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明星网 新闻 美女明星 查看内容

读红楼看香菱学诗

2018-5-15 15:0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1| 评论: 0

摘要:   黛玉指引香菱先看王维诗、后而杜甫诗、李白诗,试问,格律盛行,工整严格之唐诗难道不要注重格式与韵律吗?只是说作诗应以真情实意为先,若真是意思有了,也可以不那么死板罢了。毕竟到黛玉之时,对格律的要求已 ...

  脂砚斋对香菱有这样的评论:"细想香菱之为人也,根基不让迎探,容貌不让凤秦,端雅不让纨钗,风流不让湘黛,贤惠不让袭平,所惜者幼年罹祸,命运乖蹇,致为侧室。且曾读书,不能与林湘辈并驰于海棠之社耳。然此一人岂可不入园哉?故欲令入园,终无可入之隙,筹画再四,欲令入园必呆兄远行后方可。"

  其中香菱学诗一回,可谓曹公特意安排之妙笔。作为金陵十二钗的副册第一人,伴随着红楼一梦的出场与落幕,其地位举足轻重。曹公对其笔墨和心意显而易见。试想如果没有香菱学诗一处,那么香菱留给世人的,也就只是无尽的怜悯与悲伤了。对于命运如此乖蹇的这位苦命女子来说,大观园一行必当是她短暂人生中唯一的浪漫与美好。

  那么作为侧室如同其他丫鬟一样的香菱,为什么能够博众人眼球,且获得肯定一举入册海棠诗社,取得这番成就呢? 我们来仔细回顾一下个中门道。

  一、资质聪颖,天赋异禀

  香菱虽如同丫鬟们被使用,但却与众丫鬟们不同。有人说是因为她出身于书香门第,是甄士隐甄老爷府上的千金,自然有着诗书气血的缘故。不无道理,天赋异禀,向来也都是才子佳人的少年标签。香菱后期能如此通灵,学诗进步那么快,定也是与其天生丽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如宝玉称赞此人:“这正是'地灵人杰',老天生人再不虚赋情性的。我们成日叹说可惜他这么个人竟俗了,谁知到底有今日。可见天地至公。”

  二、高瞻远瞩,拜师学艺

  香菱是个聪明人,自己琢磨旧事不得,便要一心求学拜师。香菱请教诗理在书中多处可见,宴席上行酒令,便要宝钗一一将姑娘们的诗词给她进行解说。这会子学诗,自然也要先请教她们家姑娘的。只是被宝钗婉拒,说来我倒觉得也不是宝钗一心想要拒绝香菱学诗,而是受于封建正统思想“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束缚,因为宝钗自己就是贤德淑慧、无不通晓的才女;其次可能是因为香菱的身份,在宝钗心里,长幼有别、尊卑有序的等级观念还是十分浓厚的,香菱作为一个丫鬟类人物,总觉学诗貌似有点高攀之意;三来是因香菱刚刚获得准许搬来园子住,立马就说要教她学诗,宝钗觉得性急也让她多走动走动先去给姨妈姑娘们问候,也是合乎礼仪之法。也当作是被拒绝了吧,但是好学的香菱,带着满腔热血,又来找到了黛玉。不得不说,香菱拜师也是十分有远见的。众人里属薛林二妹非他人所及,又碍于宝玉是主子位又是男儿身,于是香菱去找黛玉亦是情理之中,再合适不过的了。

  要说黛玉这位好老师,就要愈发赞叹香菱的眼光了。黛玉笑道:“既要作诗,你就拜我作师。我虽不通,大略也还教得起你。”先是自我谦虚,也十足地表达出乐于助人和好为人师的热情来。紧接着“什么难事 ,也值得去学”,“你又是一个极聪敏伶俐的人,不用一年的工夫,不愁不是诗翁了”。给了学生无限的信心和动力,这是与宝钗最为不同的地方。“不过是起承转合,当中承转是两副对子,平声对仄声,虚的对实的,实的对虚的,若是果有了奇句,连平仄虚实不对都使得的。”而后立马道出作诗要领和主张。直接教授本质内容,明白清晰,学生领悟非常,立马说出自我疑惑和理解。老师又对其进行肯定和纠正后,教以实例,让香菱下去自己读王维的诗作,先感受诗的整体意境,再读杜诗工整严明,体会真情实感,再读李白诗的个性与想象,其修学次第亦十足考量。在香菱读后,黛玉及时要求学生反馈,师生交流,并再次鼓励,把感受应用到实践当中去。于是便有了香菱诗三首的后续。也正是通过这样一种循循善诱的方式,使得学生激发潜质,最终成功。

