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明星网 新闻 明星同款 最强明星 查看内容

华西村现状怎么样?内部通婚!女人不肯嫁出去!外界人难以融入华西村 [死亡前一秒拍下 ...

2018-9-27 10:2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3| 评论: 0

摘要: “过去,老书记吴仁宝比较强势,连自己的儿子在外面就业,都被叫了回来,以至于外界形成了华西村封闭的印象,实际上老书记对村民并不强制,只是希望华西村能够发展好。”出生在81年的华西村村民梅振华告诉记者,华西 ...

称“太过辛苦”;回应华西村负债389亿,是2008年后经营最好的一年;前三季度华西集团资产负债率69.4%

“我们华西村到底怎么样,我们华西人最清楚,外面有什么声音,让他们去说,我们华西人踏踏实实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12月21日,华西村党委书记、华西集团董事长吴协恩召开临时村民大会,通报了近期发生的华西村负债389亿元的传闻。

2017年12月,华西村正在生产的高线厂。新京报记者 彭彬 摄

近日,一篇题为《中国最富村负债389亿 天下第一村华西村到底经历了什么?》再次把华西村推上了风口浪尖。该文称,昔日的天下第一村,如今也走到了亟须转型的岔路口。截止到2016年第一季度,华西集团总负债高达389.07亿元,资产负债率为68.78%,有息负债245.7亿元。

记者查询华西集团唯一上市公司华西股份三季报发现,今年前三季度,华西股份的确经营不大理想。前九月实现净利润1.30亿元,同比下滑75.80%;净资产47.47亿元,同比下滑2.50%。资产负债率由去年年底的43.02%,上升至55.97%。

吴协恩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对传言颇为无奈,但外界有传言,说明外界还在关心华西,这从某种意义上来看,对华西村也是一种好事。

集体经济、内部封闭、破产传闻……被誉为“天下第一村”的华西村并不缺少话题。吴协恩表示,华西村并非完美,这些年也一直在改变,确保与时俱进。

“今年华西集团实业板块迎来2008年以来最好一年,钢铁、化纤板块业务盈利大幅度增长,服务业整体平稳,集团经营情况好于往年,纳税稳中有升,整体发展态势良好。”吴协恩称,写文章的人,肯定不了解今年的大宗商品行情。

当年吴协恩接棒父亲吴仁宝。对于是否希望儿子继承自己,吴协恩表示,自己平时很忙,“如果从私心出发,不希望儿子出任华西村书记,吃这份苦。”吴协恩说,“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自己退休后,别人也能称我一声‘老书记’。”

财报不亮眼:

公司称经营近10年最好

华西村的经济究竟如何?12月21日-24日,新京报记者前往华西村实地探访。

“别的厂我们不知道,但是我们钢厂,效益比去年好很多,工资也增加了不少。”一位钢厂工人在谈及工资时表示。

在华西金塔开小吃店近十年的李老板介绍,在其到当地后,从未听说华西集团拖欠工人工资。“今年听说他们钢厂效益不错,早些年,进入华西钢厂工作,还需要找关系。”李老板称,华西村和以前相比,最大的变化是来旅游的人变少了。

新京报记者在金塔路走访发现,整个街道没有卖旅游纪念品的商店。多位店主称,在新世纪初期,华西村旅游业曾蓬勃发展。

“目前来华西村旅游的人少了,以前最高峰的时候能达到250万人次一年,现在每年有150万人次的规模,人数减少,现在旅游业每年能给华西村带来数亿元的收入、数千万的利润。”华西村党委书记、主任、华西集团董事长吴协恩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以前许多人冲着老书记来。现在旅游和以往相比有许多变化,由过去的公务旅游、团队游,转变为自驾游,且旅游主要集中在五一和十一等假期,华西也在根据相应情况调整自身策略。

对于网传华西村负债389亿元,吴协恩认为,网传文章断章取义,今年华西集团钢铁、化纤板块业务盈利大幅度增长,服务业整体平稳,集团经营情况好于往年,纳税稳中有升,整体发展态势良好。

多年来,钢铁一直是华西的支柱产业之一。上世纪90年代,在时任华西村党委书记吴仁宝的带领下,华西村引进上钢五厂的线材生产车间。2002年,华西集团旗下华西钢铁、唐山钢铁集团华西钢铁有限公司(华西北钢)、华西高速线材厂等相继建成投产,产业链下游企业也陆续设立。

记者前往华西钢铁高线厂探访发现,整个生产线自动化程度很高,仅见到十余位工人。数位工人在总控室内进行调度。据高线厂负责人介绍,该厂每年产能在70万吨左右,产品品质很高,且走差异化路线,目前该厂产品处于供不应求状态。

