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明星网 新闻 明星同款 最强明星 查看内容

少帅杨宇霆结局是什么 杨宇霆被杀真相揭秘 ...

2018-4-7 23:4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3| 评论: 0

摘要:   电视剧《少帅》讲述了少帅张学良传奇的一生,张作霖死后,张学良接替父亲的位子,与父亲的左膀右臂杨宇霆起了冲突,杨宇霆很有心机,也居功自傲,和张学良的冲突越来越大。电视剧《少帅》中余皑磊扮演的杨宇霆是 ...

  电视剧《少帅》讲述了少帅张学良传奇的一生,张作霖死后,张学良接替父亲的位子,与父亲的左膀右臂杨宇霆起了冲突,杨宇霆很有心机,也居功自傲,和张学良的冲突越来越大。电视剧《少帅》中余皑磊扮演的杨宇霆是个精于谋略、心机颇深的人。作为奉军最年轻的总参谋长,杨宇霆被老帅张作霖视为左膀右臂,但由于自持功高而妄自尊大过分跋扈,他与少帅张学良之间的利害冲突日积月累,最终招来杀身之祸。少帅杨宇霆结局死了吗?杨宇霆最后是怎么死的?

  日本方面,菊池找到町野说有人要买杨宇霆的情报,请求町野收集杨的情报。而另一方面,杨宇霆在会议上态度强硬的对学良的决策大加干涉,完全不给学良留面子,学良此时已埋下处死杨的种子。

  东京各大小报接连登出学良被置毒暗害的谣言,学良举行会餐会辟谣,而老人张作相借口牙口不好拒绝出席会参会。会餐会还有另外一个目的,学良提出收到东京来电,田中内阁已经默认东北统一一事,所以东北易帜势在必行,并让杨宇霆张罗东北的易帜统。

少帅杨宇霆结局是什么 杨宇霆被杀真相揭秘

  1928年12月29日,张学良宣誓,东北完成易帜统一。但是杨宇霆依然我行我素、倚老卖老,也就在这段时间,徐承业买来的情报表明杨宇霆与常荫槐互相勾结秘密扩充其军力。时奉杨宇霆父亲八十大寿,学良携凤至来给杨父磕头拜寿,杨府铺张扬厉,车水马龙,盛极一时,以厚礼隆重道贺却遭杨及众人冷落,然杨宇霆进门之时,则人人作揖奉承。

  面对杨如此强大的号召力,学良担心杨兵不见血刃地取他而代之。在杨家受到的冷落,让平时温顺的凤至也被激怒了,凤至的怒火让学良更加确定自己的感觉没有错,东北的今天就是德川家康时代。张学良决定“卜以决疑”,扔银元来看看天意是该留还是该杀。

少帅杨宇霆结局是什么 杨宇霆被杀真相揭秘

  学良因为在杨宇霆的事情上和凤至产生分歧,大发脾气,跟王树翰说不想再做总司令,这个时候杀杨之心已经暗许,恰逢杨宇霆和常荫槐一唱一和的强迫学良办东北铁路办公署,让常荫槐任铁路督办,逼学良在公文上签字,留两人吃饭,在饭桌上边吃边聊,却被两人拒绝。这一切让学良杀心顿起,命令警务处长高纪毅,以阻挠国家统一之罪处决杨常二人。

  1929年1月10日杨常二人被枪杀。胡兰春不顾众人反对,主张给杨宇霆设灵堂办丧事,学良亲自上门拜祭,送上挽联,并给杨夫人写下亲笔信解释杀人的苦衷。张学良处决杨常二人震惊四方,面对各方的批判,学良对此事态度依旧强硬,要学唐太宗搞东北的贞观之治。

  然外界评价学良杀杨常的行动是中世纪争夺政权的喋血亲友之间的表演,说杨一死,对日外交上少了一个折冲樽俎的得力人物,内政上也少了个掌控全局深入实际的辅佐人才。日本方面得到杨常被杀的消息,非常的不安,害怕学良的内心激荡着某种反日情绪。

  杨常一时风波未平,张学良统一祖国的步伐也并因此而未停下,广州号的到来就是这一方针的最好体现,学良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能实行真正的空中南北合一。

  历史上杨宇霆的结局是什么?