  不得不赞叹黛玉的引导之才,生性孤僻、喜散不喜聚的她也展现出如此好为人师的一面。真真让人赞誉她同情弱者的慈悲心和师者风范。

  三、慕雅有成终缘苦吟,天道酬勤终需有心

  说她是天道酬勤的典范,自然是缘于她自身苦下的功夫。茶饭不思、衣寝不安,学诗到了如痴如魔的境界。

  “香菱拿了诗,回至蘅芜苑中,诸事不顾,只向灯下一首一首的读起来。宝钗连催他数次睡觉,他也不睡。宝钗见他这般苦心,只得随他去了。”

  “香菱听了,喜的拿回诗来,又苦思一回作两句诗,又舍不得杜诗,又读两首。如此茶饭无心,坐卧不定。”

  “香菱听了,默默的回来,越性连房也不入,只在池边树下,或坐在山石上出神,或蹲在地下抠土,来往的人都诧异。李纨、宝钗、探春、宝玉等听得此信,都远远的站在山坡上瞧看他。只见他皱一回眉,又自己含笑一回。宝钗笑道:"这个人定要疯了!昨夜嘟嘟哝哝直闹到五更天才睡下,没一顿饭的工夫天就亮了。我就听见他起来了,忙忙碌碌梳了头就找颦儿去。一回来了,呆了一日,作了一首又不好,这会子自然另作呢。”

  直接描写与侧面烘托,活生生地将香菱如痴入魔的状态刻画了出来。

  “只见香菱兴兴头头的又往黛玉那边去了。”

  “香菱自为这首妙绝,听如此说,自己扫了兴,不肯丢开手,便要思索起来。因见他姊妹们说笑,便自己走至阶前竹下闲步,挖心搜胆,耳不旁听,目不别视。一时探春隔窗笑说道:"菱姑娘,你闲闲罢。"香菱怔怔答道:"'闲'字是十五删的,你错了韵了。”

  此处真真见其痴迷疯呆之样。

  “各自散后,香菱满心中还是想诗。至晚间对灯出了一回神,至三更以后上床卧下,两眼鳏鳏,直到五更方才朦胧睡去了。一时天亮,宝钗醒了,听了一听,他安稳睡了,心下想:"他翻腾了一夜,不知可作成了?这会子乏了,且别叫他。"正想着,只听香菱从梦中笑道:"可是有了,难道这一首还不好?"宝钗听了,又是可叹,又是可笑,连忙唤醒了他,问他:"得了什么?你这诚心都通了仙了。学不成诗,还弄出病来呢。"一面说,一面梳洗了,会同姊妹往贾母处来。原来香菱苦志学诗,精血诚聚,日间做不出,忽于梦中得了八句。梳洗已毕,便忙录出来,自己并不知好歹,便拿来又找黛玉。”

  如此一个香菱,如此一个“苦学僧” ,有人将其励志成长的故事与治学三境界结合起来。

  第一境界:香菱苦思冥想、茶饭不思之态与“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西楼,望尽天涯路”的悬冥不谋而合;

  第二境界:“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真真用来比喻香菱为诌诗而苦索的阶段,再合适不过了。抠土出神,坐卧不定。

  第三境界:香菱梦中“可是有了,难道这一首还不好”,可以说是出神入化、苦心孤诣、魂牵梦萦啊!仿佛有“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般的顿悟。笔者亦觉比喻恰分,耐之有味。

  四、众人叹惋香菱命,观园处处亦有情

  苦命的香菱来到大观园,真真是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这里的清新、宁静、纯洁和美好跟外面黑暗、污浊、势力、冷眼构成了鲜明的对比,不仅是黛玉宝钗对其指引,还是宝玉探春等对她的关注和赞扬,更是让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温暖;且跟在宝钗身边,杂务单简,这也使得能够有那么多时间拿来读诗嚼诗。这段时间,她的精神是得到解放的,再加上大观园如此静好之境,地杰人灵,自然也不虚赋情性了。

  精华欲掩料应难,修得才情酬勤鉴!

  香菱学诗,历来被众人、学者评言,甚至入选高中的语文课本。兹再回首当日细节,梳览略谈,总出香菱何以成功的四大因素。当然,一个人的功就非仅如此,只谓突出有现,简以聊之。余下,十分想就某些过激言论或一家之言进行指辩,甚觉有待考证——

  一、有人对书中记述“香菱被问及身世时,一问三否”的情节作出如下理论——根据弗洛伊德的理论,这是一种动机性遗忘,或者是一种自我防御机制的方式之一:压抑。

  心理学研究发现,许多人对快乐和正面的事情记忆得多,对痛苦和负面的事情记忆得少,临床心理学家把这种倾向称为动机性遗忘,即由一定的动机驱使所出现的主动性遗忘。这种遗忘可以将某些痛苦或令人尴尬的记忆排除到意识之外,使人忘掉过去的这些经历,从而保护自己。弗洛伊德在对精神病人进行催眠治疗时发现,许多人能回忆起童年生活中的许多琐事,而这些事情平时是回忆不起来的,它们大多与罪恶感、羞耻感相联系。据此,弗洛伊德提出了压抑的概念。他认为记忆系统会对让人痛苦的信息进行监控,并抑制住这些信息(实际并未消失,而会通过某些线索或者治疗被重新诱发出来),从而缓解焦虑、保护个人的自我同一感。从这一角度来说,遗忘不是保持的消失而只是记忆被压抑了。有研究发现,在成年人所能回忆出的儿童期经历中,伴随愉快体验的经历约占30%,其次是让人感觉恐惧的经历(占15%),再其次则是引发愤怒、痛苦等情绪的经历。

