军,激励国人奋勇杀敌,直至日军投降


  张自忠自重回59军后,与部下立誓:别的部队可以打败仗,我的部队绝不能打败仗。言下之意,他要与日本人血战到底,除非战死,否则别想打败他。而这位铁骨铮铮的将军,也以生命做到了这一点。

  一、备战临沂。1938年3月,日军进攻临沂,与庞炳勋部激战。由于实力过于悬殊,庞部伤亡惨重,急待援军。张自忠奉调率第59军以一昼夜180里的速度及时赶来增援。张自忠与庞炳勋原是宿仇,但他以国家、民族利益为重,摈弃个人恩怨,率部与庞部协力作战。经过数天鏖战,敌军受到重创,节节败退。中国军队相继收复蒙阴、莒县,共歼敌4000余人。不久,日军再派坂本旅团向临沂、三官庙发起攻势,妄图有所突破。张自忠和庞炳勋部两军奋力拼杀,经彻夜激战,日军受到沉重打击,其向台儿庄前线增援的战略企图被完全粉碎,保证了台儿庄大战的胜利。临沂战役中,五十九军与敌鏖战七昼夜,卒将日军号称“铁军”的板垣师团击溃,取得了振奋人心的胜利,自己也付出了重大的牺牲。

  二、随枣会战。不久之后,张自忠又率部参加了武汉会战,在潢川(Huangchuan)与敌血战十日,重创日寇于河南潢川,随即又被晋升为第三十三集团军总司令,进驻鄂西荆门县一带,在汉水两岸与日寇展开了周旋。从1938年11月到1939年4月初,短短4个月里,张自忠指挥所部接连进行了4次中小规模的战役,歼敌不下4000人。其中二月的京山之役战绩尤佳。国民政府主席林森签发命令,授予张自忠宝鼎勋章一枚。1939年5月2日,国民政府又颁布命令,为张自忠加授上将军衔。

  1939年5月,中日两军在鄂北地区展开了第一次大交锋——随枣会战。5月1日拂晓,日军在强大火力支援下,向襄河以东张自忠右翼兵团一八O师和三十七师发起猛烈进攻。我军凭借工事顽强抗击,以血肉之躯支撑着并不坚固的防线,连续打退敌人三次进攻。战至6日,日军发起第四次进攻,我军阵地终于被突破,狮子山、杨家岗、长寿店、普门冲、黄起庵相继失守。8日拂晓,张自忠率幕僚及总部人员冒雨渡河,向东疾进。5月10日,该师在田家集以西之大家畈伏击日军辎重联队,一举歼灭其1000余人,并缴获军马数十匹、运输艇30余艘、军用地图、弹药给养和药品一大批。由于该辎重联队的覆灭,日军渡河攻击襄阳(原襄樊)之计划落空了。随枣会战中国军队共歼敌1万余人。其中张自忠右翼兵团歼敌4500余人,缴获军马74匹及大批军用物资;自身伤亡4414人,失踪者2702人,其中又以五十九军付出代价最大,伤亡达2153人,失踪者2381人。

  三、冬季攻势。1939年12月张自忠率领右翼兵团参加冬季攻势。12月12日,随着张自忠一声令下,右翼兵团数万大军一齐向当面之敌发起猛烈攻势,枪炮在呼号的寒风中轰鸣,声震山河。战况紧急时,我军各路出击部队纷纷告急,要求后撤。但张自忠不为所动,他在电话中对要求撤退的部将说:“来电总说牺牲惨重,营长以上的官长阵亡了几个?今天退,明天退,退到西藏敌人也会跟踪而追。现在是军人报国的时机,我们要对得起国家,对得起民族,对得起已死的弟兄。希望你苦撑几天,以待援军,免得你我成为国家的罪人!现在只准前进,不准后退!阵地就是我们的坟地,后退者死!” 官兵们咬牙坚持,张自忠适时将总预备队投入战斗,基本稳定了战线。2月14日,张自忠下令反攻,日军抵挡不住,向东南溃退,我军跟踪追杀,斩获甚众。这次全国性冬季攻势,是抗日战争期间正面战场国民党军发动的惟一一次战略性进攻战役。据统计,冬季攻势中第五战区歼敌30804人,俘敌36名,是战绩最大的战区;而第五战区又以张自忠之右翼兵团战绩居首,歼敌1万余人。在后来召开的一次军事会议上,蒋介石说:“冬季攻势以张自忠主持之襄东战场收获最为可贵,实为各战场之模范。”