少帅杨宇霆结局是什么 杨宇霆被杀真相揭秘

  历史上的杨宇霆是内政、军事上的肱骨之臣,文韬武略戎马一生,其功过得失也备受争议。出演争议色彩浓厚的历史人物,余皑磊在接受采访时坦言,“刚拿到剧本的时候,也有过困惑,因为大家对杨宇霆的评判其实是两极化的。”

  余皑磊也和导演张黎探讨,如何去呈现这个角色,“我可能不会用是非对错或者功过来定位杨宇霆这个人物,而是在尊重整体创作的基础上,尽量真实、准确地去诠释这个人物。”

少帅杨宇霆结局是什么 杨宇霆被杀真相揭秘

  从曝光的剧照来看,军装加身的余皑磊眉宇间英气与傲气兼具,神情淡漠而意味深长,气场由内而外,似大局在控。剧本展现的杨宇霆是个精于谋略、心机颇深的人,以前演的军人相关的角色都相对外放,但这个角色是一种内在的力量。”

  杨宇霆比张学良大十岁,他们的年龄差其实很尴尬,不像长辈也不像同辈。杨宇霆既不能与张学良善处,张学良也不能容忍这样一位尾大不掉的父执,所以是历史把他推到了这个位置,这个结局也有一定的必然性。”


  张学良告诉王树翰,他不止打落牙齿和血吞,是连舌头都咬断了,一山容不了二虎,王树翰听出他未竟的狠厉之意,劝他不要鲁莽行事。

  杨宇霆带着常荫槐去找张学良,他认为东北铁路应该联通联运统一管辖,必须成立东北铁路督办总署,督办必须是常荫槐,两人拿出公文和笔一定要张学良签字,张学良说这涉及外交不可草率,看两人不依不饶退一步说留二人吃饭再说,两人却拒绝了称晚上再来。看着两个时时在自己面前都要说一不二的人离开的身影,张学良叫来了警卫处长高纪毅,命令他以阻挠国家之罪在帅府老虎厅办了他们。

  夜晚,毫不知情的杨宇霆和常荫槐进入了老虎厅,两人还嬉笑着谈论酒菜,就被早就整装待命的警卫制服并立即处决了,张学良关上卧室门,听到枪声的于凤至惊惶的抱住了他。

  张作相等人到了帅府,杨常二人的尸体被拖出府外,面对张作相的质问,张学良说若是自己不对会向东北父老请罪,可他自问没有做错,张作相让他好好办理二人后事。

3ZN119Z80245_副本.jpg

  东京方面一向认为张学良是杨宇霆的傀儡,杨宇霆被杀的消息令他们震惊,菊池武夫更是觉得如此棘手的继承权问题张学良没有选择向日本寻求一丝的帮助,很可能说明他的内心激荡着某种反日情绪。

  鲍毓麟和张廷枢玩笑般说起张学良手段厉害,张作相严厉的批评二人要记住血淋淋的教训和天下归一的道理。

  胡兰春执意帮杨家设了灵堂,前往吊唁的人不在少数,张学良和于凤至带了挽联亲去吊唁,他想起杨宇霆的专断跋扈,摘帽的手犹豫下来。张学良给杨太太写了亲笔信解释自己此举的无奈,杨太太目不识丁大事不懂,只一味痛哭。

  张学良到了北陵别墅,他告诉赵一荻,郭松龄现在可以含笑九泉,因为自己杀了他生前最恨的人。张学良问到学校的反应,赵一荻犹豫的告诉他,他们说杀杨常的行动就是中世纪争夺政权喋血亲友之间的表演,杨宇霆一死,对日外交上少了折冲樽俎的得力人物,内政上也少了掌控全局深入实际辅佐的人才,此举太过轻率。听到如此尖锐的批判,张学良气怒的扔了咖啡杯,但他知道只有在最亲的人面前才能听到这样的话,他说要学唐太宗搞东北的贞观之治。冯庸请发小喝酒却没有叫张学良,他说再有神圣的理由,杀与自己熟透的人总不是好事。

  春节将至,张学良在报纸上看到交通部次长赵庆华和四女赵一荻断绝关系的声明,别墅的佣人告诉他,赵一荻看了哭得很厉害。此时正是新春将至,张学良对也已经看过报纸的于凤至说,赵一荻才十五岁就要无家可归,自己没有精力也没有时间去处理,让她帮自己处理一下。于凤至虽然心里难受,但是她体谅张学良不堪重负精力透支也想帮他解决事情。


  张学良对杨宇霆的忍耐似乎已经到了极限,甚至有了死人是不会说话的想法。东京各大小报纸接连登出张学良被置毒暗害的消息,上海天津等地报纸也纷纷转载,张学良也确实有一个多星期没在公开场合露面了,他命令属下今晚搞个聚餐会,通知各部门负责人都来尤其是杨宇霆。

