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明星网 新闻 美女明星 查看内容

是“狂人”还是“叛将”,揭秘梁孟松传奇经历。美国人评论中国和印度

2018-9-6 14:2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7| 评论: 0

摘要: 曾有人这样报道梁去三星后起到的左右:梁孟松对于台积电先进制程掌握的广度与深度,以及从研发到制造整合的熟悉度,在公司少人能及。“他去三星,就算不主动泄漏台积机密,只要三星选择技术方向时,梁孟松提醒一下, ...

在否认传闻过后仅一个月的时间,梁孟松就正式宣布加入中芯国际,与赵海军将共同担任中芯国际首席执行官。

从今年初,半导体狂人——梁孟松加入中芯国际的传闻就不绝于耳,今年九月份有媒体报道称,“梁孟松已经在中芯国际正式亮相”,“中国半导体产业进入梁孟松时代”,不过中芯国际却否认称,消息不实。

梁孟松加入中芯国际被业界称为“对中国半导体行业具有划时代的意义”。毕竟梁孟松无论是在台积电还是三星的经历太过传奇,中芯国际现在本身就在攻克28nm的量产,同时开发14nm和10nm的技术,而且在60nm低功耗物联网芯片上发力,未来可突破的点很多,梁孟松的加入对于公司高制程芯片的量产速度会有很关键的作用。

10月17日中芯国际股价高开3.5%,报价10.34港元,成交额为1203万港元。

出逃台积电

梁孟松今年六十二岁。

公开资料显示,他是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电机博士,毕业后曾在美国处理器大厂AMD工作几年,在四十岁那年(一九九二年)返回台积电。

他在台积电的十七年间,战功彪炳。

在1997年,梁孟松曾代理过台积电研发部门领导人,因此得以了解台积电研发的整体状况。在美国专利局的资料库里,梁孟松个人参与发明的专利半导体技术有181件。

这个数字,和台积电拥有的5000多件专利相比,也许不特别多,但重要的是,梁孟松参与的都是最重要先进工艺的技术研发。

台积电在2003年,以自主技术击败IBM,一举扬名全球的130奈米“铜制程”一役。行政院表扬台积电研发团队,当时负责先进模组的梁孟松名列第二,功劳仅次于资深研发副总蒋尚义。

一位半导体公司主管观察,“说他是蒋爸(指蒋尚义)的大弟子,是错的,但梁孟松确是台积电研发部门的一流高手。”他分析,如果说发明浸润式显影的台积电微制像技术处资深处长林本坚是光学高手,梁孟松就是在半导体先进工艺模块开发的一流高手,“梁孟松是台积电可排进前10名的研发人才”。

梁孟松的工作,就是领导模块开发团队,这是先进工艺的核心,再把结果回报给先进工艺开发负责人。

不过,梁孟松的行事风格并不被同事所喜。“他是比较单打独斗型的人,个性也豪爽,讲义气,但有的时候他把话说得太满。”

2006年,蒋尚义退休后,梁孟松原本以为自己有机会再往上升,却没想到台积电从英特尔挖来台积电前总执行长、现任新事业组织总经理蔡力行的学长——英特尔前先进技术研发协理罗唯仁,负责先进工艺研发,梁孟松虽然研发能力强,但英特尔在半导体制造上,当时更胜台积电,这间接影响了梁孟松的职业规划。

对于梁孟松出走台积电,“他一直觉得自己对公司有很大贡献,希望自己也能升到副总位置。”一位曾和梁孟松合作过的工程师曾透露道。

2008年,梁孟松离职。

从“功臣”到“叛将”

在2008到2009年间,三星计划来台积电挖两百到三百个工程师。当时,台积电祭出结构性调薪等方案留人,同时劝这群人,“不要走,走了,就不要想再回来”。最后三星只挖到20几个人,只有原来的1/10。

梁孟松是其中一个。

当时的梁孟松,虽未从台积电离职后直接进入三星,但仍被视为是跳槽出走。不过他离开台积电后,在新竹清华大学电机研究所的教职只待不到一年,就转往韩国的成均馆大学(Sungkyunkwan university)任教,直到现在,成均馆大学信息和通讯学系网站上,教师名册里,还放著梁孟松的照片。