  四、将星殒落。1940年5月,日军为了控制长江交通、切断通往重庆运输线,集结30万大军发动枣宜会战。当时中国军队的第33集团军只有两个团驻守襄河西岸。张自忠作为集团军总司令,本来可以不必亲自率领部队出击作战,但他不顾部下的再三劝阻,坚持由副总司令留守,5月6日晚致书副总司令兼77军军长冯治安一函: “仰之吾弟如晤:因为战区全面战争之关系,及本身之责任,均须过河与敌一拼,现已决定于今晚往襄河东岸进发,到河东后,如能与38师,179师取得联络,即率两部与马师不顾一切,向北进之敌死拼。若与179师,38师取不上联络,即带马师之三个团,奔着我们最终之目标(死)往北迈进。无论作好作坏,一定求良心得到安慰,以后公私均得请我弟负责。由现在起,以后或暂别,永离,不得而知,专此布达。”他自己亲自率领2000多人渡河作战。 5月1日,张自忠亲笔昭告各部队、各将领:“国家到了如此地步,除我等为其死,毫无其他办法。更相信,只要我等能本此决心,我们国家及我五千年历史之民族,决不至亡于区区三岛倭奴之手。为国家民族死之决心,海不清,石不烂,决不半点改变。”张自忠率2000多人东渡襄河后,一路奋勇进攻,将日军第13师拦腰斩断。日军随后以优势兵力对张自忠所部实施包围夹攻。张自忠毫不畏缩,指挥部队向人数比他们多出一倍半的敌人冲杀10多次。日军伤亡惨重。 5月7日拂晓,张自忠东渡襄河,率部北进。在日军集结重兵南下时,我方主力本应暂时规避,寻机集中力量分别围歼来犯之敌。但是,蒋介石被日方的假情报迷惑,错误判断形势,下令第五战区部队同时围歼南北两路日军。虽然张自忠在河东的部队只有五个师二万余人,兵力仅及对方一半,但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他立即根据自身情况调整部署。然而不幸的是,张自忠的电报密码被日军截获破译,他的军事部署已完全被敌方掌握。日军当即调集两个师团另加四个大队奔袭而来。14日,双方发生遭遇战。15日,张自忠率领的1500余人被近6000名日寇包围在南瓜店以北的沟沿里村。当日上午,日军发动进攻。敌我力量极其悬殊,战斗异常惨烈。至下午三时,张自忠身边士兵已大部阵亡,他本人也被炮弹炸伤右腿。此时,他已撤至杏仁山,与剩下的十几名卫士奋勇抵抗,竟将蜂拥而至的日军阻于山下达两个多小时。激战到16日佛晓,张自忠部被迫退入南瓜店十里长山。日军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向中国军队的阵地发起猛攻。一昼夜发动9次冲锋。张自忠所部伤亡人员急剧上升,战况空前激烈。 5月16日一天之内,张自忠自晨至午,一直疾呼督战,午时他左臂中弹仍坚持指挥作战。到下午2时,张自忠手下只剩下数百官兵,他将自己的卫队悉数调去前方增援,身边只剩下高级参谋张敬和副官马孝堂等8人。不久,大群日兵已冲到面前。根据日方资料,日军第四队一等兵藤冈是第一个冲到近前的。突然,从血泊中站起来一个身材高大的军官,他那威严的目光竟然使藤冈立即止步,惊愕地愣在那里。冲在后面的第三中队长堂野随即开枪,子弹打中了那军官的头部,但他仍然没有倒下!清醒过来的藤冈端起刺刀,拚尽全身力气猛然刺去,那军官的高大身躯终于轰然倒地。这时是1940年5月16日下午4时。张自忠战死后,日本人发现张将军遗体,审认无讹,一起膜拜,用上好木盛殓,并竖木牌。并全军向他行礼,甚至在他的遗体运回后方之时,日军收到消息便下令停止空军的空袭一日,避免伤到张自忠的忠骸。可见,张自忠将军在对日抗战所展现军人武德,连当时崇尚军国主义的日军都为之感动。

