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明星网 新闻 明星同款 最强明星 查看内容

南京大屠杀究竟死了多少人?虞海燕的靠山是谁。

2018-9-18 09:5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3| 评论: 0

摘要: 1945年日军宣告屈服后不久,一项针对包含南京大残杀在内的日军罪过查询,立即在南京全城打开。国民政府建立的专门查询组织连续打开了查询计算作业,到1946年2月,计算触及日军在南京的残杀、损伤、奸污、劫掠、损坏 ...

 1937年12月13日,南京城破时,伍长德是南京城的一名差人,37岁,江苏邳县人。15日,他躲在了司法院的难民收容所,心猿意马,希望能躲过此劫,但终究他没逃过厄运。

  扬子晚报记者在南京市档案馆看见了一份“敌人罪过查询表”,该表的“被害人”一栏便写着“伍长德等二千余人”。档案显现,罪过人是1937年12月13日初即进入南京的日军中岛部队,详细的“罪过人”是这支部队的“官兵三十余”。

  档案记述了日军残杀伍长德等二千余人的概况:“因该部队进城第二天在司法院(系难民收容所)查出着制服民警一百余名,改装者三百余名,军民合并一千余人,一共二千余名。所以日下午一时许,该日军将一概人等排四路纵队,用机枪十二架及步枪押解汉中门里,每一行列分隔用绳捆绕圈住,赶至汉中门外用机枪扫射,已死者及受伤未死者,被其用木柴汽油燃烧之。”

  扬子晚报记者看见,这份查询表的查询者是:陈永清,其身份是“首都差人厅督察处稽察”;查询日期是1945年11月1日。

  如果说伍长德的差人身份是日军加害其的“理由”的话,那么南京城破时,日军对文弱的学生,是否会稍加区别对待呢?南京市档案馆供给了一份家住“南京周必由巷十六号”的徐静森的被害档案。

 

  1945年12月5日,查询人员陈光敬找到了徐静森的父母,徐父奉告,其时“首都紧急”,他和还在念书的徐静森躲进了坐落南京鼓楼五条巷四号的难民区。没想到,1937年12月16日上午,俄然来了四名戴“中岛”字样臂章的日本兵。顷刻间,包含徐静森在内的十多名青年被赶到室外,后被押到大方巷一广场上。

  “时至傍晚,仅该广场一处之地,计有青年数万之众。敌除在此青年中择其衣履不周者约数百人以机枪惨杀于邻近池塘外,其他悉为掳带而去,至此迄无音讯。”

  后来,一位逃回的青年奉告,本来那天当晚,日军将这群南京的青年人押到了煤炭港,“用绳绑起即以机枪惨杀后,推入扬子江中”。

  1945年日军宣告屈服后不久,一项针对包含南京大残杀在内的日军罪过查询,立即在南京全城打开。国民政府建立的专门查询组织连续打开了查询计算作业,到1946年2月,计算触及日军在南京的残杀、损伤、奸污、劫掠、损坏、强制执役以及中岛、长谷川等29支日军部队罪过总数达295882种。

  谁在查询

  多个敌罪查询组织打开日军罪过计算

  南京市档案馆的夏蓓近年来一直在从事南京大残杀敌罪查询研究。她通知扬子晚报记者,查询和惩罚第2次世界大战中日本的战役罪过,惩罚战犯的诉求,早在战役期间就被提出,国民政府在战役期间现已打开了一些零散查询。

  其时,国民政府内部力主查询日军罪过者是黄炎培。1938年10月15日,国民参政会黄炎培等参政员在重庆举行的第一届国民参政会第2次大会上提出了“赶快建立抗战公私丢失查询委员会”的提案。

  “抗战已及16个月,公私丢失,不可以计数。到战役结束时,一、必须向敌方提出赔偿问题;二、未来之国史,必将此空前沉痛之事迹,详尽记载,昭告全国及后世,凡此皆须有正确之数字为依据。也应该将战时丢失查询与计算完整,以正确的数字为依据。”黄炎培等提出上述主张。

  终究,1943年6月,在重庆的国民政府决议筹设敌人罪过查询委员会。“抗战成功后,国民政府从头迁都南京,行政院敌人罪过查询委员会亦随迁南京作业,各项日军罪过查询作业,得到了更为敏捷及更大规划的打开。其间,侵华日军南京大残杀案罪过查询,是该委员会迁址南京后最重要的作业之一。”夏蓓说。

