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明星网 新闻 美女明星 查看内容

抗日名将王铭章将军有几个儿子?王铭章将军后代 ...

2018-4-7 23:3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7| 评论: 0

摘要:   抗日名将王铭章将军有几个儿子?王铭章将军后代  王铭章(1893—1938),字之钟,汉族,四川省新都泰兴场人, 王铭章(1893—1938) 国民革命军陆军第41军122师师长。  早年参加保路运动和讨伐袁世凯战争,曾以其 ...

  抗日名将王铭章将军有几个儿子?王铭章将军后代

  王铭章(1893—1938),字之钟,汉族,四川省新都泰兴场人, 王铭章(1893—1938) 国民革命军陆军第41军122师师长。

  早年参加保路运动和讨伐袁世凯战争,曾以其禀性正直、骁勇善战而享誉军旅。 著名抗日将领。王铭章在中国抗日战争徐州会战中,因誓死保卫滕县(今山东滕州)而牺牲殉国,为台儿庄大捷的胜利奠定了基础,后被国民政府追赠为陆军上将,是中国军方在抗日战争中牺牲的高级将领之一。

  王铭章有正侧二妻,大夫人周华裕,二夫人叶亚华,育有多名子女,后共长成三子一女。长子王道鸿,次子王道义,三子王道纲,小女儿王道洁。1949年王道鸿,王道义,王道洁留在大陆,历经诸多磨难。三子王道纲与母亲叶亚华前往台湾生活多年,2005年,年近百岁的叶亚华女士和儿子王道纲(黄埔军校25期)叶落归根,定居四川成都。 嫡长子王道鸿在1940年代与原国民革命军24军参谋长陆军少将汪云翔(号紫渊)长女汪慧仙成亲,1948年诞下一子王德明。王道鸿50年代下放阿坝州南坪县教书。 1950年代汪慧仙因伤寒不治去世后,幼子王德明孤苦无依,由外婆汪云翔遗孀樊镜容女士抚养成人。70年代王道鸿结束下放返回成都,后去世。

  1984年9月1日,四川省人民政府追认王铭章为革命烈士;14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对其遗属颁发了烈士证书。 2009年16日是滕县保卫战71周年,王铭章的子孙以及儿媳一行14人来到大邑县建川博物馆,代表王铭章98岁高龄的遗孀叶亚华向博物馆捐赠了7块刚从台湾带回来的词匾,其中3块有蒋介石的亲笔题词,分别书写“民族光荣”、“死重泰山”、“烈比睢阳”。


王铭章,1893年7月4日出生于四川新都县泰兴场。参加川军后,因作战勇敢,他由排长逐级晋升为师长。1935年,王铭章任国民革命军第41军122师师长,授陆军少将,不久晋升为中将。

袍哥将军率草鞋兵开赴山西

王铭章以其禀性正直、骁勇善战而享誉军旅。王铭章及手下很多士兵参加了袍哥,特别讲义气,敢作敢为。因此,他的身后总是跟着一群忠勇的袍哥壮汉。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王铭章等川军爱国将领纷纷请缨抗战。八一三事变后,川军各部编为第二路预备军,下辖两个纵队,出川抗战。王铭章所在的41军与45军、47军编为第一纵队(后改称22集团军。47军抵达山西长治后改隶14集团军),徒步千里经川陕公路开赴抗日前线。王铭章离家之时立下遗嘱,如果他战死沙场,就将他历年俸薪积蓄,连同抚恤金在内,酌情留下部分养家和子女教育所需,其余的全部拿出来开办学校。全家人闻言当场大哭。

10月上旬,22集团军到达宝鸡,因晋北忻口与晋东娘子关受日军猛攻,战况紧急,西安行营奉转蒋介石命令,要22集团军立即由宝鸡乘火车直开潼关渡河,驰援晋东,归第二战区阎锡山指挥。当他们进入山西时,士兵们仍然是单衣、草鞋,粮食又接济不上,每人只背了一杆步枪和两个手榴弹,要在敌人的飞机大炮下浴血苦战,困难之多,不难想象……山西平定县东回村首战中,北路川军一天伤亡1800多人。此后的晋东会战里,凭着一腔热血,拿着四川造枪支一个劲儿往前冲的川军,难敌日军的飞机、大炮,伤亡惨重,却大受委屈——友军嘲笑道:“川军是最糟的杂牌军。”