  五、小结。张自忠将军自参加抗战以来,与敌军大战四次,小战无数。除最后一次因战死沙场无法对战役结局负责外,其余三次大战无不胜利。有人可能会以他参加的战役有些是中国军队失利而吹毛求疵,比如象徐州会战、武汉会战,但那不是张自忠将军指挥的,他对那些会战的失利完全不负责任,而由他负责或起重大作用的战役,张自忠将军无不胜利。而在小的战役中,他也是无往不胜,以至于敌我双方称之为“活关公”。要知道,日本人对中国历史和文化非常熟悉,对三国这一时期更是极为了解,以关羽比张自忠,可见日本人对张自忠将军的忌惮。现在有些人可能对关羽颇有微词,但日本人不那么看,中国大多数人也不那么看。而抗战以来全无败绩,至死方休,其战绩,其能力,其意志,不独当时罕见,放之于中国千百年之历史,亦所少见。

  由此可知,张自忠将军是抗战第一人,是一个伟大的将领、卓越的军事家和著名的民族英雄。


  “我五壮士绝不以堂堂中华之躯见辱于倭寇”

  背景:

  1941年9月23日,日军分三路向易县进军,妄图包围杨城武司令员指挥的晋察冀军区一分区。24日,3500名日伪军突然包围了狼牙山地区,将邱蔚团以及易县、定兴、徐水、满城四个县的游击队以及周围人民群众共2000多人围住,形势十分严峻。邱蔚团长急速将此情报告杨成武司令员,为解救游击队员与当地百姓,杨城武司令员制定了“围魏救赵”的作战方案,命令3团、20团佯攻管头、松山、甘河一带日军,促使日军从狼牙山东北方向调兵增援,以便于被围的游击队员与人民群众从狼牙山东北方向突围。

  作战过程

  邱蔚团长根据此作战方案将掩护部队转移的任务交给7连。午夜,邱蔚团长指挥部队及当地群众从盘陀路安全地转移到了田岗、牛岗、松岗一带。清晨,日伪军误以为邱蔚团已经被包围,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500多日伪军凶猛地向狼牙山方向攻来。

搜狗截图16年01月11日1151_24.png

  七连的战士在敌人必经的路上埋下地雷,炸得日伪军丢下五十多具尸体慌忙地逃了回去。这让日军指挥官深信邱蔚团已经被包围,随命令部队继续向狼牙山方向进攻。激战中,因寡不敌众,7连战士大部分牺牲,连长刘福山身负重伤。为了让大部队以及7连受伤的战士能安全转移,指导员蔡展鹏最后下令:由六班留下来继续坚守,拖住并吸引日伪军的注意力,掩护其余人员撤离。

t015135a3b1b3045f65.jpg

  就这样,六班班长马宝玉带领葛振林、宋学义、胡德林、胡福才等战士边打边向棋盘陀方向撤退,吸引日伪军的注意 ,把他们引向部队转移的相反方向,最终引上了棋盘陀的峰顶。

  其实通往棋盘陀峰顶的山路上,小路多得数不清,这五名战士有很多次逃生的机会,但他们没有走,因为他们接到的命令是尽最大可能拖住敌人,他们是军人,军人就是要不折不扣地执行命令。这一路阻击,无名战士以以一抵百的勇气,坦然不惧,击退敌人四次冲锋,毙敌五十余人。最后到了棋盘陀峰顶了,此时五位战士已经打光了所有子弹,无法应战。他们的背后就是万丈悬崖,前面蜂拥上来的日伪军冲上山顶,嘴里喊着:“捉活的,捉活的!”五位战士将枪摔坏,相随跃身跳下悬崖。

  刘老庄82勇士“绝不给中华民族丢脸”

  背景:

