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明星网 新闻 美女明星 查看内容

关于大唐第一夫人的猜想(八)长孙氏为什么和李建成对立?

2018-5-14 15:4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5| 评论: 0

摘要:  这也是长孙氏一生之中,表现得与她“名将之女”出身最一致的时刻。不过,随后,可能是受了薛万彻要攻打秦王府的启发,李世民率领秦王府军队,杀进了太子府和齐王府。尽管太子和齐王的孩子们跪下,童声稚气地叫着“ ...

  猜测第九:夺嫡之前长孙氏做了什么?

  探知宫廷隐秘,寻找突破口

  武德九年是个多事之秋。六月初一,突然传来颉利可汗手下的一个大头领率领五万突厥铁骑,突破长城防线,兵锋直指唐朝边陲重镇——乌城。突厥大军包围乌城的消息传到了长安,大唐朝廷必须组织抵抗,李渊在心里已经不信任李世民了,那么,重要的事情是选谁来挂帅呢?也是这一天,太白金星于大天白日,横贯秦地。不过,一般人是不关心这事,也看不见。这只有专业人员才能看见,并对这个现象做出解释。当然,这并没有影响李渊的早朝。

  李渊早朝,统兵北拒突厥的人选当然地成为了朝会的唯一主题。如果换做是从前,面对这种大规模的突厥进攻,这样的事情根本就无需进行过多的讨论。还有什么好商量的,当然是拥有精兵强将并有作战指挥才能的秦王李世民挂帅出征了。

  这是有根据的,因为太子李建成乃至齐王李元吉是不赞成对突厥作战的。

  两年前,有人劝高祖说:“突厥之所以屡次侵犯关中地区,是由于我们的人口与财富都集中在长安的缘故。如果烧毁长安,不在这里定都,那么胡人的侵犯便会自然平息下来了。此为公刘三迁之策也。”

  高祖李渊认为有道理,便派遣中书侍郎宇文士及越过终南山,来到樊州、邓州一带,巡视可以居留的地方,准备迁都到那里去。太子建成、齐王元吉和裴寂都赞成这一策略,萧瑀等人虽然知道不应当如此,却不敢谏阻。秦王世民挺身而出,劝谏道:“北方少数民族为祸中原的情况自古就有。陛下凭着圣明英武,创建新王朝,安定中夏,拥有百万精兵,所向无敌,怎么能因有胡人搅扰边境,便连忙迁都来躲避他们,使举国臣民感到羞辱,让后世来讥笑呢?那霍去病不过是汉朝的一员将领,尚且决心消灭匈奴,何况儿臣还愧居藩王之位呢!希望陛下给我几年时间,请让我把绳索套在颉利的脖子上,将他逮到宫阙之下。如果到时候不成功,再迁都也为时不晚。”

  高祖听了,大呼:“说得好。”

  李建成冷言冷语的说:“当年樊哙打算率领十万兵马在匈奴人中间纵横驰骋,(结果失败了,)秦王的话该不会是和樊哙的相似吧!”

  李世民说:“面对的情况各有区别,用兵的方法也不相同。樊哙那小子有什么值得称道的呢!不超过十年,我肯定能够将漠北地区平定下来,决不会凭空妄言!”

  最终,高祖还是采纳了李世民的建议,不再迁都。但李建成指使嫔妃们就这件事诬陷李世民说:“虽然突厥屡次在边疆上为祸,但只要他们得到财物就会撤退。秦王李世民假托抵御突厥的名义,实际上是打算总揽兵权,成就他篡夺帝位的阴谋罢了!”

  所以,此时秦王府的一众人马对这次出兵的人选问题高度重视。他们觉得,这是一个为李世民挽回颓势的绝佳机会。只要能让李世民执剑跨马、上阵杀敌,他就一定能够再创佳绩、再续辉煌,地位也会进一步稳固。

  但是,早朝开始后,李建成压根就没有给秦王府的人任何说话的机会。早朝一开始,李建成第一个就站了出来。旗帜鲜明地提出,应当派遣齐王李元吉统军前往作战,在北部的罗艺随同出征。