  抗战成功后,在其时我国的首都南京,日军罪过的查询,特别是南京大残杀案敌人罪过的查询随即全面、系统地打开。

  夏蓓说:“1945年到1946年,南京市的日军罪过查询和抗战丢失查询组织相继建立,如:南京敌人罪过查询委员会、南京抗战丢失查询委员会、临时参议会南京大残杀案敌人罪过查询委员会等,并连续打开了查询计算作业。”

  南京敌人罪过查询委员会建立后,其主要作业功能是打开日军罪过的查询,主要有查询谋杀、残杀及有组织、有方案之恐惧行为的罪过;查询强奸妇女或逼迫妇女为娼的罪过;查询逼迫占领区域民众服兵役的罪过;查询掠夺罪过;查询实施团体惩罚之行为的罪过;查询滥炸不设防城市或非军事方针的罪过等。

  因而,被日军杀戮在汉中门外的差人伍长德、学生徐静森等南京大残杀的受害者,很快被查询人员记录在档。

  查询效果

  记录下日军南京大残杀罪过29万余种

  南京敌人罪过查询委员会是南京市最早建立的敌人罪过及南京大残杀案的查询组织。据夏蓓介绍,该组织历经含辛茹苦,到1946年2月,共取得500余份资料。夏蓓介绍,这500余份资料触及日军在南京的残杀、损伤、奸污、劫掠、损坏、强制执役以及中岛、长谷川等29支日军部队罪过总数达295882种。

  检察官陈光虞在该组织的查询陈述中称:“敌人罪过残酷桀毒辣,无所不用其极,综计所获资料,被杀戮人之确数达30余万……实人类史上前所未有之惨剧。”

  “南京敌人罪过查询委员会的详细查询计算结果分为五个部分。”夏蓓说。

  “关于残杀的查询:在南京沦亡时,雨花台区有军民二三万不及退避,经敌人扫射,哀声震地,尸积如山,血深没胫。八卦洲争相渡江的军民,悉被扫射,尸身蔽江,水为之赤……”

  “关于损伤的查询:敌宪兵队恣意诬陷人民为我国兵,被捕而去,以绳子或钢丝捆起,悬之空中,不使着地。尤制止受伤者不得嗟叹,倘有一人犯戒,必全体悉被暴打……”

  “关于奸污的查询:一般青年妇女以致六七十岁之高龄老妇,被害者甚多,其方法有强奸者,有轮奸者,有拒奸至死者,有令父奸其女,兄奸其妹,翁奸其媳,认为笑乐者,种种情况,不忍目睹……”

  “关于劫掠的查询:城中商铺住户,所有衣物器皿瑰宝,恣意搜刮,所劫资产,悉被转移一空……”

  “关于其他的查询:敌多摩部队将我被俘虏之同志,引至医药试验室,将各种有毒细菌打针于其体内,观其改变……”

  “总归日军罪过残酷桀毒辣,无所不用其极。”夏蓓介绍。

  -记者手记

  那些无名查询者让人肃然起敬

  南京大残杀案敌人罪过查询委员会是专门为合作远东世界军事法庭审判日本战犯而建立的,该组织依据《远东世界军事法庭查询罪证大纲》和《日本战犯罪证查询小组收集战罪依据规范》,断定了查询方法:即分为加害人、罪过情况与被害人三种方法来查询。

  该查询委员会在南京市包含汤山区在内的共13个区设置区查询小组委员会,每区查询小组委员会设常务一人,由各区长或准备主任担任,并设小组委员若干人,由各区长或区准备主任会同临参会督导委员推荐区内热心、公平、忠贞人士担任;各区查询作业由各区查询小组委员会担任,并由常务委员会全面担任侵华日军各项罪过罪证之收集、查询、计算与汇报作业。

  终究,这些血泪写就的查询内容和效果,成为远东世界军事法庭审判南京大残杀案凶手的重要依据。1946年12月25日,国防部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对大残杀案主犯之一谷寿夫提起公诉时,也采用了南京大残杀案敌人罪过查询委员会的查询结果。

  由于年代久远,扬子晚报记者试图寻觅当年参加这项查询的人员未果,关于这群“无名查询者”当年查询时的心境亦难把握,但记者在南京大残杀案敌人罪过查询委员会一份陈述中找到一句话:

  “本会谨愿以此安慰罹难之军民者,即吾人必欲对诸烈士之死事,在崇高法律之前,使三十万罹难同胞沉冤八年终有了昭雪之日。”