  1943年春,侵华日军对江苏北部淮海抗日根据地进行大规模“扫荡”。3月17日,日伪军1000余人,分兵11路合围驻六塘河北岸的淮海区党政领导机关。第4连奋勇阻击各路敌人,掩护淮海区党政机关安全转移。

  作战过程

  1942年3月17日,新四军第3师第7旅第19团第4连奉命掩护淮海区党政机关安全转移后,在在淮阴以北老张集、朱杜庄一带与日伪军遭遇。在与日军激战后,转移至老张集西北的刘老庄地区。18日晨,日伪军进行合围。第4连奉命组织防御,掩护主力部队和淮海区党政机关转移,全连82名勇士,英勇抗击日伪军攻击,使主力部队和党政机关安全转移,全连却陷入日伪军重围。

  突围是不可能了,惟有和敌人决一死战。18日上午9时左右,日军发起第一次冲锋,前进30米便被第4连密集的火力打懵了,仓皇散开队形,向后退缩。

080F168E-0272-4E4F-B19C-A28D3AD121B0.jpg

  鬼子清醒过来后,立刻分多路向第4连阵地迂回过来。川岛投入10多挺机枪,集中火力向第4连阵地扫射。在火力掩护下,日军士兵向第4连阵地爬来。当鬼子距离阵地百米左右时,第4连枪榴弹集中打向日军火力点,同时轻重机枪一齐开火,压住了日军的火力。枪榴弹是新四军军工部门的新产品,让鬼子们吃足了苦头。日军第二次冲锋又以惨败而告终,但此时第4连的弹药也消耗得差不多了。

搜狗截图16年01月11日1159_28.png

  看着所剩不多的弹药,指导员李云鹏(江苏沛县人)十分焦急。李云鹏看到阵地前沿几十米内很多日军尸体都带有枪和数量不少的子弹,在和白思才商量后,号召突击小组去取弹药。一排排长尉庆忠最先站出来承担取弹药任务,他风趣地说:“我在团部当过军需干事,验收弹药是我的老本行!”尉庆忠带领突击小组,冲到阵地前沿,鬼子发觉后疯狂射击。冒着日军的枪林弹雨,突击小组取回了阵地前沿日军尸体上的弹药,可尉庆忠却不幸牺牲了

  此后日军又有多次进攻,都被打退。日军改变战术,集中所有的山炮、九二步兵炮、迫击炮、掷弹筒,向第4连阵地猛轰。白思才右手被弹片炸伤,昏迷了过去。苏醒后他挣扎着爬起来,来往于壕沟内,鼓舞士气、安慰伤员、指挥战斗。连部通信员在火线入党申请书中写道:在党最需要的时候,我将把自己的生命献给党和人民,绝不给我们党丢脸,绝不给中华民族丢脸!

  经过一整天的战斗,全连已剩下不到一半人,而且有的身负重伤,没有负伤的,也是饥渴难耐体力不支,而抢回的弹药也快用光了。白思才下命令,把余下的子弹集中给重机枪使用,轻机枪全部拆散,步枪也拿下枪栓,装上刺刀,准备肉搏战。

  该毁掉的枪支全部拆毁了,零部件一一埋入地下,机密文件和报刊也全部销毁了,决不让敌人捞到一点东西。指导员李云鹏用沙哑的声音号召:为了民族的解放和党的事业,坚决迎击敌人最后一次冲锋,杀更多的敌人!

  日军围上来了,一点一点接近第4连阵地。重机枪一阵扫射,日军倒下一部分。子弹用光了,日军重新冲上来,惨烈的肉搏战开始了。当夜幕降临阵地时,喊杀声终于停了下来,因为敌我力量悬殊太大,第4连将士全部壮烈牺牲。

  黄崖洞保卫战“创造敌我伤亡6:1的辉煌战果”

  背景

  在黎城县与武乡、辽县(今左权县)的相邻一带,正是太行山的腹心,百里崇山,峡谷纵横,其中有一座巍峨险峻的高山,名曰黄崖山。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最大的兵工厂———黄崖洞兵工厂就建在这里。八路军视黄崖洞兵工厂为掌上明珠,而华北日军首脑冈村宁茨把黄崖洞兵工厂视为心腹之患,屡次派人进行扫荡,妄图摧毁黄崖洞兵工厂。