从日军手上光复平遥县城

太原保卫战打响后,有守城将军之称的傅作义没能守住太原,11月9日,太原沦陷。差不多同时,日军还通过榆次直插太原以南150公里的平遥。这座有着悠久历史的古城,落入敌手。

这时,川军受命移至洪洞县城休整。没过几天,川军接到命令,要求迅速占领洪洞西南方向100多公里的韩信岭,并派部队在平遥一带阻敌南下。122师驻地最靠近平遥城,意欲收复平遥,得到41军军部同意。王铭章派出的侦察部队掌握到,驻扎在平遥县城的日军骑兵,实际上是警戒性质的太原城外围哨兵部队。这些骑兵,一般都不外出,只是偶尔分成两个小队行动,一队守在城里,一队在周边出没。王铭章得报后,一面派部队换上老百姓衣服,在城外村庄埋伏,一面设法联络地方政府,组织力量到附近去拆卸铁路,破坏平遥日军逃跑之路。

11月中旬的一天,平遥城内日军小股部队出城找粮,122师游击部队在老百姓的配合下予以伏击。日军逃回城后,负责人中村少佐听说中国军队只有一个骑兵连,随即改派一个小队长带一队骑兵赶来追杀。这股100多日军遭到王铭章一个步兵团的伏击,伤亡惨重。中村方知形势不妙,打算据城墙固守待援,结果电话打不出去了。紧接着,川军源源不断开到平遥城周围。日军只好弃城,从北门逃走,又遭到川军伏击。这一仗,川军最终消灭了日军400多名骑兵,有200多名骑兵逃走。平遥是整个山西战场从日军手上光复的第一座县城。

22集团军差点被撵回四川

至12月上旬,22集团军在山西作战达40余天,伤亡过半,两个军已没有一个完整的师、团、营。为了继续作战,乃进行编并,每旅两个团并为一个团。至此,每个军实际只有一个师、两个旅,整个集团军实际兵力不过两万来人。川军崩溃了,一路上只要能弄到粮食、衣物,便连买带抢,遇到军械库也砸开大锁,擅自补给。阎锡山告到武汉军委会,请川军立刻走人。军委会下令调往河北河南的第一战区,但与四川颇有渊源的第一战区司令长官程潜也不要,说川军是“烂部队”。蒋介石一气之下声称要将22集团军统统赶回四川。

眼看22集团军成了没人要的抗战弃儿时,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接受了他们。当时,李宗仁正筹备在山东南部与敌决战,不料当时的山东省主席韩复榘率军不战而逃,留下大片的空白地区,李宗仁急需部队填补。于是,蒋介石便将22集团军调往第五战区。

1937年底,日军占领浦口和济南后,开始由津浦路南北两个方向合攻徐州,企图消灭郑州、武汉间中国军队主力,一举攻占武汉。就在这时,王铭章率122师随22集团军各部来到徐州。李宗仁举行了热烈的欢迎仪式,并打电话给国民党军事委员会争取为川军改换装备。

王铭章率122师进驻滕县

李宗仁向川军将领介绍了第五战区的形势,表示希望川军迅速填防徐州以北津浦线的空虚,阻止日军南下势头。具体进军路线是从徐州沿铁路北上,经由临城,抢占滕县和邹县,确保徐州安全。川军立即动员起来,准备北上。

1938年1月4日,日军占领曲阜和兖州。日军随即沿津浦线南下,分别向济宁和徐州方向开进。1月5日,日军攻陷邹县。邹县再往南,就是滕县,滕县以南就是徐州。驻滕县的韩复榘部队闻风逃跑。而就在邹县沦陷当天半夜,川军22集团军先头部队745团抵达临城车站。李宗仁得到这个消息,非常高兴,令第45军125师各部迅速挺进,抢占滕县及以北地区。