“我们的钢铁在同行内,一直都算不错,仅2015年略微出现一些亏损,2016年下半年钢材市场行情就开始出现好转,整体盈利不错。”华西钢铁董事长杨永昌介绍,今年以来,钢铁行情迎来2008年后最好一年,出厂的每吨钢材利润五六百元,华西钢铁年产量三百多万吨,全年毛利应该超过18亿元。“售价比行业内平均高出100多元一吨,网上唱衰我们华西的人,估计一点都不了解市场。”

江苏华西村股份有限公司特种化纤厂副总经理汪方能表示,公司主导产品涤纶短纤主要用于面膜、婴儿湿巾等产品,在市场上也处于供不应求状态。初步估计,今年盈利水平同比至少增加五成。

根据华西集团提供的数据,近几年来,华西的服务业利润贡献率目前占到65%,传统产业35%。

截至今年前三季度,华西集团实现营业收入202.13亿元,比去年同期增加超20亿元;实现盈利1.62亿元,负债总额为387.42亿元,去年同期为360.44亿元,同比增长6.96%;华西集团资产总额为558.26亿元,资产负债率69.4%。

“为何钢铁业务这么好,集团利润仅1.62亿元?”杨永昌表示,虽然钢铁板块净利十多亿,但并不会全部上缴集团,钢厂要留下一半作为风险金。

据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华西金融投资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包丽君介绍,财务报表上华西集团盈利不强,主要是因为集团的许多资产在账面上按照净资产计算,而非按照公允价值计算。今年上市公司的盈利能力并不差,在化纤产品价格回升的带动下,今年前三季度华西股份营业收入达到22.11亿元,同比增长近50%。

“利润有所下滑,主要是今年资本市场行情不好,我们没舍得抛售金融资产,去年抛售了东海证券,导致盈利大幅攀升,这样一比较,就显得今年盈利不理想。”包丽君介绍,经过多年培育,华西股份的部分投资已经取得数倍收益,且新项目还在不断孵化。

至于负债率上升,包丽君认为,主要是华西股份今年投资规模比较大,专门成立了产业基金。而适度的负债率,对企业经营也有好处,可以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其实,和同行业相比,我们百分之五十几的负债率并不高。”

据Wind统计,2014年至2017年前三季度,华西集团旗下的唯一上市公司华西股份的资产负债率为32.07%、24.72%、43.02%和55.97%。而同期,与华西股份同业的10家A股公司,负债率均值分别为71.42%、42.86%、42.86%、41.86%。

“从数据上看,华西股份和同行相比,负债率有逐渐走高的趋势,不过目前整体风险依旧可控。”清晖智库创始人、经济学者宋清辉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制造业来说,负债率在80%以下,都属于可控范围内,但出于抗风险角度考虑,最好负债率能维持在60%以下。

吴协恩表示,“今年以来,我们传统产业爆发,新兴产业持平,应该来说,迎来了自2008年后,集团经营最好的一年。”

华西村投入30多亿元建设的龙希酒店,近年来也屡次被传亏损。华西集团表示,在酒店2011年投入运营后,的确曾出现亏损,但近年已经扭亏为盈。龙希酒店去年盈利2500万,今年已盈利3600万。

华西村走出去:

涉足金融、互联网、电竞

对于被质疑“名村”难吸引人才,吴协恩表示,现在华西村的新兴产业主要放在了上海、北京等一线城市。

据吴协恩介绍,自己在2003年当选为华西村书记后,就已经认识到了传统产业规模很难再向上提升,发展面临瓶颈。

十多年来,华西村先后关停了9家企业,其中包括年产值近2亿元的化工厂,年销售收入7亿多元的线材厂。甚至有村民私下议论:“协恩上来后,只会关厂啊!”

与此同时,华西村加大了对外投资的力度:云南大理石,重庆农商城,安徽、山东、浙江、江西、福建、湖北、西藏等地合作光伏发电……马来西亚建码头,秘鲁、阿根廷捕鱿鱼,甚至还拿下了面积达江阴三分之一的莫桑比克矿区。

“项目今年毛利率在80%以上。”华西集团莫桑比克项目负责人戴立明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莫桑比克公司成立于2014年八月,主要投资开采石材矿,做石材的加工和销售。前三年基本处于投资阶段,目前开采出来的石材已在欧美、东南亚等地销售,市场反应很好,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