  作战过程

  1940年11月,八路军总部特务团奉彭总的命令进入黄崖洞设防,肩负起保卫兵工厂的光荣使命。

d43d7e2bc60e16babbd353.jpg

  八路军总部特务团进驻黄崖洞后,遵照彭总指示,充分利用黄崖洞的有利地形,修筑永久性的核心阵地,组成环形防御。左权副总参谋长亲自到特务团来指导设防工作。1941年8月下旬,按照彭、左首长的意图完成了以黄崖洞为中心的设防任务,筑起一个以营为守备区、连为防区、排设阵地、班组筑工事有机联系的环形防御阵地,能对付敌人从不同方向的进攻。共构筑各种堑壕9000多米,坑道11节,隐蔽部和碉堡190多个。在工厂周围各口,构置了2道防线,3道雷区;各阵地的明碉暗堡群,形成交叉、直射、侧射、仰射、俯射的火力网,既能相互支援,又能独立作战。

  1941年11月8日,驻潞安地区日军第36师团主力山地、葛木两个联队,及独立混成旅团一部,配有工兵、骑兵共5000余人,装备有山炮、曲射炮、掷弹筒等精良武器,以4倍于八路军特务团的兵力,杀气腾腾,分两路向黄崖山袭来。

搜狗截图16年01月11日1158_27.png

  一场激战无可避免。

  原广州军区副司令员欧致富在他的《黄崖洞保卫战》一文中,记载了这场战斗的许多细节——战斗的第一天:拂晓,敌人的重炮、山炮、迫击炮一齐开火了,炮弹由远而近……接着,敌步兵开始进攻了,他们驱赶着100多只羊,在队前趟雷,300多步兵跟在羊群后头,端着枪哇呀哇呀地向前涌来,步兵后面是100多名骑兵,也提着刀在怪叫着。突然,千万个滚雷从天而降,我七连给敌人来了个地雷会餐。前沿各机枪阵地也猛烈开了火。敌阵里顿时乱成一片:躲得头顶的滚雷,又踩响脚底雷;工兵要起地雷,又被两侧地堡机枪打倒,马惊得竖起腿,人蒙得趴在地,可谓人仰马翻。不出半小时,敌人已七横八竖地丢下了200多具尸体……黄崖洞保卫战进行到第7天,温德胜、张仁成、王守城3名战士仍然坚守在这个重机枪工事里。他们居高临下,用重机枪扫射,压得敌人抬不起头来。日军气急败坏,调上了五掷弹筒、迫击炮,猛轰这个机枪阵地。重机枪被打坏,3名战士被上百名日军围逼到悬崖绝顶。他们站在崖边,脱下军帽,向北山的战友挥舞着高呼:“同志们,永别了!”然后,纵身跳下悬崖。

  特务团利用有利地形与进犯敌军激战了整整8个昼夜,最后以打死打伤进犯之敌1000余人,守卫黄崖洞的军民伤亡仅166人,以6∶1的战绩,“开中日战况史上敌我伤亡对比空前未有之纪录”,黄崖洞兵工厂的机器设备无丝毫损伤。黄崖洞保卫战打出了八路军小米加步枪的威风,在国内、国际战争史上创造了以少胜多、以劣质装备战胜优质装备的奇迹,因此名扬世界。特务团被八路军总部授予 “黄崖洞保卫战英雄团”的光荣称号。

  血战在古北口中国七勇士

  背景:

  日本帝国主义侵占东北三省后,不仅没有收敛其鲸吞中国的野心,反而加速了“南下关内,觊觎中原”的进程。1933年,为了达到切断关内与东北抗日义勇军的联系,扩大并巩固伪满洲国的疆界,进而蚕食华北的目的。日本帝国主义向长城一线发起了大规模攻击,负责守卫长城个各隘口的中国官兵奋起反抗,并屡挫日军。只可惜,装备精良的日军不断增兵,而依靠低劣装备和一腔热血与敌厮杀80余日的中国官兵,等来的却只有《何梅协定》。当然,一纸卖国协议掩盖不了“喜峰口大捷”的辉煌,也阻止不了“古北口将军楼七勇士”的流芳千古。