  出乎众人的意料,李建成对抵抗突厥入侵显得很高调。李渊喜出望外,这正是他期望的。当场同意了李建成的建议。接着是李元吉也趁机以“顾全大局”的口吻提出,秦王府的兵将久经战阵,战斗经验极为丰富,战斗力极为强悍,带着他们去抵御突厥人,一定可以马到成功。他还特别提出,一定要由尉迟敬德来担任北伐军的先锋。高祖听从了他的建议,命令李元吉督率右武卫大将军李艺(罗艺)、天纪将军张瑾等人援救乌城。此时,李元吉又乘机请求让尉迟恭、程知节、段志玄以及秦王府右三统军秦琼等人与自己一同前往,检阅并挑选秦王帐下精锐的兵士以增强自己军队的实力。这些都得到了李渊的首肯。

  意图很明显,就是想乘此机会挖空秦府,彻底解除秦王府的武装力量。虽然李元吉的作战本领远不如李世民,但在这关系到国家安危的紧要关头,李渊仍然不再使用李世民,可见他此时确实对李世民失去了信任,已不愿让他再掌兵权了。

  李元吉这时,有可能和大哥李建成相视一笑,他们扭头,想看一看李世民的表情,“映入眼帘的只有李世民略显落寞的身影。”

  太子和元吉这一招就是《孙子兵法》中“釜底抽薪”。秦王府的兵将们都跟着李元吉北上抗敌了,京城里可不就只剩下一个光杆司令李世民了嘛。到时候,他李世民就是长着三头六臂,有通天彻地之能,也只是别人砧板上的一块肉了。

  可以想见,等李元吉率军北上之后,李建成就要向自己的同胞兄弟、皇位的争夺者举起屠刀了。太子党的党徒是这么想的,秦王党的精英们是这么想的,齐王李元吉是这么想的,秦王李世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就在此时,太子的东宫中担任率更丞(主管计时的官员)职位的王晊,秘密地来找李世民,他悄悄告诉了李世民一个天大的秘密:

  李建成根本不等李元吉率军走了之后动手,他要趁给李元吉送行的时候,提前动手,分毫不给李世民准备的机会。

  原来散朝回到东宫后,李建成与李元吉秘密商议说:“现在你得到了秦王的骁将精兵,拥有数万之众,带兵北行。趁着我与秦王在昆明池给你饯行的机会,让人把他勒死,就说他暴病身亡,皇上不会不信。我再派人劝说皇上把国事交给我。尉迟敬德、秦叔宝等人既入你手,干脆都活埋了,谁敢不服!”。

  也就是说,李建成此时已经等不及了,原来大家想的李元吉掏空秦王府之后,再对秦王动手,是想的太好了。李建成就想利用此时众人麻痹的机会下手。

  此等要事李世民将会和长孙氏商量的,然后立刻找到长孙无忌等人,长孙无忌等人劝李世民先发制人,即刻出兵,除掉太子。李世民叹息道:“骨肉相残,是古往今来的大罪恶。我当然知道祸事即将来临,但我打算在祸事发生以后,再举义讨伐他们,这不也是可以的吗!”

  讨论的不是干不干的问题,而是李世民是想找个好的时机和理由。

  是的,如果直接进攻东宫,明显的失礼和失理,也会失利。因为,东宫的总体力量高于秦王府一倍还多。再有李元吉齐王府对太子的助力,即便秦王府的将士再勇猛,也没取胜的把握。这时,最好的方法是,怎么样抓住时机,直接消灭太子和齐王,出奇制胜。

  可是,机会在哪里?

  这时,长孙氏告诉丈夫,有一个办法能使太子和齐王出宫离府。

  “去找父皇,告他们两个淫乱后宫,这是证据。他们必得前往宫里辩解,中途……。”长孙氏如是说。

  她经常出入后宫,也经常宿于宫中,有知心的妃嫔宫女,她确实会掌握一些李建成李元吉在后宫淫乱的证据。

  李世民经过思索,决定,进宫面见父皇。

  他要上奏父皇,告发建成和元吉与后宫的嫔妃淫乱,而且说:“儿臣丝毫没有对不起皇兄和皇弟,现在他们却打算杀死儿臣,这简直就像要替王世充和窦建德报仇。如今我快要含冤而死,永远地离开父皇,魂魄归于黄泉,如果见到王世充诸贼,实在感到羞耻!”