同时,在华西村的发展过程中,华西村开始大力涉足金融投资,包括典当、担保、咨询、创投、小额贷款等多个金融业务。

2015年,华西股份开始确立“投资+融资+资产管理”金控平台的战略目标。相应地,一村资本、一村投资、前海同威、方创金融等一系列投资平台成立。2016年,华西股份设立或参股的公司达21家,涵盖TMT、新能源汽车、医疗、教育、二手车等领域。2017年,华西股份专门成立了并购基金。

“目前,华西金融吸引的高端人才,已经多达200人。”据包丽君介绍,华西村在上海购买了2300多平米的办公楼,作为金融总部,以方便就近吸收人才。目前华西集团在上海正在建设一座新办公楼。此外,华西集团的研发中心也放在上海。

值得一提的是,吴协恩长子孙喜耀(随母姓),自2008年澳洲留学归来之后曾担任吴仁宝秘书。2009年,由孙喜耀担任总经理的江阴市华茂计算机技术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1000万元,这是华西集团在互联网领域的第一步。

工商信息显示,江阴华茂从事计算机软硬件、互联网、数据库等业务。另一方面,江阴华茂也在频繁进行对外投资,包括无锡华西文化产业有限公司、苏州晟丰软件有限公司、江阴市网漫计算机技术有限公司等11家公司,主要为IT领域。

热爱电竞的孙喜耀还创建网络游戏职业俱乐部,并在2016年,接过了王思聪辞去的英雄互娱监事一职。

“目前,喜耀在上海做电竞,和王思聪也很熟。”吴协恩认为,年轻人失败也没关系,重要的是多经历。

据一位华西集团高层透露,华西集团发展至今,在各地布局新兴的业务板块,已经可以完全依靠服务业。“目前,华西本部的钢铁厂、化纤厂甚至可以关闭。但如果关闭,周边村的数万人,就业问题将很难解决。”

华西村的改变:

不分华西人外地人,同工同酬

由于华西村人在外就业后,将失去股息、分红等收入,“华西模式”也被贴上了封闭的标签。

“以前华西村太穷,外来的姑娘不愿意嫁。后来条件好了,又不愿意外嫁。大家都在村里,婚姻大多数通过介绍,一来二去,就导致大家都成了亲戚,也就造成了外界的家族统治印象。”华西村民史宇杰表示。

“过去,老书记吴仁宝比较强势,连自己的儿子在外面就业,都被叫了回来,以至于外界形成了华西村封闭的印象,实际上老书记对村民并不强制,只是希望华西村能够发展好。”江苏华西米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梅振华介绍。

“我哥哥在外就业被叫回来后,我干脆就不想了,直接就回村了。”吴协恩回忆,自己从部队转业后,也曾有在外工作机会,但最终选择回村。

据吴协恩介绍,华西村一直以来并不封闭,早在其父亲时代,就提出“来了华西村,就是华西人”,现在是“只要服务华西村,就是华西人”。

由于吴仁宝之后,由吴协恩接任华西村党委书记,网上出现了许多“世袭”的质疑。此外,吴协恩的许多亲属在村委和集团担任要职,外界认为,是吴氏家族对华西村垄断。

此前据媒体报道,华西村党委副书记、曾长期担任吴仁宝秘书的孙海燕回应称,老书记是不是家族式管理,要看老书记整个家庭在华西集团的股份占多少,实际上老书记全家在华西集团所占的股份连一个零头都不到。“如果他姓吴,没有才而用他,这不是实事求是;如果因为他有才,姓吴,但不用他,也不是实事求是。”

对于外界认为华西村处于世袭制,吴仁宝家族控制了华西村的绝大部分资源的说法,吴协恩表示,自己家族总共持股比例仅为0.43%。

多位华西村村民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吴协恩当选村委书记,是根据村民自治管理办法选举出来的,并非世袭。在当时投票时,吴协恩得票100%,吴协恩自己给自己投了一票。

“当时,我父亲问我,协恩,你还自己给自己投了一票嘛。实际上,我当时也做了思想斗争的,但觉得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村民又凭啥相信自己能带领好整个村。”吴协恩回忆说。

在吴协恩2003年当选华西村村委书记后,与周边村的矛盾,是其要处理的一项重要工作。

从2001年开始,华西村创造性地提出了“一分五统”新举措,逐步纳入周边20个自然村,组成面积35平方公里、人口超3.5万人的大华西村。

“刚开始合并后,发现生活水平并没有提高太多,反而带来了污染,后面各方面有所改善。”一位周边村村民向记者表示。

吴协恩表示,改革开放是先富带动后富,主要不是分钱,而是要帮助周边村村民提升致富能力。“现在,华西村每个月8号,准时向周边村村民发放福利,从来不拖欠,加上每年的基础设施等投入,每年华西集团要投入上亿现金。”