临城和滕县处于川军控制之下,徐州之危解除。李宗仁赶紧向22集团军总司令邓锡侯道谢,同时请他将集团军总部设到临城,部署滕县、台儿庄、临城一带防线。22集团军总部根据125师汇报的情报,对各部进行部署分工。其中,41军122师为集团军总预备队,驻防台儿庄。王铭章立即率部开至台儿庄,在防区修筑永久性的坚固防御工事。

春节过后,由于刘湘去世,邓锡侯奉命回川担任要职。22集团军副总司令孙震升任总司令,王铭章代理41军军长,兼122师师长。不久,孙震命令122师进驻滕县及附近地区,掩护集团军之右侧背。


  “我们身为军人,牺牲本为天职,虽战至一兵一卒,亦无怨尤。不如此,则无以对国家,更不足以赎川军20年内战之罪愆!”作者李幺傻川军战士李长维和何宏钧从四川盆地一路走到了太行山区的时候,张自忠将军所部59军的另一名士兵阮明刚,此时刚刚被抓了壮丁。

  这一年,阮明刚16岁。

  一天,16岁的阮明刚在湖北省随县安居镇的姨妈家做农活,田地里突然来了几个人,穿着黑色衣服。他们看到阮明刚,二话不说,就用绳子捆了起来,然后带到了乡公所。乡公所里还有一些青年,都和他一样被五花大绑,阮明刚一个人都不认识。到了黄昏,这些人都被解开绳索,吃了一顿饭后,就跟着几个当兵的人走了。走在黑暗中的乡间小路上,阮明刚牵挂着他放在田地中的农具,还有,姨妈也不知道他突然离开了,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走了半夜,阮明刚走进了一座兵营里,阮明刚此时才明白,他是被抓了壮丁。那时候,国民政府向各地摊派征兵名额,当地的保长为了完成任务,见生人就抓壮丁,谁家没有钱的也会被抓。

  后来,阮明刚才知道,他走进的部队是张自忠的59军。在张自忠的严格训练下,阮明刚成为了一名合格的战士。再后来,阮明刚跟随张自忠渡过襄河,向日军主动出击,张自忠将军牺牲于斯。

  再后来,阮明刚跟随黄维刚军长抢夺张自忠将军的尸骨,也将日军的指挥官杀死了。

  阮明刚被抓了壮丁时,李长维还在川军里。

  长途跋涉来到山西前线忻口后,李长维才学会了使用步枪和投掷手榴弹。那时候,步枪和手榴弹是中国士兵最基本的装备。

  李长维说,忻口战役打得很惨,尤其是在夜间反攻战中,中日双方发生了混战,军长郝梦龄、师长刘家麒、旅长郑廷珍都牺牲了。在抗日战场上,郝梦龄是中国阵亡的第一位军长。

  山西战事告一段落后,李长维和何宏钧接到命令,要开往徐州。

  李长维、何宏钧、阮明刚,从不同的方向赶往徐州。徐州的上空,战云密布,中日双方的几十万军队在这里集结,一场大战即将爆发。

  何宏钧最先赶到山东藤县,他所在的41军打响了藤县保卫战。41军的代理军长为川军将领王铭章。王铭章接到的命令是,坚守藤县三天,拖住日军。三天后,大批军队就会来到。

  王铭章知道依靠装备简陋的41军,是无法阻挡如狼似虎的日军的,他召集全军将士,誓师道:“我们身为军人,牺牲本为天职,虽战至一兵一卒,亦无怨尤。不如此,则无以对国家,更不足以赎川军20年内战之罪愆!”