  香菱被拐时只3岁,命运多舛,回忆痛苦是真,但真不记得自己家乡和父母也是情有可原的,本是简单出处,非要诌出如此一本正经的言论,不免有些牵强附会之嫌了。

  二、有人借香菱的诗三首大肆评论——香菱作的第一首诗非常幼稚,用语直露,把前人咏月习用的词藻堆砌起来,凑泊成篇。最大的问题是,全诗完全没有表达真情实感,了无新意。更有甚者,不好之处批评的是体无完肤——

  “(一) 此诗思路凌乱,毫无起承转合的章法。特别是其中的颈联和尾联显然错乱;

  (二) 堆砌词藻,凑泊成句。其中的“月”与“玉镜”、“冰盘”重复,还有“皎皎”,“晴彩辉煌”等都为堆砌;

  (三) 颔联意义重复,系为合掌;

  (四)总体而言,此诗毫无诗境诗情,味同嚼蜡,确为差品。 ”

  我们倒先来看看这第一首诗:

  月挂中天夜色寒,清光皎皎影团团。

  诗人助兴常思玩,野客添愁不忍观。

  翡翠楼边悬玉镜,珍珠帘外挂冰盘。

  良宵何用烧银烛,晴彩辉煌映画栏。

  虽确实符合黛玉所说“措辞不雅”,用了许多俗白的字眼,比如“冰盘”“翡翠”“珍珠”等,但真的是毫无“诗情诗境”可言吗?谁言作诗不能出现古人习用字眼?本身咏月诗,在历史长河中,佳品数百篇不止,谁可见处处都新鲜?再者,起承转合之意,确实有待修缮,毕竟是初作者,真的就是毫无章法可言吗? 未免太过严苛,批评过甚了些吧。还有——

  “她的第二首诗就有所进步了。能用"花香""轻霜"等比喻,又用"人迹""隔帘"等情景烘托,渐渐放开了手脚,用语也高尚许多。但"玉盘""玉栏"等词语仍有陈旧的气息,而且全诗完全在咏月色而不是月亮本身,有些跑题。”

  完全是依宝钗之口,加个“色”字倒还使得。“花香”“清霜”就是所谓的“高尚”? 且想当初黛玉让香菱诌诗,说的是“昨夜的月最好”,也无直接限定,哪有“跑题”之说?

  再看第三首的评论——

  "这首诗就非常成功了。除首联外,句句都似非写月,但句句与月相关。用词典雅含蓄,设意新奇别致。尤其是颔联,对仗工整,言浅意深,堪称精妙。它最大的优点,是切合香菱自己的身世,借咏月而怀人,流露了真情实感。这样,诗就不是空洞的而是有内容的了。“

  是的,第三首确实必前两首有显著提升。真真就“用词典雅含蓄,设意新奇别致”“对仗工整,言浅意深,堪称精妙”了吗?尤其是对首句“精华欲掩料应难”的解析,说是切合自己的身世。我们说第三首诗借咏月而怀人,流露出真情实感不假。香菱莫非是自己知道自己原是贵府甄士隐家的千金?莫非自比“精华”不成?实为读者膀托,也太过奉迎曹公之笔、黛玉之评了。

  三、有人就黛玉说“若是果有了奇句,连平仄虚实不对都使得的"和“不以词害意”来大肆赞扬黛玉的诗学主张,并因此谈论黛玉生性孤傲,反对封建压迫,敢于反抗的性格问题。鄙人以为,此番联想,未免有些贻笑大方了。

  黛玉指引香菱先看王维诗、后而杜甫诗、李白诗,试问,格律盛行,工整严格之唐诗难道不要注重格式与韵律吗?只是说作诗应以真情实意为先,若真是意思有了,也可以不那么死板罢了。毕竟到黛玉之时,对格律的要求已渐渐消淡。这也是让香菱后把陶渊明、应玚,谢、阮、庾、鲍等人的一看的缘由。若仅由此番学问就偏引出黛玉反对封建、反对压迫者,吾觉有失。

    本文的文字及图片均来源于网络,仅供学习、交流使用,不具有任何商业用途,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以作处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明星网

GMT+8, 2018-5-23 22:34 , Processed in 0.088481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