据知情人称,梁孟松之所以选择去三星,除了丰厚的待遇外,三星给了梁更大的发挥空间和尊重。

“三星承诺用三年就给梁开出在台积电10年能赚到的钱,此外三星还出动行政专机,载他和其它台积电前员工往返台湾和韩国。”一名知情人说到。

2011年中,梁正式加入三星集团,担任研发部总经理,也是三星晶圆代工的执行副总。

梁孟松加盟三星之后,鉴于三星在20nm制程的落后地位,决定放弃20nm直接由28nm制程升级14nm,当初很多业界人士认为三星此举过于冒险,不过事实证明梁是对的。三星在14nm制程上领先台积电半年时间实现量产流。

这家曾被张忠谋称为“雷达上一个小点”的韩国企业,让其准备了约十年时间的16纳米FinFET初尝败绩,在这场最关键的一战中,梁孟松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而这场战役的导火索就是苹果(Apple)A9处理器之争。

原本苹果芯片是三星的独门生意,台积电逐渐取代三星成为供应商之一,但是在A9处理器世代上,三星14纳米FinFET提前上阵,又拿下高通(Qualcomm)大单,让台积电的16纳米FinFET首尝败绩。

对于梁,以及他麾下由黄国泰、夏劲秋、郑钧隆、侯永田及陈建良等台积电旧部属组成的“台湾团队”,是一个重大胜利。

“当初台积电如果不让他走,今天就不会这么惨了!”一位与台积电主管熟识的半导体学者感叹。

以一人的去留,能左右两国半导体业的消长。他,堪称台湾头号叛将。

梁孟松败诉

曾有人这样报道梁去三星后起到的左右:梁孟松对于台积电先进制程掌握的广度与深度,以及从研发到制造整合的熟悉度,在公司少人能及。“他去三星,就算不主动泄漏台积机密,只要三星选择技术方向时,梁孟松提醒一下,这个方向你们不用走了,他们就可以少花很多物力、时间,”台积电法务长方淑华说。“他真的比较特别,”方淑华再次强调。

这是台积电近十多年以来,首度在逻辑制程技术落后亚洲同业。而与此同位在首尔南方六十公里的三星半导体大本营,梁孟松“正式”担任三星LSI(即晶圆代工部门)技术长。

2011年底,台积电正式起诉梁孟松,指控其2009年离职,并从该年8月到三星集团旗下的成均馆大学任教以来,“应已陆续泄漏台积电公司之营业秘密予三星。”

台积电的依据,是委托外部专家制作的一份“台积电/三星/IBM产品关键制程结构分析比对报告”。这是以最先进的电子显微镜,分析头发万分之一细微的电晶体,详细比对三家公司产品最近四个世代的主要结构特征,以及组成材料。

由于三星产品技术源自IBM,因此该公司2009年开始量产的65纳米制程,产品特征与IBM相似,和台积电差异极大。这点符合一般预期。

但令台积电惊讶的是,接下来几年,三星的45、32、28纳米世代,与台积电差异快速减少。报告中列出七个电晶体的关键制程特征,例如浅沟槽隔离层的形状、后段介电质层的材料组合等,双方都高度相似。

另外,三星28奈米制程P型电晶体电极的矽锗化合物,更类似台积电的菱形结构特征,与IBM的圆盘U型“完全不同”。

这几项如指纹般独特且难以模仿的技术特征,让台积电认定,“梁孟松应已泄漏台积电公司之营业秘密予三星公司使用。”

而且,今年双方量产的16、14纳米FinFET产品将更为相似,“单纯从结构分析可能分不出系来自三星公司或来自台积电公司,”这份报告指出。

这几段文字,看在半导体业人士眼里都是触目惊心。这意味着,台积电累积二十多年、以数千亿台币研发经费打造的技术优势,已在一夕之间被抹平了。

2014年5月,台积电控告梁孟松侵犯营业祕密的民事诉讼,在二审时演出逆转胜。

法官同意台积电的要求,“为了防止泄漏台积电的营业秘密”,梁孟松即日起到2015年12月31日止,不得以任职或其他方式为三星提供服务。这个请求,在一审时曾被法官驳回。

从科技业或者司法界来看,这都是个历史性的判决。在此之前,台湾法院从未限制企业高阶主管,在竞业禁止期限结束之后,还不能到竞争对手公司工作。

能给中芯国际带来什么?