“当然,华西村并非完美,这些年一直在变革。”据吴协恩介绍,今年是华西村三年改革的开局之年。华西村实施制度、用人、股份三项改革,不再区分华西人和外地人,所有岗位一律同工同酬。

为更好地激励外聘人员,改革还明确对其中优秀的要给予股权,外来员工也可以掏钱购买现金股。

据华西集团介绍,华西集团外来员工比例逐渐上升,企业高管中39%是外来的,年初中高层干部中57%是外来的,至年底增至59%,员工队伍中超过92%是外来的。

一位来自河南的95后女工表示,以前觉得华西村人毕竟是本村人,多拿一些也是应该的,但心里偶尔也觉得不平衡。“现在同工同酬,全凭本事了。”

“这些年,华西村并不封闭,这些年也一直在改变,确保与时俱进,也许这就是华西村和其他一些农村不同的地方。”吴协恩强调,不管怎么变,共同富裕的道路不会改变。

“如果从私心角度考虑,我不希望我的孩子接班,这太过辛苦,但如果我的孩子真有这个能力,我也不会阻拦。”谈及未来接班人问题,吴协恩表示,目前华西村旗下公司接近300家,总资产500多亿,担子非常重,单独培养一个接班人,风险太大。而采用赛马的方式,选择真正的人才,才能确保华西集团的长远发展。“我们对各个公司老总一项重要考核,就是要发现青年人。”

2003年至今,吴协恩已担任华西村和华西集团“掌门人”14年,但在村里,人们仍然习惯称呼他为“新书记”。“我希望,将来我退休后,村里人也能称我一声‘老书记’。”吴协恩说,这是自己目前最大的愿望。

低调、内部通婚、开着豪车去村企上班……长期以来,“天下第一村”华西村的年轻人,和华西村也被贴上了许多标签。

新京报记者近日走访华西村发现,和时下国内农村年轻人大规模向外“流动”的现状不同,多年来,华西村一直保持着大约98%的年轻人返乡率。这些年轻人,一般毕业后一两年内结婚,婚姻多靠熟人介绍。即便是在外自由恋爱的,最终也会把另一半带回华西。

目前,华西集团共有控股子公司283家,其中控股1家上市公司,联营参股公司80家,产业涉及金融、融资租赁、钢铁、化纤、农业等多个板块。华西村年轻人回乡后,会在各个村企工作。

由于普遍富裕,许多年轻人开着豪车去村企上班。

多位年轻人表示,不喜欢被贴上“富三代”标签,他们和父辈一样努力工作的同时,也会注重享受。

揭秘华西村:女不外嫁 富三代开豪车去村企上班

种田的华西村年轻人喜迎丰收,他们其中许多开着豪车在村企上班(本文图片均为华西村提供)

不愿离乡

98%年轻人选择留在华西村

对于华西村的年轻人,许多华西村附近的村镇也觉得有些神秘。“虽然是同学,但感觉很多时候和他们想法不一样,他们往往一毕业就回家结婚了,很少找外地人。”江阴一位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

按照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华西组织人事负责人缪华的话说,极少数人在外求学后会选择在外工作,绝大多数人毕业后还会回到华西村。缪华说,据其掌握的情况,毕业回乡的比例达到98%。

外界曾有声音认为,华西村对村民实行了经济控制,导致村民不敢离开华西村。

“过去,老书记吴仁宝比较强势,连自己的儿子在外面就业,都被叫了回来,以至于外界形成了华西村封闭的印象,实际上老书记对村民并不强制,只是希望华西村能够发展好。”出生在81年的华西村村民梅振华告诉记者,华西村年轻人毕业后多选择返乡,一方面是出于照顾父母等情感因素,一方面也是出于经济因素。

梅振华本科毕业于哈尔滨理工大学。“我当时学习的是钢铁专业,毕业后也想在外找份工作,但当时村里正在发展钢铁产业。跟吴协恩书记聊了后,最终决定返乡。”梅振华认为中国人一向安土重迁,在华西村本身经济不错的情况下,毕业回乡是顺理成章的选择。

89年生的史宇杰大学期间学的是食品专业,毕业后原本准备去某上市酒企工作,犹豫良久后还是回到了“家门口”,进了华西村的一家食品厂工作。

一个村子有多大的就业承载量?按照史宇杰的话说,现在华西村里的企业接近300家,“无论多冷门的专业,都能找到合适的工作。” 史宇杰认为。

揭秘华西村:女不外嫁 富三代开豪车去村企上班

普遍“女不外嫁”