0.jpg

  “没有命令不能撤退”

  1933年,日军集结2万余人向热河发动进攻。结果热河省主席汤玉麟不战而逃,日军128名骑兵就轻取热河省会承德,十天就占领了整个热河省。热河的陷落,让华北暴露在了日军的枪口之下,古老的长城再次承担起了保卫关内芸芸众生的职责。“保卫长城”,响彻在整个华北大地。

  为了保卫“长城”,阻止日军向南进军的企图,东北军、西北军、中央军在华北集结,在长城的300里隘口间与日军展开了殊死之战。负责守卫古北口的是第17军的25师,这支来自南方的中央军,虽然顶着“嫡系”的光环,在华北初春的冷风中很多官兵还穿着单衣草鞋。不过,单衣草鞋的25师官兵在古北口,凭借低了的装备,与日军展开了惨烈的拉锯战。结果,面对日军的狂轰滥炸,师长关麟征负伤,73旅旅长梁凯重伤,官兵死伤无数,不得已只能撤出战斗。在25师撤出战斗时,145团团长戴安澜派传令兵通知守卫在“帽山”的一处观察哨随大部队撤退。

搜狗截图16年01月11日1157_26.png

  但是,这7名蚌埠籍的战士,却拒绝撤出战斗。因为就在25师长撤退时,日军不仅利用优势火力对25师官兵进行狂轰乱炸,同时还派出部队抢占“帽山”。帽山东望龙儿峪长城,北望“将军楼”,西瞰古北口关城,山下就是潮河支流谷地,是145团、146团撤退的必经之路。如果,占领“帽山”,数千中国官兵有可能就会横尸疆场或者被日军俘虏。这7名战士虽然接到了传令兵的指令,但是面对蜂拥而来的日军,以及在日军炮火下艰难撤退的145团,这七名士兵选择了留下来坚守阵地,而他们的班长则命令对自己的士兵“没有命令不能撤!”

  “帽山”其实不是山,只不过是个形状像帽子的小山包,底边围长183米,西侧最高也只有19米。山顶东西长不到20米,西侧南北宽不足3米、东侧不足5米。不过,由于“帽山”南、西、北三面都是80°,有很多凸起的花岗岩,绝对是易守难攻。7名国军官兵,利用地形优势对日军展开了阻击。

  骄横的日军将“帽山”团团围住,认为只需要一次冲锋就可以轻松的夺取帽山。日军没有想到的是,坚守在“帽山”的7名中国士兵,用一挺机枪和6枝步枪让他们付出了惨重的伤亡。遭到迎头棒喝的日军,开始利用人数优势发起“人海攻击”,不过他们的进攻在中国士兵顽强阻击下不仅没有前进半步,反而遗尸无算。日军如同输红了眼的赌徒,调集十几门重炮,并请求了空军的支援,对这个小山头发起了狂轰乱炸。可是,日军用尽了各种手段,每当他们向“帽山”发起攻击时,迎接他们的就是密集的子弹和手榴弹。经过数小时的激战,七勇士虽然打退的日军的多次进攻,但是已有三人牺牲、一人重伤。更为严峻的是,余下的中国勇士子弹打光了,手榴弹甩光了。面对,日军新一轮的进攻,他们就用石头作为武器继续与日军鏖战。石头无法阻止潮水一般涌上来的日军,最后他们挺起刺刀,冲入敌群拼杀,直至壮烈殉国。

  七勇士的壮举,甚至感动了敌人,日军将七位勇士下葬树碑,上题“支那七勇士之墓”。据说还在墓前举行了“追悼会”,号召他们的部队学习七勇士视死如归的献身精神。

  张自忠洗刷“汉奸”恶名

  背景:

  1937年12月,已经攻占南京的日军为了迅速实现灭亡中国的侵略计划,从南北两端沿津浦铁路夹击徐州。日军坂垣第五师团在胶州湾登陆,相继占领青岛、潍坊等地,继而欲经临沂进犯徐州。同时,矶谷第十师团也沿津浦铁路南下,相继占领德州、济南等地,攻占滕县后直指徐州。两股日军妄图在台儿庄会合,取得徐州会战的主动权。为了,歼灭孤军深入的矶谷廉介师团,必须阻击坂垣的第五师团,使其无法与矶谷廉介第十师团汇合。而这阻击坂垣第五师团的最后屏障就是鲁南重镇临沂。

  一战洗刷“汉奸”骂名

  为了保卫临沂,当时的第五战区长官李宗仁派出了庞炳勋的第三军团。庞炳旭部虽然顶着第三军团的称号,其实不过只有5个团,13000余人。他所面对的板垣第五师团,是日军精锐中的精锐,总兵力达到2.5万人,而且不仅装备精良。庞斌勋,经过多日苦战伤亡惨重,已无力抵御日军进攻。

  此时,距离临沂最近的是张自忠的第59军。不过,让第五战区长官李宗仁头疼的是,张自忠与庞炳勋在虽然同属西北军,但是在中原大战时,庞炳勋见利忘义,率部从背后攻击张自忠,险些要了张自忠的性命。另外,此时的张自忠因为在“平静事变”时的一些行径,被举国视为“汉奸”、“卖国贼”。虽然,经过29军老长官宋哲元多方斡旋,张自忠继续担任了59军军长。当他到第59军军部赴任后,他只说了一句话:“今日回军,就是要带着大家去找死路,看将来为国家死在什么地方!”但是,他身上的“汉奸”之名和嫌疑,并没与洗清。如果,派张自忠去援救庞斌勋,是抱薪救火还是出奇制胜,这让李宗仁很犹豫。

  李宗仁的犹豫不决,却激怒了张自忠。他主动前去,向李宗仁请战。被张自忠的大义所感动的李宗仁,立即决定派张自忠所部59军增援临沂。

  在接到命令后,张自忠带领所部星夜兼程,于1938年3月12日抵达临沂北郊的沂河西岸。

  14日凌晨,第59军沿沂河两岸同时出击,以突然之势一举插入日军的右侧背,一夜之间消灭日军近千人。日军立刻放弃了攻城,转向59军。14日、15日,双方在沂河两岸反复冲杀,逐村逐屋争夺,形成了惨烈的拉锯战。在六天的激战中,双方冲杀了数十次,互有极大的伤亡,国军伤亡更大,约六、七千人,全军连排长几乎全部易人,营长伤亡近半数。至此,战斗呈现僵持状态。

  十六日,第五战区参谋长徐祖怡见第59军伤亡太大,一时也难以取胜,便请示李宗仁同意后,令59军向郯城后撤。张自忠强烈要求再打一天一夜。经李宗仁同意后,张自忠立即下令全军师、团长亲临第一线指挥,做最后一战。

  第二天黄昏,第59军将所有的炮弹打向日军。入夜后,全体官兵杀向日军阵地。整个战场杀声阵阵,枪炮隆隆。防守临沂城的第40军也趁机反攻。两军官兵士气大涨,高举大刀冲击四处的日军。激战到凌晨二时,日军终于抵抗不住,扔下大批同伴的尸体向汤头、莒县方向溃退。

  但是,让张自忠没想到的是,日军在得到兵力补充后,在3月23日再次进犯临沂。中国官兵虽然打退了打退了日军的多次勇敢的进攻,同时自己伤亡也很大,。

  第59军奉命又一次增援临沂。25日下午,第59军到达临沂西北地区,立即向日军的右侧背发动攻击,可是面对日军重炮的攻击和飞机猛烈轰炸,许多中国官兵殉国。危急时刻,军长张自忠亲临前线,冒着炮火指挥部队向日军阵地冲击。第59军苦战到29日,国军增援部队汤恩伯的骑兵团和第57军王肇治旅赶到,国军官兵士气大振,凶猛地冲向日军阵地,日军抵挡不住两面夹击,被迫又向汤头方向溃退。

  石牌之战

  背景介绍:

  1943年5月日军攻陷宜昌。5月25日,日军部队渡过清河逼近石牌要塞。第十八军负责戍守石牌要塞,而第十一师胡琏部守备石牌要塞的核心阵地。日军在石牌周边集结了两个师团、一个旅团,其中有被称为“钢铁猛兽”、也是日军在中国战场唯一纯野战部队的第十一军,总共10万兵力扑向石牌。

  “成功虽无把握,成仁确有决心!”