  杨宇霆得到会餐消息后,他叮嘱常荫槐提提缩减兵工厂的事,如果张学良拿财政说事,就说他们铁路部门能解决这个问题。常荫槐早已将杨宇霆当成自己的主子,对他惟命是从。

  会餐时,张学良喝了不少,说到日本报纸对自己的造谣,希望他们帮着自己辟谣,他说东北易帜已被日本默认,让杨宇霆帮着张罗这件头等大事,杨宇霆一笑后带头拍手称是。

  冯庸飞回奉天,带回了蒋介石的亲笔信,蒋介石答应仅外交一项由南京负责,其余内政均有我方继续主持,这封信仿若张学良危难之时的及时雨。

1453700767579268.jpg

  张学良本来由会议研究决定元旦易帜,蒋介石却发电决定提前三天,张学良答应听从中央决定,于是,在一九二八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东北挂上了青天白日旗。张学良身穿中山装在孙中山像面前宣誓实行三民主义,恪尽军人天职。在东北政务委员会和中央代表合影的时候,杨宇霆竟然夹了个皮包提前走了。杨宇霆觉得自己是要帮大帅管好东北这个家,所以大事小事自己都得一手抓。

  杨宇霆要给老父大办八十寿宴,广发请柬后,各路军政要员都来道贺,昔日五省联军总司令孙传芳主动担任总招待,潘省长亲自到大连去请来了京剧名角程砚秋。

  张学良和于凤至捧着厚礼亲自前往还恭恭敬敬的给杨父磕了头,众人只顾听戏无人与之招呼寒暄,而杨宇霆到来后,大家却纷纷起立跟他打招呼。一个在野的人竟然有如此的号召力,这么多军政要人都是其门生故旧,他完全有能力兵不见血刃的取自己而代之,这就是张学良此时心中最真实和最残酷的认知,在一片恭贺声中,他和于凤至黯然退场,而杨宇霆仍在众星捧月的场景中关注到这不出所料的一幕,他扬起的嘴角足以诠释他内心的志得意满。

  回到家,从来不会使小性子的于凤至都被激怒发火了,张学良感觉东北的现在就是德川家康时代,忍字头上一把刀,他决定遵从古人所说的“卜以决疑”,用掷银元看看天意,结果三次的投掷结果和张学良的内心所想一致,可是事关杀人,于凤至惶恐害怕,张学良自己也未必能立即下定决心。


  张学良回到家,于凤至先发制人,说东北大学的总章程既然是他这个三省领袖亲拟就不可视同儿戏,如果有什么非办不可的女眷可以送到冯庸的私立大学,张学良说冯庸正在代表自己和蒋介石谈判,全是公言不适合谈私事,他要于凤至带上八色厚礼捎上兰谱去拜访杨宇霆的老婆最好能结为干姐妹,张作霖的人情世故论有必要践行。于凤至觉得有点唐突甚至是巴结,张学良觉得杨宇霆烫手难以掌控,以无任之身在任何会议上都对自己颐指气使,自己连老子的气都不受还能受他的气不成,于凤至没想到东北两大支柱到了如此地步,立马备礼去拜访了杨太太。

  于凤至走后,杨宇霆说妻子糊涂,自己是张学良的叔叔辈,结拜姐妹是乱了辈分,自己要的是这个长辈的话语权,这次要驳他回面子。

  王树翰回到奉天,说蒋介石最厉害的举措是与英美签立了关税条约,这就表明英美承认了南京国民政府支持蒋介石统一中国又孤立了日本,张学良觉得自己没有看错蒋介石。

  杨太太到帅府将礼品退给了于凤至,于凤至建议张学良让杨宇霆去当个县长杀杀他的锐气,张学良大笑着说她跟自己是一条心,这天夜里,他没有去北陵别墅。

1_meitu_1.jpg

  王树翰告诉杨宇霆,少帅希望他去欧美考察,杨宇霆说东北的最大敌人是日本,其中种种复杂工作没有自己谁都玩不转,日本公开造谣背后生事无非就是担心自己留在东北左右政局,王树翰暗示他收留门客太多不妥,杨宇霆不在乎的说都是些棒打不散的。

  赵喜顺执意离开帅府,交接时他告诫徐副官,在帅府做事得讲究公道,新主子伺候好了老主子也不能忘记了。喜顺给正在打麻将的四位姨太太斟完茶后就悄悄离开没有惊动任何人,只有于凤至目送着他离开,随后她叮嘱徐副官,作为张学良的总管,应该劝他将工作生活的中心放在帅府。