毕业一两年就结婚

在选择回乡后,华西村的年轻人一般一两年内就步入婚姻殿堂。

“我找的是我们初中同学,也是同乡。”梅振华从哈尔滨理工大学毕业后,进入华西村钢铁厂工作,并在24岁那年结婚。

史宇杰找的是自己高中同学,24岁大学毕业后,步入婚姻殿堂,目前已经有了两个儿子。

史宇杰的哥哥史进杰则找的是自己大学同学,并不是江阴本地人,也是24岁结婚。

除了自由恋爱,更多的华西村许多年轻人在回乡后,通过熟人介绍的方式,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

“我把自己的外甥女介绍给了同事葛孝通,没想到他们一下子就对上眼了。”葛孝通出生于1992年,毕业后回家,亲戚、朋友、工作单位帮其介绍了多次,史宇杰也曾把自己的几个妹妹介绍给葛孝通,但都没成功。“工作后,圈子窄了很多,许多人只能靠介绍,才能解决婚姻问题。”史宇杰表示。

“我们华西村,已经形成了这种毕业就结婚的氛围,一般毕业就结婚了,先成家再立业。“据华西村宣传部门人士透露,华西村年轻人结婚时间普遍在24岁、25岁左右。

揭秘华西村:女不外嫁 富三代开豪车去村企上班

值得一提的是,华西村姑娘,很少外嫁,外嫁后一般都会把另一半带回本村生活。这也给外界留下了“排外“的印象。

“以前华西村太穷,外来的姑娘不愿意嫁。后来条件好了,又不愿意外嫁。大家都在村里,婚姻大多数通过介绍,一来二去,就导致大家都成了亲戚了”。

梅振华称,除了被认为排外,许多人还认为华西村是家族统治。“实际上,多年通婚后,大家多多少少都带了点亲戚关系,如果意义上讲,也算是一个家族的。”梅振华表示。

开着豪车去上班

“富三代”甘拿5000块工资

“早些年,我们统一购买,给村里购买了捷达轿车,但后来条件好,许多人追求个性化了,我们也就不统一购买了。”华西村党委书记、华西集团董事长吴协恩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表示,在华西村,豪车并不是什么稀罕事物。

新京报记者在华西村探访发现,华西村的“富三代”们大多拥有豪车。

每天清晨7:30,就有7位华西村年轻人开着凯迪拉克、宝马、奥迪到华西都市农业高品质稻米生产基地上班,换上工作服,穿上胶鞋,走进农田,培土、育苗、……

一年前,华西村党委书记吴协恩想让华西也种出安全香醇的大米,在日本考察了十几个农场,最终决定在全村选派7名35岁以下的年轻人去日本学习水稻种植,发展现代农业。报名的有100多人,经过层层筛选和日本老师面选,最终确定了7人,全部是大学本科以上学历,均无务农经历。

在日本,7人学会了育苗、插秧、施肥、加工、操作农业器械甚至拆卸农机。

揭秘华西村:女不外嫁 富三代开豪车去村企上班

新京报记者在基地探访时,发现7人正在做饭,而在此前,这些人从未进过厨房。由于农场比较由于长时间劳作,7人被晒得黝黑。

“除了除草会聘请阿姨,其他所有的事情都是我们搞定的。”据史宇杰介绍,回国后,7人投身农业,负责了千亩农田。从农资采购、物联网操控灌溉,研发平田设备和播种自动上土装置,设计包装电商推广……“华西牌”大米评上了“江苏好大米金奖”。

“目前,这些小伙子每个月工资5000元,未来发展好了,会给他们加工资。”据基地负责人介绍,目前华西大米基地的产值一年大概有400万元,接下来准备将进行复制。

多位受访者表示,村里开着豪车去上班的富三代并不少见。

据吴协恩介绍,华西村初创期,村里生活条件很差,现在最担心就是年轻人吃不了苦。华西村与贵州穿洞村、西点军校等合作,培养年轻人的“吃苦精神”。

延伸 · 推荐

华西村掌门人:儿子和王思聪很熟 我不希望他接班

近日,一篇题为《中国最富村负债389亿天下第一村华西村到底经历了什么?》再次把华西村推上了风口浪尖。该文称,昔日的天下第一村,如今也走到了亟须转型的岔路口。截止到2016年第一季度,华西集团总负债高达389.07亿元,资产负债率为68.78%,有息负债245.7亿元。

吴协恩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对传言颇为无奈,但外界有传言,说明外界还在关心华西,这从某种意义上来看,对华西村也是一种好事。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分类

明星网

GMT+8, 2018-10-17 04:50 , Processed in 0.068456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