虽然带领三星在14纳米上超越台积电,但是正式加入三星后不久,又传出梁孟松已经在2016年第三季度离开三星即将前往中芯国际。

而随着蒋尚义的加入,梁孟松加入中芯也被业界看作是“早晚的事儿”。

2017年10月,梁孟松正式加入中芯国际。

梁孟松担任联合首席执行长(Co-CEO),主掌中芯研发部门。原首席执行长赵海军,也更新为联合首席执行长。

中芯国际先后网罗蒋尚义、梁孟松等前中国台湾地区半导体大将,其都是出身当前半导体领导厂商台积电的技术研发高层。由于目前中芯国际先进制程开发严重落后竞争对手台积电、三星、格罗方德 (Global Foundries) 等大厂。虽然宣称已研发出 28 纳米的 HKMG 制程,但生产进度缓慢,如果新任联合首席执行官改善基本流程,预期将可重新制定指引,以作大量生产,相信新任联合首席执行官长远对集团有正面影响,尤其是他在行业有长时间经验,帮助技术路线图发展。

根据相关人士透露,中芯国际在28nm低阶Polysion良率达到85%,但在主流28纳米HKMG方面:面向华为的产线良率达到了80%;但高通的产品良率为40%到60%。按照行业60%良率risk production,80%成熟的理论,在高通上的生产更是不如预期。换个角度看,14nm等先进制程能否如期推进这个是值得推敲的。

梁孟松的加入应该可以帮忙解决技术方面某些挑战,但是他也不是灵丹妙药。根据相关人士的观点,现在中芯国际在先进工艺上碰到的一个重要问题是patterning方面的,这不是梁孟松的专长,所以就算获得了梁孟送,中芯国际也不能一劳永逸。

现在中芯国际内部研发部有这大陆、海归和台湾三股势力,现在鸽子在新工艺研发上有不同路线。如在litho的工艺条件选择方面,海归/大陆人想走的是三星的路线,而台湾人想走的是台积电的路线,因为双方都没有拿出更好的观点来说服对方,这就导致了各自为政,山头林立,纷争不断。

梁孟松的驾临,能够用其实力统一他们的研发方向,排除对立,团结一心推进工艺。他过去在台积电和三星的经历也会告诉中芯国际的人什么是leading company应该做的,先进企业的研发管理理念是怎样的。

拧成一股绳的中芯国际,在技术大牛的带领下,也许就此步进了发展高速路,国产的晶圆代工事业从此或者就跨上了一个新台阶。当然,这还需要时间去考验。

快播破产清算的消息如同一颗炸弹投入深海,在宅男和非宅男心里激起惊涛骇浪。潜意识里都知道其实快播在王欣入狱时就按下了生命暂停键,但内心深处还是会震撼。就像明明知道病床上躺着的是植物人,当医生宣布生命终结拿下氧气罩的时候还是会崩溃一样。

快播这些年与植物人没有两样,粉丝像家人一样期盼快播能重振旗鼓王者归来,结果它还是没能跑赢这些年被时间甩下的距离。惋惜,幸灾乐祸,怀念,难过,不甘,愤怒等千万种情绪冗杂在一起,只让人想起《麦田里的守望者》说的一句话:人生是场球赛,你得按照规则进行比赛。

上半年从铁窗后边走出来的快播创始人王欣,如今背起技术行囊重新走上创业之路奔向区块链,今天各大媒体铺天盖地报道其区块链公司云歌智能,得到IDG资本与贝塔斯曼州投资基金的3000万美元融资。可即使再信心满满也没有六年前的意气风发了:六年前王欣获得十大广东互联网风云人物奖,站在他周围的有丁磊和马化腾。今天人们再提起王欣,除了想到快播,更多的是坐牢二字。