  关于李世民控告建成元吉淫乱后宫之事,司马光曾经表示怀疑,“宫禁深秘,莫能明也(”《通鉴》)。但是,我觉得李世民不是乱说,他的信息渠道应该就是来自长孙皇后。

  长孙皇后以恭谨的姿态出入掖庭,孝顺李渊,对各个妃嫔恭谨有加,当成母辈的人对待。这种接触已经很长时间了,细心的她当然知道后宫的一些秘密,包括若明若暗的秘密传闻,就是如今的绯闻。所以,李世民不是无的放矢。正因为如此,才能引起李渊的注意。值得注意的是,当时的社会风气开放,男女之间无有大防,而且,李渊后宫的主要组成有一个特殊的成分就是晋阳宫的500宫女,在晋阳宫等于是女囚牢,又因为晋阳宫不是皇宫,基本没有条教,裴寂时代就比较混乱。李渊起兵之前,就曾经在里乱来,也就是说,晋阳宫来的宫女妃嫔们较之隋炀帝皇宫留下的更为开放,李建成、李元吉经常出入后宫,有不堪之事,不是什么新鲜事。

  高祖望着李世民,惊讶不已,他惊讶的就是李世民怎会说这样的事,怎么会知道李建成和李元吉淫乱后宫。但这样的话题,在当时是李渊感兴趣的,当然淫乱后宫也是不可饶恕的罪名。之后,他回答道:“明天朕就审问此事,诏建成、元吉过来,让众大臣评理,你也过来面朕。”

  意思很明确,要当面说清楚。

  李世民“密奏建成,元吉等与后宫淫乱”。(《旧唐书》,《隐太子建成传》)又说(“臣于兄弟无丝毫负,今欲杀臣,似为世充、建德报仇。臣今枉死,永违君亲,魂归地下,实耻见诸贼!”)

  李世民的这一奏报,最大的收获就是,李世民由此获得准确消息,明天李渊要下诏诏李建成和李元吉上朝——正规上朝。也就是说,走玄武门上朝。

  长孙氏的情报和应对之策,收到了神效。

  李世民和长孙氏要的就是这个信息,创造的就是这个机会,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还有李世民不知道的信息,就是张婕妤暗中得知了李世民密奏的大意,急忙派人偷偷报告李建成。李建成忙将李元吉召来商议此事,李元吉还是冷静的,说:“我们应当管好东宫和齐王府中的士兵,托称有病不去上朝,以便观察形势。”(李元吉不敢上朝,恐怕真的和内宫妃嫔有染。)

  李建成说:“宫中的军队防备已很严密了,我与皇弟应当入朝参见,亲自打听消息,驳斥李世民。”

  于是二人决定先入大内皇宫驳斥李世民,也有逼高祖李渊表态的意思。

  太子一方认为宫中的军队是他的人马,而且防备严密,完全错了。

  究竟是通过什么渠道,守卫皇宫的将军都支持了李世民,在历史上是查不到确切记载的。但是,最近两天发生的事情,应该也是守军倒戈的理由,李建成真的要残忍的杀害军功卓著的秦王李世民,军士们有不平之气。

  李世民回到家后,应该是和长孙皇后商量了,“天命归我”,太好的机会了,就在明天早晨干了!

  长孙皇后当然立即行动起来,走出了内屋,一一和需要参加政变的人相见,鼓励他们。然后,和装扮成道士的房玄龄一起,前往玄武门。李世民冷静的按照玄武门一带的地形,根据自己多年征战的经验,安排人马。

  临行之前,李世民命人算卦以卜吉凶,恰好秦王府的幕僚张公谨从外面进来,便将占卜的龟壳夺过来扔在地上,说:“占卜是为了决定疑难之事的,现在事情并无疑难,还占卜什么呢!如果占卜的结果是不吉利的,难道就能够停止行动了吗?”于是便定下了行动计划。

  参加了血战玄武门

  六月初四庚申日(公元626年7月2日),李世民率领长孙无忌、尉迟恭、侯君集、张公谨、刘师立、公孙武达、独孤彦云、杜君绰、郑仁泰、李孟尝等人入朝,在自己已经收买好的禁军将领常何等人的协助下,埋伏在了玄武门内。与此同时,高士廉掌管长安城的地方政务,“释系囚,授以兵甲”,以此来补充秦王府兵力的不足。(《旧唐书》)

  也就是说高士廉持着李世民的令牌(教令),利用自己的身份,去监狱释放囚犯,分发武器,来增强秦王府的兵力。

  另有70精壮武士掩藏于临湖殿。

  这些,当然是在守卫玄武门禁军的同意放行、并且无声无息中做成的。禁军的首领是敬君弘(云麾将军)、常何(管理大门的中郎将)。另一中郎将吕世衡也当值,听从敬君弘调遣。

  来往通讯呈报情况是长孙顺德。

  这时候,李建成和李元吉向着玄武门走来,他们压根都没有想到,玄武门内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他们把随从留在玄武门外,二人骑马入宫,走到临湖殿的时候,突然发现情况不对,立即掉转马头,准备向东返回东宫和齐王府。李世民大声呼唤他们(也许就是大叫“大哥!”),李元吉反映机敏,是拼命的时候了,先张弓搭箭射向世民。但心慌意乱之下三次都没能将弓拉满,三箭都没射远。李世民勒停坐骑,稳稳当当地对准李建成一箭射出,穿喉而过,李建成倒撞马下死去。

