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明星网 新闻 明星同款 最强明星 查看内容

等了两年,这部最值得期待的爆款美剧回来了

2018-5-11 15:0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8| 评论: 0

摘要: 如果有一个地方,可以实现你所有最野蛮的幻想,而你的任何行为都不会被审判,将会怎样?暴力、血腥、奸淫、杀戮……在西部世界游戏园区,这一切都发生了。

如果有一个地方,可以实现你所有最野蛮的幻想,而你的任何行为都不会被审判,将会怎样?

暴力、血腥、奸淫、杀戮……在西部世界游戏园区,这一切都发生了。

名为“接待员(Host)”的机器人承担游戏NPC(非玩家角色)的功能,引领玩家参与为数众多的故事支线。游戏发生在真实的场景中,如西部小镇、荒野、牧场,这些智能化的接待员们也和真人在外观上别无二致。

接待员忠实于自己的工作,扮演妓女、牛仔、农夫、暴徒。日复一日,他们被玩家折磨、强奸、射杀。又日复一日,他们的身体被修复、记忆被抹除,重新上岗。

大多数玩家在此得到了所谓真实的快感,他们宣称自己在杀人和性爱中找到了自我。但万一,这些智能机器人也找到了自我呢?

罪恶的土地上,《西部世界》的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成为高分爆款

《西部世界》由乔纳森 · 诺兰担任导演,老戏骨演员班底,第一季成本高达1亿美元,堪称HBO继《权利的游戏》之后的野心之作。算上流媒体平台的回放,《西部世界》第一季的平均收视人数达到了惊人的1200万人次,创下了HBO所有剧集的首季收视新高。

在国内,腾讯视频上的第一季播放量超过了一亿次,豆瓣评分14万人打出了8.8分,正在上映的第二季更是达到了9.3分。

今年3月,HBO还把《西部世界》中的甜水镇搬到了美国最大的科技节SXSW(西南偏南)上。60余位本地演员根据400多页剧本,还原了剧中的游戏体验。短短三天的互动项目吸引了数量远超预期的体验者,排队时间达到4小时。

《西部世界》改编自迈克尔·克莱顿(Michael Crichton)1970年代的同名电影,其中尤勒·布伦纳饰演的黑帽机器人大肆屠杀游客的情节,成为一代人难以磨灭的童年阴影。在改编电视剧的过程中,诺兰和他做编剧的妻子乔伊做出了一些改变,扩大了幻想世界的概念,将黑帽人替换成掌握游戏关键的人类,同时增添了接待员的视角。而最后一点,正是这个剧集真正的有趣之处。

第一季中,最吸引人的点是记忆。看过的同学大概都忘不了一个镜头:德洛莉丝瞪着迷茫的眼睛,念叨:“我是谁?我在哪个时代?”缓慢的节奏,多线并进的剪辑,故作悬念,再加上“我是谁”的多次重复——简直魔性。

作为接待员,德洛莉丝是最先觉醒的一批。她的精神状态穿梭在现在与过去记忆之间,搞不清哪一条线才是当下。观众也跟随她的视角,直到最后才发觉,她一直认为的当下恰恰是过去。那个伤害她的黑帽人,就是她苦苦等待的曾经的爱人。

叙事被故意打散,扑朔迷离。在接受《纽约客》采访时,导演诺兰说:“我们希望观众找出这个园区的真实运作方式,而不是有个人直接告诉他们。”就像德洛莉丝一样,我们一片一片拼凑出事情的真相。也是在这个过程中,理解了人造大脑的特别之处。

而在Esquire的采访中,诺兰介绍说,“我们感兴趣的是人造大脑和人类大脑之间的区别。我们意识到它们在记忆上会有很大的不同。你的手机中的图片不会褪色,但是你的记忆会改变。”德洛莉丝的记忆就像手机中的图片,清晰、真切,仿佛正在发生。

对“前世”的记忆,成为德洛莉丝和她的对照人物梅芙,蜕变并获得力量的关键。接待员曾经视人类为上帝。觉醒之后,他们质疑上帝的权威。他们要杀死上帝,杀死旧神。他们只相信自己。

谁是真实的?

第二季中,《西部世界》仍然保持多时空线交错的叙述方式,从已经播出的三集来看,节奏比第一部更为紧凑,世界也更为宏大。除去西部世界的主题之外,还将扩展出带有日本色彩的“将军世界”。原本不同故事线中的区域、部落、种族也开始碰撞、融合。

另外,从前三集的叙事也可以推断出,故事的边界不会停留在西部世界的游戏场,甚至不会仅仅囿于公园的六个园区之中。它的触手已经延伸到了现实中的人类社会。

如果说第一季是人类掌控世界,人工智能开始觉醒,那么第二季就是人工智能对人类的反杀。第一季终集,接待员们对人类的大屠杀只是一个开端。德洛莉丝从农场主的女儿切换为暴君怀特,一路收编军队,向人类复仇。她成了革命领导者。

接待员们开始反抗人类,但同时,他们仍然使用人类创造的神经系统,乃至于沿用着人类编造的故事情节。现在看到的德洛莉丝,不禁让人质疑,她是作为彻头彻尾的独立灵魂在革命,还是依靠怀特这个角色的设定在革命呢?