曾经举报过快播的乐视网的股价,在快播敲响丧钟的时刻也以3.77元/股涨停。这个价格与它179.03元/股的最高成绩相比是渣渣,但乐视在过去十二个交易日内已经6天出现涨停,还被添上明星股标签。这样挣扎徘徊在退市边缘的姿态更是让快播铁粉厌恶起乐事薯片来,而两者一上一下更烘托出快播以及王欣悲伤逆流成河的氛围。

01走下神坛

快播的崛起,跟淘宝或京东曾用过的方式一般无二:弹窗。

十年前弹窗占据网络宣传大半江山,大多数用户第一次知道快播这个播放器就是因为弹窗广告,当然里面的内容就有点不可描述了。可正因为不可描述,它成为吸引宅男的亮点,毕竟符合男生想看的内容,而且十年前那批使用快播的人年龄普遍在初高中阶段,正处于青春期,对外界事物探索都有强烈好奇心。

这些好奇心在某种程度来说成就了快播,后来也变成快播的催命符。一开始是发现快播几乎所有视频格式都能流畅打开,这些人就从浅尝即止到得心应手再到无法自拔,2011年的时候快播成为视频播放器界的龙头老大,用户的拿来主义也就此深耕。

美国30年代的经典电影是快播的常客,比如得到第八届奥斯卡三个提名奖项的《悲惨世界》,比如被称为美国电影史最伟大电影之一的卓别林主导的《摩登时代》,甚至还有他的第74部作品《城市之光》——同时也是美国国家电影保护局指定的典藏珍品。更多别的电影在今天已经找不到了,那些年代久远的电影当时能在快播高清播放,是一种幸运,也是一种对版权意识羸弱的悲哀。

简单,速度快,没有广告都是快播发光的属性,快播总是将刚上映的美国大片以最快速度为看客呈上餐桌,以供享用。读书年代,谁都不愿意用捉襟见肘的生活费去电影院看一部不知内容质量几何的电影,而那些年追的行尸走肉、权力的游戏、邪恶力量等更是培养出一大堆资深剧迷。美剧都是多季少集模式,此后存活下来的视频播放器能靠美剧收获利益,也许还要得力于快播上沉淀出来的剧迷。

等2012年微信用户突破两亿关卡,快播用户已经3亿了,当年刚出的《敢死队2》还给快播带来一波小增长。边下边播模式也让老用户赞不绝口,断网不会影响观看进度。

所以“欠快播一个会员”并不是空穴来风,快播确实满足并带出了一波美国电影崇拜者与追随者,即使今天群众为知识付费的意识逐渐增强,也抹杀不了快播曾经给他们的无限快乐和它提供的影剧游乐园。“王欣进监狱快播禁播的那一刻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青春没了。”这句话则成为大多数网民的心声。

一辆极速前进载量越来越重的火车原本在安全行驶,突然前方出现弯道,车身、速度与载重三个条件都让火车无法成功急转弯,最终只能车毁人亡。火车是快播的现实写照,四年前中国有80%的网民选择快播作为播放器,同一时刻快播神话也因为传播淫秽色情信息与版权问题从神坛跌下——就像当年春节王欣在4700高空跳伞一般直线坠落。

有网友说:“买假货的被骗了钱,去莆田系被骗了命,而在快播看片的人,除了用时间换了快乐,我不知道他们损失了什么。”快播的技术确实无罪,只是快播本质上触及到了社会一直羞于启齿的色情元素。

02色情依然存在

王欣说过:技术狂人做出的产品多少带点草根原罪,快播也不例外。

通俗一点讲,快播在用户和片子中间扮演的是中介者角色,客观来说跟滴滴以及美团外卖平台差不多。庭审的时候公诉人曾问:“既然你们无法有效监管不良信息,为何不人工逐一观看?”王欣回应:“如果这样的话,公司就开不下去了。”

那么我们是不是也可以问:“既然滴滴无法有效检测出司机的完整信息和违规记录,导致两条生命流失,那为何不人工逐一核实甄别?”我们还可以问:“既然外卖平台无法有力辨别出地沟油和无良商家,为何不人工逐一到线下走访?”