  60多年之后,这句话仍铿锵有力、让人肃然起敬。

南京大屠杀死了多少人?1937年12月13日,日军攻占南京后,为了报复中国军队的抵抗,竟然进行了举世震惊的南京大屠杀。日军集体大屠杀28案,19万人,零散屠杀858案,15万人。日军在南京进行了长达6个星期的大屠杀,中国军民被枪杀和活埋者达30多万人。

  关于“南京大屠杀”的证据与资料,为了中国审判战犯和远东国际法庭的审理 ,南京市议会自1945年8月即开始收集资料,历时两载。首先中国军事法庭于 1947年2月初审判“南京大屠杀”首要战犯第六师团长谷寿夫。亲历其境之证人如美籍贝德士及史迈士教授等1250余人出庭或具结作证,连同物证资料提作 审判依据。3月10日宣布判决∶ “计我被俘军民,在中华门花神庙、石观音、小心桥、扫帚巷、正觉寺、方家 山、宝塔桥、下关草鞋峡等处,惨遭集体杀戮及焚尸灭迹者达19万人以上;在中 华门下码头、东岳庙、堆草巷、斩龙桥等处,被零星残杀,尸骸经慈善团体掩埋者 ,达15万人以上,被害总数共30余万人。”

  判决书所定之集体屠杀19万人及零星屠杀15万人,系根据身历其境之12 50余人,及当时主持掩埋尸体之许传音、周一渔、刘德才、盛世徵等具结证明; 具有红十字会掩埋尸体43071具,崇善堂收埋尸体112266具之统计表; 灵谷寺无主孤魂3000余具之碑文;及谷寿夫在法庭上犹洋洋自得叙述其以丛葬 方式集中掩埋之“万人坑”五处所起出之头颅数千具;并有众多的出版物和照片为物证。

  其实,中国政府检察官陈光虞根据十四个团体的调查,于1946年5月向远 东国际军事法庭提出的“南京大屠杀”确定的被屠杀者294911人,未确定的 被屠杀者20万人。同年九月,陈氏根据继续收到的确实资料,又增列被屠杀者9 6260人,故确定被屠者应为391171人。东京审判对“南京大屠杀”颇为 重视,听取来自中国亲历目睹的中外证人十余人(包括贝德士、梅奇、威尔逊医生 、许传音、伍长德、粱延芳、秦德纯等)的口头证言并接受了百余件书面证词,最 后作出慎重的保守的判决∶ “在日军占领后最初六个星期内,南京及其附近被屠杀的平民和俘虏,总数达 20万以上。这种估计并不夸张,这由掩埋队及其他团体所埋尸体达15.5万人 的事实就可以证明了。……这个数字还没有将被日军所烧弃了的尸体,投入到长江 ,或以其他方法处理的尸体在内。”

  1981年以来,在日本军国主义复活声中,日本文部省猖獗地窜改历史教科 书,否认对华侵略和“南京大屠杀”。南京各文化学术团体,尤其是南京大学及中 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组织“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史料编辑委员会”,重新调查研究 并编写“南京大屠杀”的史料与著述。据1984年的调查,南京全市尚有仍健在 的受害者、目睹者1700余人,他们接受采访的证言都收藏在1985年建立的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内。这番重新调查和研究的结果对于19 47年中国军事法庭对“南京大屠杀”的判决作了一些补充,但重新肯定“南京大 屠杀”的数目为34万人,即集体屠杀19万人,零星屠杀15万人。

  南京大屠杀公祭日:2014年2月25日下午,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审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设立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的决定草案。

  受委员长会议委托,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主任李适时就决定草案向会议作了说明。

  关于设立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的决定草案的说明指出,1937年12月13日,侵华日军在中国南京开始对我同胞实施长达四十多天惨绝人寰的大屠杀,三十多万人惨遭杀戮,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南京大屠杀惨案。这一公然违反国际法的残暴行径,铁证如山,经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设立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和南京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审判,早有历史结论和法律定论。设立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在国家层面举行公祭活动和相关纪念活动,是十分必要的。

  说明强调,制定本决定是为了悼念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和所有在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战争期间惨遭日本侵略者杀戮的死难同胞,揭露日本侵略者的战争罪行,牢记侵略战争给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造成的深重灾难,表明中国人民反对侵略战争、捍卫人类尊严、维护世界和平的坚定立场。决定草案将12月13日设立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明星网

GMT+8, 2018-12-15 21:33 , Processed in 0.146435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