  41军部署尚未完成,日军就开始了攻击。面对排山倒海一般呼啸而来的日军,王铭章将所有的部队收缩进城里,与日军对抗,他坚壁清野,焦土阻击,将城门全部封堵,日军很难攻打进来,而他们也无法出去。王铭章昭告全城官兵:“死守藤城,将士同心,城存与存,城亡与亡。”

  王铭章和41军全体将士实现了自己的誓言。


  何宏钧说,原定坚守三天的藤县县城,41军坚守了四天半。攻打藤县的是日军第10师团濑谷支队,兵力多达7000人,各种大炮几十门,坦克几十辆,飞机30多架,而41军没有大炮,没有坦克,更没有飞机支援,只有迫击炮。这种迫击炮和日军的大炮也不是一个等量级的。日军的大炮一旦发现目标,就展开地毯式轰炸,而41军数量稀少的迫击炮打两炮后,就赶紧转移,否则会被日军大炮轰炸。当时41军的装备和日军濑谷支队比起来,就像大刀长矛与机关枪相比一样。

  激战一天过后,何宏钧所部的营长负了重伤,副营长指挥作战,连长、排长几乎伤亡殆尽,新兵何宏钧做了营部副官。

  第二天,何宏钧也负伤了。

  日军在飞机、大炮的配合下,猛攻还没有来得及构筑工事的藤县县城,城墙倒塌,城门失陷,日军渐渐逼近县城中心的十字街道,王铭章带着警卫排在十字街道阻击,大呼杀敌,一架日军飞机掠过空中,投弹扫射,王铭章身中七弹,全身浴血。卫士扶着王铭章,王铭章用最后的力气高喊:“不要管我,快杀鬼子。”喊完后,就闭上了眼睛。

  警卫排全部壮烈殉国。

  电影《血战台儿庄》里有王铭章死守藤县的情节,在日军四面合围中,王铭章拔枪自尽,当时的实际情况是,王铭章被日军飞机机枪扫射阵亡。

  县城的战斗还在继续,每一条巷道、每一座房屋,都在激战。

  何宏钧说,到处都是硝烟,到处都是火光,耳朵边到处都是爆炸声,川军子弟们,只要还能动的,就和日本人打。

  第四天,枪声逐渐稀疏,日军占领了藤县。在一座大宅子里,300名重伤的川军子弟,听到藤县失守的消息后,他们拉响了手榴弹,300人全部牺牲。

  何宏钧跟着轻伤员突围出来。

  据后来的资料记载,当年从藤县突围而出的川军子弟,仅有17人。

  此役,日军第10师团濑谷支队死亡2000余人。

  何宏钧退出了徐州战场,李长维、阮明刚分别从不同的方向来到了徐州战场。


  抗日英烈赵渭滨(1894-1938),原名渭宾,字象贤。四川成都人。国民革命军陆军第41军122师参谋长。2014年9月被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授予抗日英烈荣誉称号。

  赵渭滨烈士照片

  赵渭滨烈士简介

  赵渭滨烈士原名渭宾,字象贤。男,1894年出生,四川成都人。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赵渭滨任第41军122师参谋长,随川军出川抗日,参加平型关战役。后转战于山西娘子关、芹泉、榆次等地,给日军以重创。1938年1月,赵渭滨随部由山西转赴山东临城(今薛城区),参加徐州会战。3月上旬,日军矶谷师团由津浦线向南进犯,企图攻占徐州,赵渭滨随部固守滕县。3月14日,日军在飞机和密集炮火的支援下,开始向滕县发动猛攻,赵渭滨随部奋勇抗击,与日军激战3昼夜,始终坚守滕县县城。17日拂晓,日军调集数十辆装甲战车和大量炮兵,重新组织进攻。下午,因兵力悬殊,日军攻入城内。赵渭滨在西关外电灯厂附近指挥战斗时,遭日军机枪扫射,中弹牺牲,后被追晋为陆军少将。

  赵渭滨烈士生平经历

  少年时代

  赵渭滨,父亲是当时官办的制革厂职员。赵渭滨童年正值甲午中日战争,八国联军入侵,国家多难之秋,中华民族濒于危殆。入学校后,得到当时已倾向于民主革命的成都著名学者李培甫、视祀怀诸先生的教育,深受反帝爱国思想的影响,常有“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等议论,少年时就埋下了“以身许国”的根。