  应该说一箭定乾坤。

  但李元吉的箭虽然没有射到李世民,但李世民的马被惊着了,跑向了路边,李世民杀死大哥李建成的时候,心里因该是很乱的,此时应该是没有集中精神,被树枝从马上剐了下来,摔倒在地下。李元吉见状,马上赶过去,压住李世民,并抢过李世民的弓箭,准备用弓弦勒死李世民。尉迟敬德见状,大声呼叫着赶了过来,李元吉最怕的就是他,撒腿就跑,结果被尉迟敬德用箭射死。然后割下首级。这时埋伏在临湖殿的70人也杀将出来,将李建成的首级也割了下来。

  现在我们看见,李世民所率领的人几乎如入无人之境,也就是说,禁军有的是跟从李世民的,有的是持观望态度,竟然没有替李建成李元吉出头的,任凭李世民这些人折腾。

  玄武门当时是大开着的,李建成李元吉留在大门外的人飞跑回去,消息很快传到东宫、齐王府,太子府和齐王府大将冯立、薛万彻、谢叔方等人率精兵2000余人前来救援。如果让他们冲进玄武门,后果不堪设想。

  秦王府将领张公瑾神力惊人,或者说人急力生,独自一人将平时需要十个人才能推动的宫门关上。宫门才关上,东宫兵将的马匹的头已撞到门上了。当然,张公谨能够关上大门,和常何的帮助是有关系的,否则,常何不上栓,也挡不住太子兵将。

  东宫和齐王府的将士们还是猛攻玄武门,秦王府的将士拼命抵抗。李世民一面指挥将士抵抗,一面派尉迟德进入内殿。

  还是一帆风顺,无人阻拦!

  此时,高祖李渊已经将裴寂、萧瑀、陈叔达、封德彝、宇文士及、孔颖达、裴矩等人召集前来,他先是在湖中优哉游哉划船,然后上岸,准备查验对质淫乱后宫这件事情了。李渊的态度是幽静娴雅的。猛一抬头,“啊呀”一声,只见尉迟敬德仗戟提剑,浑身是血地出现在他们面前。

  这可令李渊大吃一惊,尉迟敬德见到高祖李渊,气喘吁吁大声嚷说:“太子和齐王发动叛乱,秦王已经把他们诛杀了。秦王怕惊动陛下,特地派我前来保驾。”

  高祖李渊这才知道外面出了事,吓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倾向于李世民的宰相萧瑀和陈叔达等说:“建成、元吉本来没有什么功劳,两人妒忌秦王,施用奸计。现在秦王既然已经把他们消灭,这是好事。陛下把国事交给秦王,就没事了。”

  这几个人只有裴寂是太子派,封德彝两面通吃。其他的人观望不语,但是事后研究,感觉支持李世民的大臣还是多一些。

  到了这步田地,高祖李渊看看情况,要反对也没用了,只好听左右大臣的话,竟然轻松地笑了,说道,“这正是我的心愿。”然后宣布建成、元吉的罪状,让素来和李世民关系较好的宇文士及持诏书,以皇帝的敕命命令各府将士一律归秦王指挥。

  然后,尉迟敬德也没放松,派兵守住了后宫,等于是软禁了李渊。一份唐代的敦煌文书记载“武德七年(玄武门事变发生在武德九年,小说作七年),为什么杀兄弟于前殿,囚慈父于后宫”。这段事迹尉迟敬德传也有记载。

  正当冯立指挥进攻玄武门的时候,驻守在玄武门外面(廊)的敬君弘上马准备参加抵抗。身畔有个亲信知己对他说,等一会,再看看,结果没出来呢。再说,也要等聚集起来兵将,列队厮杀呀。敬君弘和中郎将吕世衡没有听劝告,放马杀向了太子和齐王的队伍,结果被冯立杀死。对于他的举动,后人有很多不理解,但是,细想起来也有道理,一个是为了向秦王表忠心;再说,大队人马没有经过交涉,没有皇帝旨意,甚至连太子的“令”也没有,武装进攻玄武门,那还了得,必须制止,否则就是失职。

  冯立率人先就把敬君弘和吕世衡给杀掉了。

  冯立拎着敬君弘的人头说道:“这也算对太子的恩情小的报答了。”

  但是,他们虽然人多,没有攻城器械,也是没用。薛万彻乃当世名将,他一看玄武门一时间难以攻下,估计太子已遭不测,随即计上心头,大吼一声:“走,我们去攻打秦王府,为太子报仇!”