相似的平台多不胜数,归根究底是快播传递内容是色情。今天滴滴或外卖平台曝出再多负面新闻,民愤再激昂,最后等待创始人的也不会是牢狱之灾,因为这些平台创造的需求不仅是大众需求还是社会需求,而且在社会上是光鲜并被认可的。

技术发展带来一些不良后果必然客观存在,平台前进伴随一些隐患必然也挥之不去,那为什么色情一再活在阴暗面?古希腊人把饮食色看做人的三大快感和欲望,而中国自古就有“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的说法,在马斯洛的需要层次理论中性欲也是作为一种最基本的生理需求,与饥饿以及渴放在一起。

但是社会就是这样,色情与性这样的话题跟缠了裹脚布的小脚老太太一样,不能撒开丫子狂奔。不管是电影还是文学形式,为了国人的思想教育也为了所谓的正确道德观,色情都被严令禁止。在视频界他们以快播为典型的传播污秽信息代表,在文学界以金瓶梅为课代表,似乎对这两者列为禁忌作出处罚色情就能销声匿迹。但色情传播依然存在,并通过各种渠道各类形式渗透生活。

两个月前,电商黑马拼多多上市前夕就因为平台出现涉黄涉暴等商品而被扫黄打非办锁定,成人用品商家用“幼女”作为噱头卖成人娃娃,还有店家销售”催情水”“迷幻剂”“失身酒”等。网易云音乐、B站、猫耳FM以及百度网盘都被约谈要求大力清理涉及色情问题的ASMR内容。ASMR也叫“颅内高潮”,原本在国外被定义为能减轻人类紧张和失眠症状的药引子,只是传入中国后被加入色情因子。

去年今日头条不仅被疯狂约谈还被央视点名批评,原因也是跟色情挂钩:旗下火山直播涉黄,传播色情低俗信息。当然还有标题党等问题,那时今日头条移动客户端多个频道还因此被禁止24小时更新。更早两年前贴吧因为大量淫秽色情信息也被网信办点名过,那时还有网名抱怨:“色情图一大堆广告满天飞。”快播庭审前后,百度网盘因部分账号传播色情信息被举报,同样收到整改要求。

快播的消亡王欣的牢狱并没有将色情斩草除根,反而在线上线下衍生出不同形式,线下大保健了解一下?淘宝为了杜绝假货横行采取了措施,但今天依然有人会不时在上面发现假货,同理,惩罚了一个快播还会有千万个快播崛起。

毕竟人想要做一件事的时候,意志力会将体内隐藏的潜能激发出来,不管是找毛片的能力还是挣小钱的技能都一样。

03版权成为一把吸血刀

快播消亡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版权盗窃,即使没有亲自上手,它作为传播平台也脱不了干系。

往前追溯,历史上公认较为早期的版权声明是八百多年前南宋绍熙年间,四川眉州人士刻印王充《东都事略》的首版目次页上有这样一行字:眉州程舍人宅刊印,已申上司不许复版。赤裸裸的宣誓主权,然而那时哪有什么版权意识,可以说直到快播被投诉,群众的版权意识才渐渐苏醒。

快播无形之中传递了“看剧免费”的思想,与快播同时期的视频网站的剧都是买来的版权。当花钱买来的东西被肆意被拿去快播上的时候,这些网站愤怒了。版权之战跟禁止色情传播一样,快播倒下后仍然存活于边边角角。

近期网文作家匪我思存亲自手撕流潋紫《如懿传》抄袭,据说连错字都照抄不误。然而匪我思存的维权之路遥遥无期,她说这是她最后一次识大体了,她已经因为版权问题多次发声,包括《甄嬛传》抄袭《冷月如霜》。

《延禧攻略》的导演于正与琼瑶阿姨也吹响过战争号角,快播2014年整改的时候琼瑶阿姨就在《花非花雾非雾》官微上发了封给广电总局的公开信,内容主要指于正的《宫锁连城》抄袭《梅花烙》。虽然法律上琼瑶阿姨赢了,但现实里道歉与惩罚都没落实到位。于是更多人把它看作琼瑶与芒果台的战争。