  军旅生涯

  1911年辛亥革命后,四川革命政权为防备清廷残余势力,组编学生进行军训,成立学生军,赵渭滨年己18岁,即毅然参加,次年转入四川陆军军官学堂。1914年,他在军官学堂第二期毕业,到属于国民党系统的熊克武部队任职,初任讲武堂教主宫。1920年转入部队,在熊部第一师(师长喻培橡)任少校参谋。1924年随喻师参加讨贼(曹混)军,部队屡为北洋军阀在势力所窘,被迫退出四川,驻防于贵州、湖南一带.不久,孙中山先生任命熊克武为建国军五省联军副总司令,准备北伐,赵渭滨调任喻师参谋长。之后,凭同学同事关系,在四川军界中担任幕僚职务,先后在二十八军十一混成旅、川康边防军第二师、第三师、四十一军一二二师等部队任参谋长职,直到1937年出川抗战。

  藤县殉国

  七七事变前后,日本军国主义对中国的侵略和压迫一天比一天严重,赵渭滨的以身许国抗拒外侮的思想也日趋成熟,很自然地接受了党中央关于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主张。为了进一步认清形势,赵渭滨阅读了大批有关抗日救亡的进步书籍。“八·三”以后,在全国人民同仇敌怕要求抗日的呼声中,赵渭滨与一二二师师长王铭章将军毅然请缕杀敌,抛家别子,奔赴前线。

  1937年12月,敌军占领济南,其后续部队陆续在青岛登陆,山东战局日趋紧张,1938年初,赵渭滨随王铭章师长奉调由山西转赴山东前线。3月初旬,日军矶谷师团由津浦线向南进犯,企图攻占徐州。王铭章将军奉命固守滕县。从3月14日起,敌军即开始全线进攻,我军奋勇迎战,虽然阻住了敌军,但由于装备劣,死伤惨重。到3月17日下午,敌军已占领滕县南面城墙和东关,王铭章亲临城中心的十字街口指挥督战。至5时许,西、南两面城墙我军死伤殆尽,陷于敌手,敌人从城墙上集中火力向城中心射击。王铭章率部突围夺路不成,乃从城西北角登上城墙继续指挥作战,这时敌军已占领西门城楼,继续向前迫进,在此万分危急的情况下,王铭章和赵渭滨及其他随从人员乃利用城墙上的电线缝城出去,准备到火车站去指挥布置在那里的一二四师三七二旅继续与敌人搏斗,不料刚走到西关外电灯厂附近,即被西门城楼之敌军发现,一阵机枪扫射,王铭章腹部中弹,伤势危殆,赵渭滨中弹倒入城壤,当即牺牲,王铭章旋因伤重气绝。同时中弹牺牲者还有一二二师副官长罗甲辛、少校参谋谢大塘等十余人。这时已近黄昏,少数幸存者乃利用黑夜突围,绕道微山湖转至后方。

  王铭章和赵渭滨阵亡后,集团军首长曾以重赏寻求忠骸,直到1938年四月,才在当地群众协助下被红十字会人员找到。王铭章的忠骸随即运回四川,赵渭滨的忠骸未能运回,在滕县就地安葬。

  人物年表

  1893年,出生于四川成都市一个小职员家庭。

  1912年,进入四川陆军军官学校学习。

  1920年,任熊克武部第一师少校参谋。

  1924年,任熊克武部第一师参谋长。

  抗日战争前夕,任川军第四十一军一二二师任少将参谋长。

  1938年3月,在藤县保卫战中壮烈殉国。

  性格爱好

  赵渭滨虽然多年在军界工作,但性格和爱好仍不脱文人的气度。由于早年受李培甫先生的影响,所以旧文学根基很厚(赵渭滨牺牲后,成都的著名文人刘豫波先生的挽联中有这样的评价:“久病说当年,最难忘春树淡诗,自愧我识途老马”)。1926年以后,生活比较安定,他便根据自己的喜好,购买了大批书籍,其中包括廿四史、各类子书、名家诗词文集等。对于能代忠臣义士的著作,如岳忠武王集(岳飞)、文山先生集(文天祥)、史阁部集(史可法),更是百计求购,置诸案右(这些情况见赵渭滨在书上所写的跋语,这些书现藏于四川大学图书馆)。在史书中,尤其重视明史、宋史。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明星网

GMT+8, 2020-10-1 02:13 , Processed in 0.207855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