  5月29日,胡琏对下属发令:“从明天起,我们将与敌人短兵相接……战至最后一个,将敌人枯骨埋葬于此,将我们的英名与血肉涂写在石牌的岩石上。”而日军在进入石牌外围主阵地后,由于这一带丛山峻岭,日军步兵仅能携山炮配合作战,抵挡不住中国军队的打击,于是便用飞机轰炸以代替炮击,每天保持9架飞机低飞助战。到了5月30日,越来越多的日军突破外围防御,开始强攻石牌要塞。日军在飞机的掩护下,分成若干小股向中方阵地猛攻,作锥形深入。仗打到这个程度,可以说,敌我双方都是不惜以生命为代价争夺石牌前沿的阵地。这时,战区总司令陈诚曾给胡琏打电话:“守住要塞有无把握?"胡琏斩钉截铁地回答:“成功虽无把握,成仁确有决心!”

  石牌保卫战中,八斗方争夺战是战斗最为激烈的地方。日军每前进一寸土地,必须付出同等血肉的代价。两军在此弹丸之地上反复冲杀。中国军队浴血奋战,击毙日军近2000人,阵地前沿敌军尸体呈金字塔形。当时中央社向全国播发消息称:“宜昌西岸全线战斗已达激烈.每一据点均必拼死争夺。”这是当时战役的真实写照。

  攻击三角岩、四方湾时,日军为了争夺制高点,一度施放催泪瓦斯弹。我军无防化设备,用血肉之躯与敌相拼,竟奇迹般将敌歼灭殆尽。

  在一些地方,随着双方交战的距离越来越近,近到已经无法开枪的地步,双方都拿起了刺刀冲向对方,扭做一团展开肉搏战,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规模最大的一场白刃战。在近乎三小时的近身肉搏战中,附近村民称,在曹家畈附近的大小高家岭上曾有3个小时听不到枪声。三个小时没有枪声的拼杀后,白刃战落下了帐幕,中国军队的阵地没有丢失,败退的是日本人。

  评论:

  抗日战争是一百多年来中国人民第一次取得完全胜利的民族解放战争。

  可是,当我们去回顾这场战争时,会发现这样一个问题。当时的中国虽然拥有广袤的国土和四万万同胞,但是经济落后,民不聊生。反观我们的敌人——日本,不仅经济发达,工业体系完备,还有一亿深受军国主义思想毒害,愿意为天皇“玉碎”的人民。利用这些,日本军国主义者打造了一支规模庞大,武装到了牙齿的军队。所以,我们不禁要问,“我们是靠什么赢得这场战争的?”

  中华民族之所以有如此的“忍耐”精神,是因为中国人民的内心根植着伟大中华民族的精神,爱国主义、英雄主义和民族团结。面对日寇的,面对亡国灭种的危机,原本性格温和的中国人民在爱国主义精神的感召下奋起抗争,几乎是以“赤身裸体的血肉长城抵抗铁嘴钢牙的虎狼之师”。而英雄主义,又激发起广大官兵的大无畏精神。他们虽然讲不出“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类冠冕堂皇的大道理,却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进行了诠释。不论是“古北口的七勇士”,还是“刘老庄82勇士”,以及其他的英雄,他们都是在面对生死抉择之时,决然的选择了“慷慨赴死”的悲壮之路。同样,在中华民族精神感召下,中华民族空腔团结,各方势力“相逢一笑泯恩仇”,在抗战卫国的旗帜下一同作战。在那一刻,他们忘记了忘记当年的私人恩怨,忘记了派系之争,忘记了意识形态的不同,他们心中所想所做的只有一件事,共御外侮。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明星网

GMT+8, 2020-9-28 04:09 , Processed in 0.246993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