FM界也有侵权事件,三年前荔枝FM因为被人投诉内容侵权被APP Store下架。今年4月份网易云“400元打包出售周杰伦歌曲”一度登上热搜榜首,原因就是因为版权方要求下架然而下架当天还在继续售卖周杰伦歌曲,于是侵权与吃相太难看都砸向网易云。

不难看出,群众的版权意识没有以前弱了,但侵权依然存在。很难说强化版权意识是好事还是坏事,从原创者角度来说是好事,从商业角度来说就不见得了。

2011年《何以笙箫默》电影改编版权被卖给乐视,收益几十万,三年后转卖给光线价格翻了快十倍。金融危机时候非诚勿扰的版权才不到一百万,六年后成龙演的《天将雄狮》版权却为3000万。这中间的涨幅令人瞠目。那个时候视频行业在版权战争下也重新洗了牌:要么烧钱死扛,要么抱团取暖,要么就倒下。所以当快播说要投入1亿元买版权的时候,已经不够别人塞牙缝了。

那么版权价值千金带来的是什么?是倒逼明星标价上升。粉丝越多明星效应越强大拍戏定价就高,为了挣回版权费,选当红明星是必然。网上随处可见《如懿传》两位主角片酬共1.5亿的报道,而范冰冰陷入舆论漩涡,不也是因为明星天价片酬?要知道最高科技奖也不过五百万而已。明星呢,也不再全心全意投入演技当中,更多的是涉足版权产业分碗热汤。

版权是该规范化,但是如今控制盗版并不是为了消灭盗版,更像是为了提高获取正版的成本。所以才会有人说:比股市更疯狂的故事,那就是影视剧的新媒体版权,比P2P暴雷更让人震惊的是明星的天价片酬。版权已经成为一把吸血刀,血出自哪里?自然是群众。

04怀念快播是一种宣泄

今天怀念快播并不是因为大家不想为知识付费,而是不愿再成为无限供血的大头。

喜欢一个明星,却被资本家当作衡量明星流量的标准。付费自然是应该的,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可付了费观看体验没有得到相应保障,就难免让人窝火。

《如懿传》首次开播时就因为屏幕底端存活快30分钟的广告被用户吐槽,极度影响观看体验。那些充了会员的用户也被强制插入广告,美名其曰会员专属,还需要手动关闭。平均一集电视剧加上片尾片头时长45~49分钟左右,没有会员的要忍受快两分钟的广告,在观看时片中又会给你插入一二十秒的广告,连会员都也不例外。

在观看过程中,你以为把片头和片中的广告熬过就可以安心看剧了?错了。屏幕底下或者屏幕中会偶尔跳出来悬浮动图广告来挑战你的耐心,比如爱奇艺在放《延禧攻略》时曾出现一条4秒条状广告。花钱买来一堆见缝插针的广告,不得不说,在这方面视频网站真是独具匠心很会创新。

网上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快播的倒下,救活了中国80%的视频网站。然而快播在的时候,视频行业没人盈利;快播倒了以后,视频行业还是没人盈利。高昂版权费,无限收割用户,你说以后视频行业会不会等到盈利的一天?

以前手机里一个快播就够了,现在为了想看的剧为了增强那么一丁点观看体验,不仅要装腾讯视频、爱奇艺视频、优酷……还要都充上会员。人们想念快播,背后隐藏的是这些年被视频行业压迫收割的无奈与宣泄。

曾经以为快播的逝去会让行业更干净更乖觉,让一些明面上不被认可的东西得到整改,结果到今天才发现快播消亡反而使这些东西都在暗地里生了根发了芽。

乔治奥威尔《1984》结尾写道:他走在白色瓷砖的走廊里,觉得像是走在阳光中一样,后面跟着一个武装的警卫,等待已久的子弹穿进了他的脑袋。他鼻梁两侧流下了带着酒气的泪。但是没有事,一切都很好,斗争已经结束了,他战胜了自己,他热爱老大哥。

快播被“枪毙”了,可无论视频行业以后如何,看客心中永远都会有一个播放器叫快播;不管王欣未来能否在区块链混出名堂,他也会铭记快播。就如同他微博说的:我放下过天地,却从未放下过你。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明星网

GMT+8, 2018-12-20 00:26 , Processed in 0.115984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