  危急时刻,忽然在宫墙上出现一人,这人手持两个物件,冲下面的太子、齐王的府兵大吼一声:“你们看,这是什么!”

  众人抬头往上看,什么?什么?那个是什么?

  什么?两个物件,一个是太子李建成的人头,一个是齐王李元吉的人头。拿人头者正是尉迟敬德。

  尉迟恭今天喊了两嗓子,一嗓子救了李世民的命;一嗓子救了秦王府诸位家眷的命。

  众人见太子和齐王都死了,还有什么盼头,面面相觑后,呼啦,人群都散去了。

  人群散去,刚刚还杀得白热化的玄武门前,霎时冷清了许多。

  薛万彻冯立谢东方等人逃入深山。

  政变之时,长孙皇后就在现场。

  宫内发生的事情她没有亲眼见到。但是,当她看见了李建成和李元吉的人头的时候,她心中一定是感慨万千的,一颗悬了五六年的心才放了下来。

  从长孙氏的对待政事的态度来看,她应该直接参与玄武门事变的谋划,长孙无忌作为亲哥哥,高士廉作为养父般的亲舅舅,还有族叔长孙顺德,都不会瞒着她,丈夫更不会瞒着她。在事变将要发生的时候,前景莫测之时,李世民将她带在了身边。与其说做丈夫的希望长孙氏在刀光剑影中亲自出手(难道她是武侠小说中深藏不露身怀家传绝技的高手?),还不如说这是他的一种态度:成则上九重天,败则堕十八层地狱,无论生死富贵,都要和结发妻子共同面对。

  在安抚偌大个秦王府并且频频生育儿女的同时,长孙氏还不可避免地涉入了李世民与太子建成之间的夺嫡之战。经历了与丈夫十二年的婚姻、经历了与这婚姻同时进行的时事剧变之后,长孙氏虽然只有二十五岁的年纪,却早已见识非凡,她不但是李世民青梅竹马的妻子,更成为他能够无所不谈的知己,无论发生了什么事,他们总是共同进退。

  在“两唐书”后妃列传中,有这样一句轻描淡写的话:“太宗在玄武门,方引将士入宫授甲,后亲慰勉之,左右莫不感激。” 也就是说,长孙皇后是在事变现场,是一个在参与的将士要进入宫门的时候,亲自慰勉将士们的,将士们感激,感动,确实起到鼓励士气的作用。

  后来,房玄龄因事触犯了唐太宗,褚遂良辩解说,玄武门政变当中,房玄龄伴随长孙皇后,形影不离,可见其忠。也就是说,长孙皇后在现场,一刻没有离开。

  令世人迷惑的一段帝后爱情,定格在玄武门边长孙氏出现的那一刻。

  这也是长孙氏一生之中,表现得与她“名将之女”出身最一致的时刻。不过,随后,可能是受了薛万彻要攻打秦王府的启发,李世民率领秦王府军队,杀进了太子府和齐王府。尽管太子和齐王的孩子们跪下,童声稚气地叫着“叔叔”、“伯父”,祈求饶命,但是,红了眼的李世民下令将太子和齐王各五个儿子十个小孩全部砍死杀掉。计算起来,李元吉死的时候只有二十四岁,最大的儿子也不过10岁,小的可能还在月子里——政治家要斩草除根,就毫无怜悯了。

  估计这个镜头长孙皇后没有看见,她要做的事情是尽快赶回秦王府,报捷,报平安,还有就是歇息。

  流淌的鲜血更加使人容易发生疲软。

  囚禁在皇宫内殿的李渊两天后,下敕立李世民为太子,总览国事。长孙氏成为太子妃——两个月后,李渊禅位给李世民,李世民即位后的十三天,封长孙氏为皇后。贞观后宫的岁月从这时开始了。

        本文的文字及图片均来源于网络,仅供学习、交流使用,不具有任何商业用途,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以作处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明星网

GMT+8, 2018-10-15 21:02 , Processed in 0.109332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