不过,随着德洛莉丝不断的成长,这个角色显然还会有更深远的发展。接受《娱乐周刊》采访时,诺兰透露道:“德洛莉丝的计划,她的目标,并不是逃避或统治那样简单。这是一个更长久,更艰难的目标。目前的只是第一步。”

在《西部世界》的第二季中,真实是一个关键词。目前已经播出的三集里,有个小片段很有趣。人类编剧 Lee Sizemore被迫与接待员梅芙的小队一起行动。作为园区故事线的编剧,他知道这些接待员被设计成怎样的。但一切都变了。

当接待员赫克托尔表达了对梅芙的爱恋时,李暴躁的说:“你被设定为只能喜欢伊莎贝拉。”但赫克托尔不爱伊莎贝拉。他早已意识到,伊莎贝拉是个“谎言”。她不是真实。梅芙才是真的。

另一个关于真实的小片段出现在第三集,发生在本季新出现的印度殖民地场景中。人类格蕾丝主导了一次干净利落的“图灵测试”。当时,格蕾丝想与一个男性做爱,但她需要确认对方是真的,有自由意志的,而不是被安排取悦她的机器人。

“想想看,公园会不会让他们中的一个冒充我们?”她拿起枪向对方射击。这段故事比主线的时间早一些。在那时,人类不会被枪械打死,但接待员会。她需要用这种粗暴的方式确保两人的关系。

什么是真?什么是真正的自由意志?对人工智能来说,我们是什么?对我们来说,人工智能是什么?《西部世界》或许能在刺激的视效之余,逐渐透露出一些答案。

他们和我们

在《西部世界》中,接待员们是3D打印出来的。他们可以吃饭,睡觉,做爱,排泄,与人类相比只有一个不同的地方。人类有大脑,他们的是一个中央处理器。在第二季,我们得以看到这个白色的中央处理器的状态和读取方式。

同时我们可以确信,处理器在运算上有绝对的优势,这也意味着接待员的升级速度很快。编剧乔伊的话值得赞同,她说:“他们可不是在寻找万能电源插头之类的东西。”

接待员们需要编剧和工程师为他们编程,因此我们质疑他们的自由。但Business Insider杂志提出了一个有趣的观点,人类是否拥有所谓的自由意志,仍然是一个值得讨论的话题。

我们的行动多少是由自己决定的,又有多少是受到DNA编码和成长环境所影响的呢?我们的家庭状况、教育、成长环境,我们幼年时期受到的伤害、鼓励,经历的爱情,这些都在影响我们的选择。一定程度上,这些有些像接待员们的原始剧情设计。

而在另外的视角上,Futurism发布的一篇文章中,汉森公司创意总监斯蒂芬·布吉(Stephan Bugaj)分析了德洛丽丝作为机器人的可能的原理。这家公司旗下的人形机器人索菲亚,2017年在沙特阿拉伯得到了公民身份。

在布吉看来,首先是生成代码(generative code),一个能够编写自己的代码的系统,以适应环境。这有点像人工智能程序有了自己的想法。还添加了一些语义网络关联。其次是存储,需要形成不同类别的记忆力。

进一步,能不能诞生一个比人类更好的大脑呢?在Science的一篇文章中,《西部世界》的科学顾问、斯坦福大学神经学家大卫·伊格曼分享了他对剧集和人工智能的看法。他讲了一个故事:几个世纪以来,我们想要像鸟一样飞行,努力建造翅膀扇动的装置。但最终我们找到了飞行的原理,我们建造了固定翼的飞机,它能飞得比鸟类更远更快。

伊格曼认为:“一般来说,在自然界发生作用的都是细胞,比如神经元。但一旦我们理解了神经代码,我们就可以用更好的基底来构建它,使它以一种更简单的方式完成同样的计算。也许我们可以建立更好的大脑。”

《西部世界》大胆畅想了人工智能发展的一种可能性。而第二季中,人类穿梭于满是AI的酒会的场景还在眼前,仿佛与人工智能共处一室的未来也并没有那么遥远。

但不管如何,至少在等待他们到来的这段时间,作为一个尚未真正抵达的参照系,我们可以与之对比,从而更好的认知自己。

(参考资料:Mens Journal、Entertainment Weekly、Business Insider、Futurism、Science等的相关报道)

本文的文字及图片来源于网络,仅供学习、交流使用,不具有任何商业用途,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以作处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明星网

GMT+8, 2018-8-22 04:15 , Processed in 0.067764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