  赵一荻想念亲人,她哭着给天津父母打长途电话一打两个小时,但她还是舍不得离开张学良,张学良却公务繁忙,给她回天津和独守空房两条选择,赵一荻希望他一周能留两天的时间给自己。

  奉天的财政养活不了庞大的奉军,张学良大张旗鼓的裁军,将四十个师缩编成十五个旅,并且从自己的卫队营开始。消息传出,络绎不绝的人过来找张学良,张学良太过忙碌疲累又犯了毒瘾。

  崔厅长拿着公文未能等到张学良批复,他找了杨宇霆,杨宇霆带着此人闯到少帅府寝楼大喇喇的催张学良签字,此时张学良正是毒瘾发作,他害怕人看出来想都未想就签了字。事后,杨宇霆告诉崔厅长,张学良还是个孩子,得要个长辈督促着,以后有此类事情尽管来找自己。

  东北易帜势在必行,日本内阁也只能默许借以缓和中日关系,菊池武夫认为这是徒有其表的统一,他告诉总领事,有人出价收购杨宇霆的情报。

  对于易帜统一,杨宇霆坚持不见兔子不撒鹰,他在会议上宛如当权者的做派令张学良憋火至极,但张学良忍住了,还是按杨宇霆的意思给南京发了电文。


  1928年,日本公使芳泽谦吉到中南海居仁堂,传达田中首相敦促张作霖尽快解决满蒙悬案的意思,张作霖三言两语将他敷衍走了。韩麟春中风后半身不遂,三四军团的担子都落到张学良身上,杨宇霆自请带兵,张作霖觉得他们各有所长通力合作还可以解除心结,试试也无妨。

  河本大作在中东路制造了两次爆炸,他认为日本若是无法再用政治手段控制张作霖,关东军就必须挺身而出彻底的解决。关于这两次爆炸,各国均怀疑是白俄匪徒所为,西方报纸没有一家提到日本。

  张学良告诉于凤至她送的墨镜丢了,年夜饭会邀请在北京的几个处长吃,让她给准备几分礼物,于凤至感觉他和张作霖闹了别扭,知道是因为杨宇霆的事后说此人不如韩麟春厚道,张学良说所以他要提前和下属打个招呼。饭局上,在张学良的“循循善诱”下,各位三四军团的关键人物明白了张学良想看好戏的心态。

  张作霖请菊池武夫过来喝茶,在他面前数落起芳泽公使的傲慢,说知道东京对自己不满意,但是自己也无法做到让人人满意。菊池武夫几回话都没说出口就被张作霖打断了,还遇上张学良和杨宇霆过来谈工作,只好告辞离开。

1453700767579268.jpg

  张学良在张作霖面前表示,三四军团全体都将听从杨宇霆的监督垂顾,杨宇霆也表示张学良处处周到,还安排胡兰春做了秘书长,两人表现得和睦融洽,张作霖满意点头要二人好好相处。

  日本总领事及关东军司官令官召开会议讨论张作霖的生死,他们都要菊池武夫发表意见,菊池武夫说张作霖是个聪明能干讲实用不讲规则的人,这样的人不会激进冒险与日本大规模的冲突,所以可以让他多活几天,总领事却说不知道日本高层会不会听取他的意见。散会后,河本大作告诉深菊池武夫,关东军司令官已经在今晨下令派人前往北京谋划在华北干掉张作霖。

  张学良问杨宇霆,为什么不能好好经营东北造福桑梓,杨宇霆说向关内发展没有错,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城,而且东北最大的实力派是日本人,与他们争食没有太大好处。日本人在张作霖身上投资却发现在他身上得不到任何获利,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这也是张作霖面临的险境。张学良深感父亲陷入一场巨大的赌注中。

  芳泽公使不断的到府上与张作霖协商,要他答应他们的条件,日本人会设法阻止北伐军渡过黄河,张作霖说打不过可以回到关外,公使威胁他不是想走就能走的,如果固执己见日本会采取措施,张作霖毫不示弱的宣战,公使无法谈下去只好走了。

  张学良与杨宇霆商议后,回京劝张作霖要知道进退,回关外镇守奉天,不能让日本人为所欲为,还说这也是张作相和汤玉麟的主意,大家共同进退。张作霖被儿子的诚意和现实局面说服,还让他在号令各级长官大佬召开紧急会议的文书上代自己签字。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明星网

GMT+8, 2020-9-26 08:16 , Processed in 0.239077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